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 野草 9.3分

野草是命诗

王斯夫
2017-08-01 01:36:34

1.他将手伸进胸口,紧紧攥起心脏,感受着这脏器的跳动,愉悦并且欣慰。就将心脏掏出,任血喷涌,淋遍整个身体,他的眼睛盯着跳动的心脏,一股悸动窜遍全身,“吃?”黑暗里有声音问。“就吃了吧。”他张口吞下心脏,大口地咀嚼起来,嘴里的血如火般热烈,“终于烧起来了吗?”自深渊里飘出的一句话。然而温度在降下,血渐渐凝固,一层皮般裹着肉身。大口仍旧咀嚼着,肉身开始发狂,天地被震得破裂倾覆,海洋倒灌进星河里,天体如浮萍般漂流。“就这样了吗?”又有新的一句话自深渊中传出。肉身不管不顾,双手再次伸入肺腑里,搅动着,撕裂着,肉身终于残破。残破的肉身蠕动着,蠕动着……

2.“你觉得如何?”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闪进我的大脑。我觉得如何?这问得奇妙,我当然觉得很好。遂不理会。“你觉得如何?”声音又来了。我很好。我检索我的记忆和期望,找到一万条信息,它们都证明我很好。我点开一条:很好。又点开一条:很好,再点开一条:很好。我觉得很好,我总结陈词般回应。“你觉得如何?”我愤怒了,如同惊了巢的鸟,愤怒使我不断地辱骂,嗓子骂哑了。“你觉得如何?”魔咒般的声音又响起。我无力愤怒了,一团黑雾在胸膛升起。我觉得很好,我无力地回答。

...
显示全文

1.他将手伸进胸口,紧紧攥起心脏,感受着这脏器的跳动,愉悦并且欣慰。就将心脏掏出,任血喷涌,淋遍整个身体,他的眼睛盯着跳动的心脏,一股悸动窜遍全身,“吃?”黑暗里有声音问。“就吃了吧。”他张口吞下心脏,大口地咀嚼起来,嘴里的血如火般热烈,“终于烧起来了吗?”自深渊里飘出的一句话。然而温度在降下,血渐渐凝固,一层皮般裹着肉身。大口仍旧咀嚼着,肉身开始发狂,天地被震得破裂倾覆,海洋倒灌进星河里,天体如浮萍般漂流。“就这样了吗?”又有新的一句话自深渊中传出。肉身不管不顾,双手再次伸入肺腑里,搅动着,撕裂着,肉身终于残破。残破的肉身蠕动着,蠕动着……

2.“你觉得如何?”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闪进我的大脑。我觉得如何?这问得奇妙,我当然觉得很好。遂不理会。“你觉得如何?”声音又来了。我很好。我检索我的记忆和期望,找到一万条信息,它们都证明我很好。我点开一条:很好。又点开一条:很好,再点开一条:很好。我觉得很好,我总结陈词般回应。“你觉得如何?”我愤怒了,如同惊了巢的鸟,愤怒使我不断地辱骂,嗓子骂哑了。“你觉得如何?”魔咒般的声音又响起。我无力愤怒了,一团黑雾在胸膛升起。我觉得很好,我无力地回答。“你觉得如何?”黑雾从胸口渗出,在身上游走,蛇一般锁住整个身子。我该说些什么?什么是觉得?我又是谁?我将开口,黑雾窜入口中,冻住了舌头。我觉得如何?意识在进入永夜前这般问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野草的更多书评

推荐野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