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克斯教学法

你是橙的-

没有能力,便没有自由。没有经历,又怎谈和解。 我们人人都是凯列班,人人都在追逐自由。

通过心理剧打开病人的心扉,最早可以追溯到1921年提出此概念的精神病理学家莫瑞努。剧作强调音乐、美术等多元要素的结合、以及内容的创造力与互动性关系,从而达到情感宣泄的效果。(参考百度百科)而本书——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笔下的经典改写小说《女巫的子孙》中对于剧目编排以及演出效果的刻画,正细致入微而又淋漓尽致地为读者们展现了一幕幕跌宕起伏的“心理”战役以及各个角色的自我释放。 下为剧情回顾,忌讳剧透以及已经掌握剧情的读者请跳过。


让我们回顾一下莎士比亚的经典原作《暴风雨》,其内容简述如下:一位沉迷研习法术的米兰国公爵普洛斯彼罗同幼女米兰达,在被日常为其代行政务的弟弟安东尼奥,联合那不勒斯国王阿隆佐夺权而被放逐到一条漏水之船上后,委居于某岛上。时隔多年...




显示全文

没有能力,便没有自由。没有经历,又怎谈和解。 我们人人都是凯列班,人人都在追逐自由。

通过心理剧打开病人的心扉,最早可以追溯到1921年提出此概念的精神病理学家莫瑞努。剧作强调音乐、美术等多元要素的结合、以及内容的创造力与互动性关系,从而达到情感宣泄的效果。(参考百度百科)而本书——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笔下的经典改写小说《女巫的子孙》中对于剧目编排以及演出效果的刻画,正细致入微而又淋漓尽致地为读者们展现了一幕幕跌宕起伏的“心理”战役以及各个角色的自我释放。 下为剧情回顾,忌讳剧透以及已经掌握剧情的读者请跳过。


让我们回顾一下莎士比亚的经典原作《暴风雨》,其内容简述如下:一位沉迷研习法术的米兰国公爵普洛斯彼罗同幼女米兰达,在被日常为其代行政务的弟弟安东尼奥,联合那不勒斯国王阿隆佐夺权而被放逐到一条漏水之船上后,委居于某岛上。时隔多年,普洛斯彼罗利用法术令福星和命运女神将仇敌引来,令精灵首席侍从爱丽儿制造出暴风雨的幻境,让国王阿隆佐、其弟西巴斯辛、公爵安东尼奥、大臣贡柴罗一行人觉得阿隆佐之子腓迪南已故,同时安排腓迪南在岛上另一处偶遇米兰达,两人坠入爱河。普洛斯彼罗借此机会痛斥仇敌往日的恶性,但饶恕了他们。他暗诉已经掌握了西巴斯辛与安东尼奥意图谋杀阿隆佐的计划,借此达到了加以牵制的目的。最后,众人返回意大利,普洛斯彼罗将重掌米兰,腓迪南和米兰达将在那不勒斯登基、封后。戏剧中的其他角色还有被困于岛上的女巫西考拉克斯及其丑陋的儿子凯列班、膳夫斯丹法诺与弄臣特林鸠罗,他们最终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而改编作品描写的则是一个同原作有着极其相似人生经历的主角视角下的故事。其巧妙之处在于,“剧作《暴风雨》的上演”化身普洛斯彼罗的法术,以剧中剧地形式为读者上演了一场复仇大戏:在痛失幼女纳迪娅的消沉之际,又因日常沉迷于喜剧编排而疏忽大意,被日益掌握实权的安东尼・普莱斯(昵称托尼)无情革职的主人公菲利克斯,在人脉通达的埃丝黛的帮助下,化名杜克先生进入弗莱彻监狱担任一名戏剧老师。最终菲利克斯在仇敌拜访监狱之际,带领参加监狱文化课程的囚徒们,重新演绎了莎士比亚的经典名剧《暴风雨》而趁机抓住仇敌把柄、成功复仇,最终达成自我和解,也夺回了往日的工作。


在艺术手法上,戏剧式的巧妙重叠令人惊叹。通过环环相扣式的描写——《暴风雨》剧作本身、囚徒对《暴风雨》剧目的演绎以及菲利克斯组织的报复行径,在本书中对于《暴风雨》这一剧目的主题展开了更加深刻的探讨。尤其是剧作表演的学习、角色的分配以及剧后的汇报等情节的融入,将剧中的各个角色都表现得更加灵动、鲜活。

解读身份的复合与投射,我们可以简单地搭建一个任务角色的对应关系,即:菲利克斯(杜克)=法师普洛斯彼罗=莎士比亚、其女纳迪娅=心中的米兰达、埃丝黛=福星、文化部长安东尼・普莱斯(托尼)=米兰公爵安东尼奥、司法部长萨尔・奥纳利=那不勒斯国王阿隆佐、其子弗雷德里克・奥纳利=腓迪南、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赛伯特・斯坦利=国王的弟弟西巴斯辛、梅克西维格戏剧节主席隆尼・戈登=大臣贡柴罗。在实际剧目的饰演角色中,安妮・玛丽・格林兰=饰米兰达,其他角色都由监狱囚徒们共同饰演或分饰。

此外,本书中各大篇章的标题都取材于原著内容,保留了情节发展的一致性。注脚处摘引了莎士比亚原著《暴风雨》中的内容,紧贴原著。在译本中,大量保留了史上名家的经典译文,可窥见本部译作的严谨性。

下面让我们结合原文中的精彩段落,由菲利克斯的戏剧教学法入手,分别按照由导演划定台词、角色的深入分析、角色的分配以及剧后汇报四个步骤,探讨一下这部“心理剧”中所折射处的角色性格以及小说的主旨。


一、“粗话”连篇

第一步,为了号召大家认真研读读剧,学习文化知识,菲利克斯导演规定弗莱彻监狱里的演员们能且仅能使用有限的粗话。在后续剧目的彩排中,我们也经常可以看见直率而略带叛逆的演员们争相爆出粗话,时而发泄心中的不满,时而又分明是发自肺腑的赞美。这些看似毫无逻辑的粗话好像有魔力,让这些演员们大肆游走在危险却又安全额边缘。 而界定这一界限的人,正是导演菲利克斯。在菲利克斯手里,台词化身为他用以猛烈攻击仇敌的武器,这种危险甚至令他兴奋。

台词才是你们应该担心的走私品,他对此想道。那才是真正危险的东西。因为台词是不会再扫描仪上显示出来的。/ P57

但是,稍有闪失,计划就有可能落败。

正确的台词、正确的出场,这对他才是真正的安全。/ P59

我们在这里能够看到导演的专治:将普洛斯彼罗占为己有;在分配角色、掌控剧情上对绝对权力的占有。保罗在分布角色分配时。

也许你没能得到想演的角色,但这就是现实。别想对谁施压,别整什么私下交易,也别抱怨。戏剧节不是共和国,而是专制的王国。/ P119 这个坏东西必须承认是属于我的。/ P227

台词同样还是剧作家的权利。

莎士比亚同样表现得不留情面:在普洛斯彼罗宽恕他后,安东尼奥没有再得到一句台词。/ P216

与此相对,演员们甚至是导演、剧作家本身,似乎又一面被关进了台词的牢笼。唯有当演员们倾情想象、创作并获得导演允许的时刻,我们才看到了自我释放的一面,那不论对于狱中的演员们,还是导演菲利克斯本身,都成为了最为自由的时刻。事实上,作为矛盾几何体的菲利克斯本身就具备了这样柔软的一面,从他在严苛要求演员的同时,又鼓励大家给出自己的解读这一点就可看出。另外,剧目中的台词在本书作者的笔下化身诙谐的唱词,又描摹出了一幅幅崭新的自由图景。

有趣的是,“女巫的子孙”即本书的书名,也夹杂在本书中剧本内“有限的”粗话里。这种沾亲带故的贬损,乍看之下似乎是无可厚非的,但转念一想却又难避原罪之嫌,似乎凯列班的“丑陋”就是与生俱来、无可辩驳的。凯列班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将在稍后展开探讨。

二、角色的深入分析:菲利克斯的自我认知偏差

正如《暴风雨》原剧中的普洛斯彼罗是因为沉迷法术才被安东尼奥伺机驱逐,在这部小说中的主人公菲利克斯也并非无故陷入困难的境地。我并非有意想要苛责受害人,只是他也同样是因沉迷戏剧的编排,才任由逐渐掌握实权的托尼将自己驱逐到剧院外去。光失去三岁的亲爱的纳迪娅,就足够让他懊悔不已了,然而这却依旧没能让他提早醒悟过来,这才有了后续的复仇长幕。

我们从小说的台词中,可以窥见主角菲利克斯对于自我认知的偏差:

‘我从不暴躁!’菲利克斯吼道。 / P13
鉴于他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他们会问他是否愿意置评,希望借此激怒他,让他冲他们大喊大叫。/P20(被革职后菲利克斯的内心独白)
一个人必须时刻留意自己的弱点,这是一条最重要的原则,因为任何有可能出错的事一定会出错。这个大家都深有体会。/ P41(菲利克斯对演员们说的话,或许这只是他的领悟)
普洛斯彼罗身上有太多的矛盾!有权势的贵族、谦逊的隐士、睿智的老法师、心存报复的傻老头,急躁而不讲理,善良而又贴心;又想施虐,又要宽恕;疑神疑鬼,又轻易信任。(在剧后汇报中演员对普洛斯彼罗一角的评价,这一评价同样投射在菲利克斯身上)

或许是因为菲利克斯这一角色杂糅了太多的因素,太富有魅力,因此才同时太富有欺骗性,让角色本身都无法捉摸清楚。菲利克斯是又所自知的,只是他常常不愿意承认而已,不愿承认自己的暴脾气,不愿承认自己的疏漏,而仅仅沉浸于懊悔以及为自己的复仇的正名之中——全将这一切推卸给仇敌罢,这是“自我防卫”、是“有限的选择”、是“欲望”。

从其他监狱演员在申报角色时的志愿(常常有演员倾向于选择自己喜爱的角色,而非适合自己并且能够驾驭的角色)以及他们同样粗暴地脾气中,同样能够看到这一矛盾。

三、角色的分配:想扮演凯列班的大多数

凯列班在本书中看似仅是一名配角,但是从小说中对角色的描写中也能发现他的与众不同之处。事实上他也被冠于书名《女巫的子孙》上。这个与众不同,在于有着不同于其他角色的风采,也在于他杂糅了各个角色的性格因子,并且共通于我们的大多数。

在统计角色申报情况时,竟有十五名候选人志愿扮演凯列班,这让导演菲利克斯也大吃了一惊。

凯列班为何成为了大多数呢?还是说为何大多数选择成为凯列班?我试想,或许因为这一角色本身充满魔力,是最容易被左右和操控的,但反过来说又同时是最具塑造性的。他的表达总是最为纯粹:包括他的恶念和欲望,他易怒、爱谩骂、满怀报复欲的阴暗面;而他最后的和解又似乎来得最为真实:不论是对于欺压他的普洛斯彼罗还是反派一方。

他要告诉他们:凯列班绝不只有一张丑陋的面孔。/ P93
凯列班的另一面有哪些?
他热爱音乐,能唱能跳——热爱音乐(有点像爱丽儿)、他了解这座岛——土著、在整部剧中,关于这座岛最有诗意的一段话来自凯列班,那代表了他没号的梦想——浪漫、他感觉自己与生俱来的权利——占有这座岛——被普洛斯彼罗窃取,因而想把它重新夺回来——报复(同普洛斯彼罗相似)。/ P96
他只是不喜欢一直按照别人的吩咐做事,而是要自己干一番事业,而且他比普洛斯彼罗想象的更具灵魂与情感。/ P213(囚犯们对爱丽儿的解读,凯列班与之相似)

我们在凯列班身上,看到了爱丽儿,看到了普洛斯彼罗,也看到了自己。他杂糅了多个任务角色的性格特征,而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这些因子杂糅而成的总和

此外,似乎有一些人生性本是反感权力的争夺的,并非人人都想称王,但又发自内心地认可了与生俱来性质的权力。他们认为暴力夺权是可耻的,但原本便身为岛主,就像被夺走米兰公爵席位的普洛斯彼罗一样,凯列班只想夺回他原本拥有的岛主地位,又看似是正义的。这便被塑造成了一个与牢笼做斗争、追求自由的理想姿态

而作为极少数的被囚犯们称作是“极端的乐天派”的大臣贡柴罗,在独自撑起的一个老成、从不喜形于色的形象下,一个看似没有色彩而单调、平静地角色,同时却又看似在无意中打破了“至善的力量总是处于弱势。/ P222”的悖论。不论是在普洛斯彼罗现实中的复仇里,还是在剧后汇报上的命运安排中,拥有相对弱小力量的贡柴罗一角都似乎得到了优待,规避了被卷入仇恨风暴中的风险。

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性。或许年少轻狂的人们依旧打骨子里偏爱着那些爱憎分明的、也更加破碎的角色。他们会有一天成为贡柴罗吗?终将会吗?在贡柴罗的内心中,又又无丝毫对波兰人生的向往呢?

四、剧目落下:跳出牢笼

在《暴风雨》的戏里戏外,我们无数次同“牢笼”面对面。是弗莱彻监狱,也是权力是法术,是《暴风雨》本身。

在阅读这本小说时,我下意识地联想到了一部日剧,叫作《求职家族》。剧中工薪阶层的主人公父亲由于同一名被自己革职的女下属喝酒拍照,而被诬陷为职场骚扰,丢掉了晋升董事的机会。一气之下,便辞去了自己的工作,整天在公园游手好闲,对家人遮遮掩掩吞吞吐吐。他才发现,这一切竟都是为了争夺董事席位的同事的无耻陷害。与本剧异曲同工的是,如果这名父亲没有接受拍照的邀请不曾疏忽大意,就或许能够免遭陷害;这也同样是一个复仇与自我和解的故事,最终父亲的仇敌真相暴露、被逼下台,而主人公也通过这一经历,重新认识到了家庭的珍贵。更有趣的是,同样能够在这部日剧中看到父亲彰显对子女权威的身影,粗暴蛮横地干涉子女的选择,就好像在《女巫的子孙》中,司法部长萨尔・奥纳利一开始想要强行让儿子弗雷德里克放弃导演之路而进入司法界一样。

问题是,我们的人生需要编排吗?在编排他人的人生这件事上,谁又有与生俱来的权力呢?

而怎样才能跳出牢笼?

是中世纪声称能够洗净宗教罪恶的赎金券吗?是现代换取人身自由的保释金吗?是戏剧中圆满法术下的成功复仇吗?还是和解?和解是能够通过恳求、妥协得来的吗?如果不是,是只能通过强权(强大的权力)吗?

在剧后汇报上,女巫的子孙组畅想凯列班被普洛斯彼罗培养成了米兰国一名富有天赋的音乐家(还是没有脱离与生俱来的因素)而大放异彩。

最后囚徒们没有像起初的菲利克斯一样自陷于《暴风雨》本身中,而是兴致盎然地提议起创作一部新的音乐剧来,是关于凯列班的。凯列班逃离了《暴风雨》。菲利克斯在恢复原来作为一名艺术指导的工作后,选择在幕后运筹帷幄,计划将实际决定权交到弗雷迪手上,做一名旁观者。

菲利克斯教学法、《暴风雨》、《女巫的子孙》教授给了我们什么呢?

只能说没有能力,便没有自由。没有经历,又怎谈和解。

我们人人都是凯列班,人人都在追逐自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女巫的子孙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巫的子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