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写作班,都讲了些什么?

杜微尘
电影《乘风破浪》里有一个细节,彭于晏扮演的青年徐正太一本正经地对兄弟们说,得买一堆BP机囤起来,几年后靠这个准赚钱。当时看这段差点笑喷,觉得真是傻的可爱。仔细想想,又笑不出来,是啊,除非穿越,否则有谁能预料到社会科技变化这么大呢,想当年BP机多么火爆,转眼不过几年就已灰飞烟灭。更有人笑说,如果穿越回10年前,就算借钱也要先在北京、上海买几套房。

环境不同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迅猛。木心先生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这种美好的意境仿佛已是上辈子的事情。现代人步履匆匆日理万机,一天可飞几个国家,世界变大了。现代人也可不出门,仅凭一支手机就可掌握天下搞定吃喝啦撒,世界变小了。

既然身处这个时代,唯有去适应它,尽力让自己过的更好。现如今,有一种能力需求更加凸显,那就是写作。一份简历、一篇文案、甚至一条微博都能看出你的写作功底。网络发达、自媒体的红利期,有很多人真的就靠着一支笔发声和赚钱。当作家也正成为越来越多普通人的梦想。豆瓣已经开始第五届阅读征文大赛,条件是只要你能写出一个好故事,就有机会争取奖金。

写作需要天赋,更需要技...
显示全文
电影《乘风破浪》里有一个细节,彭于晏扮演的青年徐正太一本正经地对兄弟们说,得买一堆BP机囤起来,几年后靠这个准赚钱。当时看这段差点笑喷,觉得真是傻的可爱。仔细想想,又笑不出来,是啊,除非穿越,否则有谁能预料到社会科技变化这么大呢,想当年BP机多么火爆,转眼不过几年就已灰飞烟灭。更有人笑说,如果穿越回10年前,就算借钱也要先在北京、上海买几套房。

环境不同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迅猛。木心先生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这种美好的意境仿佛已是上辈子的事情。现代人步履匆匆日理万机,一天可飞几个国家,世界变大了。现代人也可不出门,仅凭一支手机就可掌握天下搞定吃喝啦撒,世界变小了。

既然身处这个时代,唯有去适应它,尽力让自己过的更好。现如今,有一种能力需求更加凸显,那就是写作。一份简历、一篇文案、甚至一条微博都能看出你的写作功底。网络发达、自媒体的红利期,有很多人真的就靠着一支笔发声和赚钱。当作家也正成为越来越多普通人的梦想。豆瓣已经开始第五届阅读征文大赛,条件是只要你能写出一个好故事,就有机会争取奖金。

写作需要天赋,更需要技巧和刻意练习,而技巧这个东西除了自己深入钻研领悟外,最好的办法就是向高人学习,有了名家指点,无疑能少走许多弯路。很多写作班也是这个原因应运而生的。

喜欢推理小说的人对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直木赏等不陌生。日本著名推理小说家大泽在昌就曾在2006-2009年期间曾担任日本推理作家协会会长,也先后获得过一系列小说奖。他曾开办过一系列”小说课堂”讲座。这些讲座内容后来被浓缩为十堂写作课程和四次课题讲评,汇集成书,叫做《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
所谓作家,就要持续写作。
所谓作家,就要持续写作。


大泽在昌指点学员强调是要成为职业作家,这势必要比对一般写手有更多的要求。

他关于写作技巧的一些讲法让我耳目一新。

(1)比如说,他认为小说要有“刺”,也可以说有“毒”。

所谓“刺”指的是能在读者心理激起涟漪的东西,是高于“形式完整”的某样东西,也就是个性。作品只有具有个性,才能吸引有共鸣的读者追随。否则,如果让读者读完后只觉得“写得还行,但那又怎样,在我心里什么也没留下”,如果一部作品让读者生出这种念头来,那就算一部失败的作品了。

从推理小说举例,说到有刺有毒的小说,我马上想到阿加莎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和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前者的真相是为了正义惩恶人人竟皆为凶手,后者则是为了爱情不惜杀人献身仿佛飞蛾扑火。完美的想象、颠覆常情的构思、绝地反转、人性刻画,给读者内心激起的不止是涟漪,简直是汹涌的波涛啊。

(2)比如说,他认为读者是“受虐者”,作者是“施虐者”。


无论对于主人公还是读者,作者都必须可以刁难。让主人公经历磨难,对主人公残酷,让主人公遭越多的罪,这样的故事才是有趣的、吸引人的。

这话简直再正确不过了。

举个例子,我们为什么觉得余华的作品好看,就是因为他笔下的主人公总是历经磨难困厄。如《活着》里的徐福贵,妻死、儿女死、外孙死、女婿死,命运的车轮一再碾压他,最后呢,竟只剩一头名字也叫福贵的老黄牛陪着他。如《许三观卖血记》里的许三观,靠着一次次卖血去对抗人生路上的厄运。余华擅用看似平淡轻松乃至戏谑的口吻讲述着主人公悲惨的命运人生。这些都是最底层社会的人物,面对厄运却依然如野草般倔强地活着。这样的小说足以使读者读时欲罢不能,读后唏嘘不已。

(3)文字是传达信息的手段,因此必须做到用字准确、凝练。最好能用普通的词语实现有新意的表达。

大泽在昌在这里举了川端康成写的《雪国》这个例子。认为开篇著名的“穿过国境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随后的“夜的底子白了”棒极了。“夜”“底子”“白”都很常见,没有一个生僻词,但这种前所未见的表达透出无法形容的情感,使川端康成的世界一下子铺展在眼前,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鲁迅《秋夜》中的句子也有这样的效果,看似平常,细思再妙不过,竟是一字不多,一字不少。

“在我的后院,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

(4)对于情节要有起承转合,不要让读者冷静下来。


必须要牢牢抓住读者,才能写出畅销书。故事要张弛有度,有悬念,有高潮。读者读起来有紧张感。

我们小时候听评书经常在结束时听到这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这就是制造悬念,挠着你的心让你忍不住下回继续去听。

针对角色、情节、对话、文字这些细节,每个部分单列出来都能讲好几堂课,也难怪大泽在昌开办的“小说课堂”讲座竟然历时一年之久。由于是把讲座和讲评汇集成册,因此这本《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读来特别有意思,不枯燥不笼统,有互动,有问答,有讲评,学员问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

比如:

可以在小说中使用真实存在的人名吗?

即使一篇作品写着写着觉得太差,也应该坚持写完吗?

起标题的秘诀是什么?

引用经典需要注意哪些方面?

大泽在昌出道很早,二十三岁就获得了日本首届“小说推理”新人奖。他将当职业作家所经历的无数心得传授给学员,像出道的方法,如何与编辑相处,怎样跟媒体打交道这些都一一道来。他给学员的箴言读来也是字字珠玑:

“所谓作家,就要持续写作。为了超越极限而持续努力。”

“作家是孤独的职业。”

“讨厌读书却想写书的人”还是放弃为好。

“当作家就像杯里的水——读书量越来越多,最后才会溢出,才有写作的热情。”

想写小说也好,想写散文也罢,对于真正的爱好,就必须要坚持,从普通写作爱好者到职业作家,如果想达到那个目标,就不能忘了大泽在昌这些肺腑之言。

前路漫漫,别怕,且走起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的更多书评

推荐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