索隐:丁元英去哪儿了

李小补

在作品没有明示人物角色的下一步选择时,读者对此进行索隐式的推演,建立在一个常见的理论基础上:作家一旦将人物创造出来,便无法再继续控制他,只能由他。

在本书的最后,作者写道:

那边丁元英从楼里出来了,众人纷纷上车,丁元英和韩楚风坐进宝马车里,两辆轿车驶向嘉禾园小区大门,汇入马路上的车流中消失了。

故事于此戛然而止,那么丁元英在古城投闲置散,修了三年多道,在这一天晚上离开了。我们做读者的,总会有些人忍不住问问,他究竟去哪儿了?

电视剧剧照 丁元英

作者没有明确交代。

人是有思想的芦苇,也因此由思想决定了摆动的方向,丁元英也不例外。要知道丁元英去了哪儿,我们得先索隐索隐他去过哪儿。

丁元英是四川人,在柏林读大学,在北京停留运作基金后,去了古城。

四川是自给自足的天府之国,北京是八百年帝都和中国的...

显示全文

在作品没有明示人物角色的下一步选择时,读者对此进行索隐式的推演,建立在一个常见的理论基础上:作家一旦将人物创造出来,便无法再继续控制他,只能由他。

在本书的最后,作者写道:

那边丁元英从楼里出来了,众人纷纷上车,丁元英和韩楚风坐进宝马车里,两辆轿车驶向嘉禾园小区大门,汇入马路上的车流中消失了。

故事于此戛然而止,那么丁元英在古城投闲置散,修了三年多道,在这一天晚上离开了。我们做读者的,总会有些人忍不住问问,他究竟去哪儿了?

电视剧剧照 丁元英

作者没有明确交代。

人是有思想的芦苇,也因此由思想决定了摆动的方向,丁元英也不例外。要知道丁元英去了哪儿,我们得先索隐索隐他去过哪儿。

丁元英是四川人,在柏林读大学,在北京停留运作基金后,去了古城。

四川是自给自足的天府之国,北京是八百年帝都和中国的文化中心,古城(实际上即孔子家乡曲阜)是儒家文化圣地,这三者合在一起代表中国传统文化是丁元英思想模式的重要来源。

柏林很显然代表西方的马克思哲学思想,丁的思想体系也有这深深一笔。对此他说议论过: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归根到底一句话: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什么是客观规律?归根到底也是一句话:一切以时间、地点和条件为转移。

在国外的生活还促使他反思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不足:

如果我们的文化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那就不用转变观念了,中国人做庄家,让别人跟我们接轨好了。我们老是躲在屋里唱《我的中国心》,多心酸。

四川固然是天府之国,但历史上因交通不便久与内地隔绝,是相对落后的文化代表。丁元英是四川人,最终参悟了文化属性的天道,说明就丁所推崇的文化属性世界观来论,出身的文化氛围是次要的,关键是个体自身能否突破,具备更高级的文化属性。每个人都能从中汲取能量,也正是优秀文学作品刻画人物的必然。

丁的文化属性决定论,很有后来大红的“三体理论”的味道:高级的文化属性能够而且必须踩踏低级的文化属性。一切的方法论都只能解决表面问题,除非改变升级文化属性。

最终离开古城之前,丁元英还去过古城乡下的王庙村,去过耶路撒冷,去过五台山。

王庙村是丁元英扶贫和验证文化属性论的帮扶点。王庙村,王是帝王(即救主)之意(该村出现的角色一个姓王的都没有,就是刻意说明这个王字并不是姓氏),庙是祈祷让偶像灵验的地方。王庙村这个名字集中体现丁元英对传统文化中尤其厌恶的“救主文化”部分。

在王庙村丁元英遇到了一个基督教的乡村神父,与他讨论了天堂:

(一位信教村人)将脸转向丁元英:“兄弟,我这么跟你说吧,你信不信有天堂?到时候俺都上天堂了,就你没去,你心里啥滋味?”
丁元英只是静静地听着,一句话也没说。
这时刘牧师说了一句:“丁先生,你应该回答这个兄弟的问题。”
丁元英说:“如果是骆驼穿针的天堂,我敬仰他们,因为我做不到。”

后来,丁元英(修道者)还从古城出发经北京(传统文化)和自德国(西方文化)返回的芮小丹(天国的女儿,代表道?)在三教圣地耶路撒冷(文化交汇冲击之处)见了面,他们先谈了对救主的认识程度问题:

芮小丹说:“我不来也知道,原本就没什么救主。”
丁元英说:“你的知道是自觉, 现在是让你觉他。知道这个道理的人很多,但多是呈道理和知识存在,不是自觉。道理和知识是没用的,只是有用的一个条件,用才有用。让你觉他什么?觉他的无明,觉他的道理和知识的没用。”

他们还谈了对生死的看法:

丁元英问:“那你是该祈祷有炸弹还是该祈祷没炸弹?”
芮小丹一笑说:“存在和永恒我都能够接受,有没有又有什么分别?”
丁元英也笑了:“这见解了不得,直指人心,快得道了。”

此时此刻在这个爱的面包房前分点心时,这样的对话之后,笑容还未消退的丁元英其实已经明白并且理解最终芮小丹打那个电话时,他被她希望怎样应对。当然,他还抱有希望能够永远不接到那样的电话。

王庙村是别人邀请(村人通过芮小丹)而去,耶路撒冷某种意义上也是(芮小丹),只有佛教圣地五台山,是丁元英主动去的,并且精心准备。他跟“代佛说话”的智玄大师和盘托出自己的文化属性论、扶贫计划和目的以及对各种主流宗教的看法,这次参访是重头戏。关于救主文化和丁的文化属性论,智玄论道:

“贫僧乃学佛之人,断不可代佛说话,亦非大师。得救之道自古仁人志士各有其说,百家争鸣。贫僧受不起施主一个‘讨’字,仅以修证之理如实观照,故送施主四个字:大爱不爱。”
“弱势得救之道,也有也没有。没有竞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强焉在?一个‘强’字,弱已经在其中了。故而,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

智玄大事的言说,是全书唯一一次提到“天道”二字。后来作者亲自领衔编剧据此书改编的电视剧即命名《天道》,可见作为作者思想投射的主角丁元英对佛学思想的态度。

书中另外还有一场隔空论战,对方是一个叫王明阳的人。这次论战是丁元英在古城跟芮小丹发生实质性接触之后(事实上,也正是因为王,两者才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马上发生的。

芮丁相恋

古城是儒家文化的象征,王明阳是起于古城的高智商文化类犯罪团伙中比老大戏份还多的二号人物,再加上这个非常相似的名字,我们完全可以将他视为起于儒学又被视为叛逆的心学在本书中的代表。事实也正是如此。王明阳出于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假心安,拒不交代。丁元英的教授之下,芮小丹打散王的心魔,让他意识到,我心要安,更要得道。在芮小丹去见他父亲最后一面之前,也是王明阳行刑之前,王主动约见了芮小丹:

王明阳说:“我对你说过的一句话想了很久,挺佩服。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一句话把基督、道家和佛教的精义概括了,你这个年龄不该有这样的学识。”
芮小丹说:“事实上我也没有,现炒现卖的,但是道理不虚。”
王明阳牵动嘴角笑了一下。
……
王明阳对所长、芮小丹和狱警说:“谢谢,谢谢关照。”

此时的王明阳是得道的王明阳,是“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王明阳。

我在另一篇书评里,索引人名,觉得主要角色的名字都有很明显的指代意义,奇怪女主角的名字却不知什么意思。写这篇的过程中,我逐渐明白过来,女主角是天国的女儿,也是天道的代表。以“道”为世间最高规律的中国古代道教最明显的外在特征就是炼丹,这中间内丹又远比外丹高级。从名字上讲,芮字有个内字,小跟元一样体现茂盛的生长力(芮也有这个意思),丹就是道的成果表现,所以芮小丹就是丁元英要修的道在世间的化身。丁与芮的相遇,就是修道的人与道的相遇。

那么芮小丹离开人世,去了天国之后,已经得道的丁元英去了哪儿呢?

我大胆索隐,他可能暂时出家了。

理由有三:

其一,他跟智玄法师有约定:

智玄大师把修改过九字的上阙词送给丁元英,说道:“贫道与失主的一阙之缘今日圆了上阙,贫僧九字不实之处还望施主修正。下阙贫僧不改了,留半阙缘待续……”

就后来的故事看,以芮小丹为道,再去看词的上阙,可见智玄大师改的毫无“不实之处”,所以本就挥斥各派独尊佛学的丁元英完全应去也会去续这半阙之缘。

其二,是他思想上的选择:

全书表层是一个扶贫故事,第二层是一个修道者在古城求道的历程。同样以芮小丹为道的代言人看,丁已经完成了修道的过程。一个得道之人的下一步选择无非两个方向:或出世,或入世。

在书的结尾,丁元英离开了古城。虽然没有明说他去了五台山,但是我们要注意古城是儒学思想的代表,儒家讲究的是入世,而他选择了离开。

其三,是书中细节的透露:

丁元英离开古城,时间是“晚上快九点(8点钟签约仪式开始,欧阳雪又开车20多分钟后)”,方式是“两辆车,丁元英、韩楚风、李志江、司机小赵和三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是“重要人物赶夜路的阵势”。

古城离北京只有四百公里的高速公路,芮小丹和欧阳雪两个女人带着几十万现金开夜车都没问题,如果去北京(当然包括转机柏林),没必要这样的阵仗。

三个保镖带上司机小赵,说明路比较远不好走而且可能有危险,这就符合古城直奔五台山的安排。而韩楚风所说“我和元英的朋友”李志江,这个出场不多的角色,也从北京赶来出现于此,正是为了再见见即将出家五台的丁元英。

至于夜晚走而不是白天走,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安排这些人物细节,一方面也说明丁元英出家是暂时的,等到长夜过去天明之时,他可能又做出其他选择。

由王志文饰演的丁元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遥远的救世主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救世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