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的仕途》书评

歿 , 天凉未寒

十月依痕轻寒 草木零落无边 三月暖阳初现 杏花烟雨江南 十一月雾雨弥漫 二月的草色春来窃喜 十二月肌骨寒彻 一月的萌芽悄然温存 我只是不信 腹死胎中 我只是不信 夭折襁褓 我只是不信 弱冠而殁 —— 序 夜深,是谁的叹息,惊起了一池吹水,借着月光,这波纹,目光所及,直到咸阳——我可以被杀死,但就是不能被打败;就算不可以,我也要证明自己不可以。 谁在思考? “世间,有两个问题必须问问自己:活着时怎样站着?死去时怎样躺着?留在上蔡郡,他将注定一事无成。他将被胡乱埋葬在某个乱坟堆里,他的名字只会被他的儿女们偶尔提起,而等到他的儿女们也死去了,他的肉体也早已在棺椁里腐朽烂透,他的名字也将不会被世间的任何一个人所记起。到那时,上天入地,也找不到半点李斯曾存在过的痕迹”。 谁在呐喊? “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能对他的死亡负责,活着既是目的,更是手段,在短暂的一生,要穷尽最多的可能,而不是无奈地等着死亡的降临。没有报应循环,没有末日审判,一切都是允许的,一切都是被允许的,要让这一生轰轰烈烈,风风光光,才不枉来人间一遭,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用什么计谋,总之要让此生完满,不许留丝毫遗憾,因为这一死,将会好久好久” 一...

显示全文

十月依痕轻寒 草木零落无边 三月暖阳初现 杏花烟雨江南 十一月雾雨弥漫 二月的草色春来窃喜 十二月肌骨寒彻 一月的萌芽悄然温存 我只是不信 腹死胎中 我只是不信 夭折襁褓 我只是不信 弱冠而殁 —— 序 夜深,是谁的叹息,惊起了一池吹水,借着月光,这波纹,目光所及,直到咸阳——我可以被杀死,但就是不能被打败;就算不可以,我也要证明自己不可以。 谁在思考? “世间,有两个问题必须问问自己:活着时怎样站着?死去时怎样躺着?留在上蔡郡,他将注定一事无成。他将被胡乱埋葬在某个乱坟堆里,他的名字只会被他的儿女们偶尔提起,而等到他的儿女们也死去了,他的肉体也早已在棺椁里腐朽烂透,他的名字也将不会被世间的任何一个人所记起。到那时,上天入地,也找不到半点李斯曾存在过的痕迹”。 谁在呐喊? “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能对他的死亡负责,活着既是目的,更是手段,在短暂的一生,要穷尽最多的可能,而不是无奈地等着死亡的降临。没有报应循环,没有末日审判,一切都是允许的,一切都是被允许的,要让这一生轰轰烈烈,风风光光,才不枉来人间一遭,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用什么计谋,总之要让此生完满,不许留丝毫遗憾,因为这一死,将会好久好久” 一部科普兼小说的读物,一幅历史与现代的水墨,在历史小说机械化地翻译成白话文,仿佛成了它本来的颜色, 正如作者曹升所说: “一般的历史写作,最老的是评书那种,好比易中天先生那些书;现在网络上的很多历史书,就是在翻译史料的基础上,根据现代人的口味调整,让味道顺口一些。而那些架空历史和戏说历史的,更是垃圾。我觉得我自己开创了一种新的写法,天马行空的写法建立在对历史了然于胸的前提之下。” 若你看了《流血的仕途》,历史小说,有异样的风采。 该书语言很有特色,人物对话是模拟文言文,加以诙谐调侃的笔调,使人读起来轻松而不乏味,叙述部分却夹杂网络语言、流行歌曲、小品语言。不时地引用一些名著与诗歌,如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 荒地上长着丁香 把回忆和欲望掺和在一起 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荒原》 “十点的钟声响过,我就要做我一整天里想在晚上做的事,否则我就回到房间里开枪打碎自己的脑袋。”——《红与黑》 从而增添了文本的广度,使得文本的可读性更高,作者的读书之多也可见一斑。 还有里面出现的一些温情言语,呢喃情话,让读者不得不沉浸于其中。 “你没有老。我记得你的模样……是的,也许你已经有了皱纹,不再有柔和明媚的眼神,不再有饱满欲滴的双唇。可是,你依然美丽,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象限。或许真的有一天,当你年老,头发白了,步履蹒跚,再也没有人爱慕你了,再也没有人倾听你了,连你自己都不再相信你曾经是那么美丽。请你记住,这世上总有一个人,你可以寻访。在他那里,你依然保有青春的美貌和年少的欢笑。”;“是谁,在十年后为你打开家门?是谁,在入睡前和你共一盏灯?”。 在铁骨铮铮的历史面前,作者以这样一种笔调,通过如此鲜明的对比,那些温情变得更动人,更加萦怀于心,难怪三联主笔王小峰称自己“一直读到从床上掉到地上”。 什么样的历史书最适合现代人的口味呢?在图书博览会上,曹升和同样崛起于网络的十年砍柴有一番激烈的探讨。曹升说:“现在的历史热总有一天会过去,但对智慧的研究,永远都会被需要。我写谋臣一方面是严格以正史为依据,另一方面对李斯、秦始皇等人的智慧,我的书比一般历史书要深入很多。”十年砍柴则说:“权谋已经写了几千年了,还能写出多少新意呢?我更关注社会的变迁。” 著名北大教授孔庆东说道:该书显示出作者文史哲融会贯通的卓越才华,辞章绚烂,见识通透,人生感慨与丰厚学养把握均衡,文体上也勇于探索,灵感所到之处,下笔生花。70后作家拥有此笔人才,国之大吉也! 看尽一帘红雨,为谁亲系花铃?曹三公子曾经写道:“在中国的土地上,历朝历代都有着无数鲜活的生命和感情,一样的五谷杂粮,一样的男欢女爱,一样的悲喜情仇。”且走近看看吧, 看看那些历代无数鲜活的生命和感情,一样的五谷杂粮,一样的男欢女爱,一样的悲喜情仇。 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流血的仕途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血的仕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