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逃亡 9.3分

“白银时代”的不《逃亡》

泊南(●—●)
“白银时代”的不《逃亡》

文/米雪

俄罗斯文学在经历了群星璀璨如普希金、契诃夫、屠格涅夫等为代表的“黄金时代”之后,步入了在历史转折文化转型的世纪之交、社会动荡精神危机非常时期的“白银时代”,以《大师与玛格丽特》蜚声文坛的布尔加科夫则是这个时代的重要代表作家之一。

布尔加科夫是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前苏联小说家、剧作家,20年代早期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白卫军》(后改为剧本《土尔宾一家》,收入本剧作集)、《大师和玛格丽特》、《莫里哀先生传》等,以及剧本《卓伊卡的住宅》、《紫红色岛屿》、《莫里哀》等(均收入本剧作集)。他出生于1891年沙皇俄国的基辅,开始创作文学作品之时正值俄国局势动荡,受用于生长环境的熏陶,布尔加科夫的创作一开始就不走寻常路。

“白银时代”所延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这一短暂时代所涌现的风格各异的天才作家和传世作品的数量之多,在俄国历史上却是空前的。”布尔加科夫因其作品“深刻的哲理内涵与惊人的艺术技巧结合,真实与虚幻交织,合理与荒诞并存,梦幻与现实融为一体,”被认为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鼻祖。

俄国“十月革命”之后,整个国家以及各个...
显示全文
“白银时代”的不《逃亡》

文/米雪

俄罗斯文学在经历了群星璀璨如普希金、契诃夫、屠格涅夫等为代表的“黄金时代”之后,步入了在历史转折文化转型的世纪之交、社会动荡精神危机非常时期的“白银时代”,以《大师与玛格丽特》蜚声文坛的布尔加科夫则是这个时代的重要代表作家之一。

布尔加科夫是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前苏联小说家、剧作家,20年代早期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白卫军》(后改为剧本《土尔宾一家》,收入本剧作集)、《大师和玛格丽特》、《莫里哀先生传》等,以及剧本《卓伊卡的住宅》、《紫红色岛屿》、《莫里哀》等(均收入本剧作集)。他出生于1891年沙皇俄国的基辅,开始创作文学作品之时正值俄国局势动荡,受用于生长环境的熏陶,布尔加科夫的创作一开始就不走寻常路。

“白银时代”所延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这一短暂时代所涌现的风格各异的天才作家和传世作品的数量之多,在俄国历史上却是空前的。”布尔加科夫因其作品“深刻的哲理内涵与惊人的艺术技巧结合,真实与虚幻交织,合理与荒诞并存,梦幻与现实融为一体,”被认为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鼻祖。

俄国“十月革命”之后,整个国家以及各个阶层发生了巨大变化,布尔什维克成功的宣告了主权的胜利。文学的主流力量开始朝政治倾斜,歌颂“伟大正确”的正面人物,文学是政治的喉舌,处于这个时代的布尔加科夫,由于出身、成长环境以及对待事物的观点不同,在面对多变局势下产生的多种问题和对待问题的视角的变化,他的写作方式和所要表达的内容,与周围革命热情高涨的各类人士的分歧也就越来越大。政治思想的激烈斗争,布尔加科夫受到了不少指责,因为在的笔下,不少人物是反动派众多,宣传反动言论,与当时的“布尔什维克”唱反调,即使是受过斯大林赞扬的《土尔宾一家》也不例外。

《土尔宾一家》改编自长篇小说《白卫军》,剧中上演了一幅“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滑稽剧,真实而讽刺地刻画出旧政权倒台之后,各个阶级面对政权交替更迭,表现的出世态炎凉、人间百态。傀儡政权盖特曼仓皇失措,毫无主见,事到临头只会逃跑;主人公阿列克谢受到彼得留拉的军队进攻之后,为了减少伤亡不幸牺牲;叶莲娜自私、只顾自己逃跑的丈夫从德国赶回来以后,而叶莲娜却决定与他离婚……土尔宾一家经过了局势的大混乱之后,最终接受了布尔什维克的到来。

布尔加科夫成长于政权交替时期,能深刻体会那一个时期的人们的心态,而从一个小群体入手,加上自身的成长背景,《土尔宾一家》恰如其分的体现了作者的心声: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场革命过去了,成立了一个新的政权,又一场动荡不安,新的政府成立了,随着政权的不断变化,底层人物只能以静制动,看待一幅幅新的序幕不断拉开,不断收场。“对有些人来说——是序幕,对我来说——是尾声”。

现实主义之上的布尔加科夫,与当时的主流歌颂大相径庭,所以,他生前很多剧作无法上演,甚至遭到抵制、批判、禁演。《土尔宾一家》是比较幸运的在作者生前就已经获得演出的成功,即便是成功上演,仍然被冠上 “美化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为白卫军辩护”,“仇视革命”,等字眼,在1927年被禁演。

《逃亡》同《土尔宾一家》一样是四幕剧,但稍有不同的是内容的呈现形式,它是以八个梦境串联的四幕剧,写作背景选取的是白军和苏联红军的内战时期,主角却是一位白俄军人赫卢多夫,《逃亡》的主题正是通过赫卢多夫一系列变化从内心到外貌的变化来折射的。开始登场的赫卢多夫冷血、咄咄逼人,脸上刮得干干净净,而大撤退之后仅仅半年,他变化惊人,外貌如同已过花甲的老人,精神状态上从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个大将军开始变得疯疯癫癫,哪还有当年的风采?在剧中,白色恐怖期间,只要被冠上“布尔什维克”就要被吊死;在红军占领城市以后,又有底层代表的小人物渴望恢复旧有的“秩序”。从高贵到下贱,从贵族到乞丐,在《逃亡》中,不但没有像《土尔宾一家》中布尔什维克的正面意义,简直是唱了“衰”歌,同布尔加科夫的很多作品一样,无法如期上演,被禁止,被批判,要求改写剧本等等无理要求被拒绝后,所以它的公演也就变得遥遥无期。

以青年斯大林为主角的《巴统》也未能幸免。《巴统》是作者最后一部作品,主角正是当时的伟大领袖、正面人物斯大林。布尔加科夫没有按照惯例、主流的写作模式进创作,他写出了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领袖各个方面。他竟然从青年斯大林从神学院被开除写起,一开始,斯大林也许就不是正面意义上好学生,好学生谁会被学院开除呢?而被开除的斯大林却毫无悔改之意,居然认为学校里传授的知识不值一提。这是怎样一种开端?与当时的正面显然是不符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发迹之后,几个同乡伙伴来寻他,因为其中一个口无遮拦地说起朱元璋做乞丐的时候因抢食被噎一事,居然被朱元璋杀头。即使开明如唐太宗李世民,魏征的直言敢谏,也不是没有怨恨的。

《史记-高祖本纪》中“……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沛中空县皆之邑西献。高祖复留止,张饮三日。”元曲作家睢景臣的套曲作品《哨遍•高祖还乡》,却写出了一个与历史不一样的汉高祖刘邦,“以辛辣的语言,剥露了刘邦微贱时期的丑恶行径,从而揭露了刘邦的无赖出身,剥下封建帝王的神圣面具,还其欺压百姓的真面目。”正直如太史公也不敢把汉高祖写成一个无赖,后世人才敢真实揭露前朝之事。布尔加科夫胆量可嘉,勇气可赞,是真正的赢得身后名。

以戏剧的冲突表达自己的思想,用辛辣讽刺的语言针砭时弊,也是布尔加科夫批判现实的表现之一。他不温和,尖锐,愤世嫉俗,且以魔幻、荒诞、意识流等更具假定性的表现方式将之叙写出来,所关注的个人多余社会的主旋律,即便自己的作品多数被封杀,仍然不改变自己的初衷,当时苏联作协主席法捷耶夫说:“布尔加科夫是一个不论在创作上还是在生活上都没有背起沉重政治谎言包袱的人,他走过的是一条真挚的人生之路。”坚韧、有原则、有底线、根正苗红的“嫡系传人”,优秀的文学素养和高尚的品格,使他成为俄罗斯“白银时代”不可取代的大师之一。

在较长的一个时期里,布尔加科夫曾经说过:“如果把文学用于满足自己过上更舒适、更富有的生活的需要,那么这种文学是可耻的。”在风云变幻的战争时代,在整个局势都在禁言的时期,布尔加科夫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始终坚持自己的人生信仰。在白银时代这一重要的过渡时期,布尔加科夫之于“伟大的剧作家”实至名归。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逃亡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