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范妮 她更像妙玉

不妨聊聊

【对书的总体评价】:三星半 说教味非常浓厚且略带玛丽苏的一本书。浓厚的说教味为此书本该精彩有趣的故事情节减色。 但不可否认的是,本书在刻画人物方面,的确是入木三分。寥寥几笔,人物性格便跃然纸上。而这些人物,又几乎没有性格重复的。就连行为相似的贝特伦姐妹实际上也大有不同。

【本书和红楼梦】:

曼斯菲尔德庄园,有一点像小型的大观园。里面的各色人物的各种故事,精彩纷呈。诺利斯太太的好出风头,有点像王熙凤;托马斯爵士的表面正经实际古板,有点像贾政;玛丽的积极入世态度,多多少少有点薛宝钗的样子;而范妮的冷眼旁观,或多或少有些林黛玉的影子。

两位作者,来自不同时代的不同地域,在刻画人物上有些不谋而合,的确令人感叹。诚然,我想《红楼梦》无论是情感,主题和造诣上都技高一筹了。

【范妮更像妙玉】

我并非特意把此书拉出来与《红楼梦》一较高下,我只是不得不说,范妮有黛玉一些零星的影子,但她远不如黛玉可爱。如果非要与《红楼梦》中的女子作比,她更像妙玉。

范妮是我读西方小说这么久以来,少见的引起我深深不喜欢而无法消散的女主角,我在看《包法利夫人》的时候内心还有过对女主角的可怜...

显示全文

【对书的总体评价】:三星半 说教味非常浓厚且略带玛丽苏的一本书。浓厚的说教味为此书本该精彩有趣的故事情节减色。 但不可否认的是,本书在刻画人物方面,的确是入木三分。寥寥几笔,人物性格便跃然纸上。而这些人物,又几乎没有性格重复的。就连行为相似的贝特伦姐妹实际上也大有不同。

【本书和红楼梦】:

曼斯菲尔德庄园,有一点像小型的大观园。里面的各色人物的各种故事,精彩纷呈。诺利斯太太的好出风头,有点像王熙凤;托马斯爵士的表面正经实际古板,有点像贾政;玛丽的积极入世态度,多多少少有点薛宝钗的样子;而范妮的冷眼旁观,或多或少有些林黛玉的影子。

两位作者,来自不同时代的不同地域,在刻画人物上有些不谋而合,的确令人感叹。诚然,我想《红楼梦》无论是情感,主题和造诣上都技高一筹了。

【范妮更像妙玉】

我并非特意把此书拉出来与《红楼梦》一较高下,我只是不得不说,范妮有黛玉一些零星的影子,但她远不如黛玉可爱。如果非要与《红楼梦》中的女子作比,她更像妙玉。

范妮是我读西方小说这么久以来,少见的引起我深深不喜欢而无法消散的女主角,我在看《包法利夫人》的时候内心还有过对女主角的可怜和叹惜,对范妮,这种不喜欢超过了原有的同情和欣赏。

我对范妮的这种不喜欢情绪,并非从一开始就有。

我在书的前大半段,是以欣赏又可怜的态度去看这位姑娘的。范妮从小离开亲身母亲普莱斯太太,寄人篱下在曼斯菲尔德庄园。她好事的诺利斯姨妈只对她比佣人稍高一点的对待,这位姨妈甚至为了讨好自己喜爱的另两位外甥女,不断地奚落这位可怜的姑娘。而贝特伦太太慵懒无为,她只会说“我离不开范妮”,却不知道范妮因此失去了多少自由时光。就连貌似正义的托马斯爵士从一开始便不打算让范妮拥有和表姐平等的意识。范妮暗淡时光的唯一一道光芒,来自埃德蒙表哥,这位知书达礼的少年认真关照着范妮的思家之情,尝试去理解她,关心她,走进她的内心。我看到此处时心想,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说得不正是这对妙人吗?

后来,当我读到:埃德蒙爱上了健谈的玛丽,玛丽在埃德蒙和汤姆之间周旋自如,贝特伦姐妹俩一边接受着追求者的爱意,一边与亨利暧昧不清。曼斯菲尔德庄园因为这些年轻人的到来而熠熠生辉,只有范妮因为沉默寡言而被忽略在唯一灰暗的角落,被那个离不开她的贝特伦姨妈牵制着,遭受着诺利斯姨妈的支使。对她而言最为难过的,是她内心唯一的光芒埃德蒙表哥被那个健谈活泼的玛丽小姐吸引住了。

那时,我深深地同情和可怜范妮,甚至有些感同身受。沉默者无可奈何地将世界的舞台让给表达者。而表达者在世界的舞台上,无论是光鲜亮丽地接受掌声鲜花也好,还是样子狼狈地接受谩骂非议也罢,他们都曾在世界的灯光聚焦处有过一席之地。而沉默者,因为毫无存在感而加重了对自我认知的消极倾向。因为自卑没勇气做一个表达者,失去世界舞台后更自觉平庸,从而更不愿意站在表达者的舞台,恶性循环。

一个善良正直,知书达礼的女孩,仅因为沉默就得不到爱情么?我觉得不公。我当时既欣赏又同情范妮。

然而,随着我渐渐往下看,我对范妮的不喜欢情绪开始慢慢滋长。

我能够接受范妮的冷眼旁观,但我实在接受不了范妮常常站在道德制高点俯视曼斯菲尔德庄园除她和埃德蒙的其他年轻男女。

克劳福特小姐的拜金和入世观念,不过是她生活的一种观念。范妮可以不同意这样的观念,觉得克劳福特玛丽是错误的,但大可不必以清高者姿态自居,认为自己远远凌驾于她之上。

范妮觉得玛丽太过拜金的入世观念,有点铜臭气。她觉得玛丽追求奢侈,看重地位。但是当范妮回到普莱斯家族的时候,她内心也同样嫌弃着粗鲁的父母,嫌弃着贫穷家庭,嫌弃着那个小镇。她内心盼望着回到曼斯菲尔德庄园,最可笑的是,她把这种盼望归由于:我想要回去,是因为那儿需要我,贝特伦姨妈需要我。

范妮觉得玛丽小姐心机颇深,在社交场合周旋自如,又为自己的婚事打好如意算盘。但范妮就完全单纯么。不尽然吧。她在埃德蒙和玛丽这段关系中心情沉浮,为埃德蒙对玛丽的不看好而窃喜,又为他们的重归于好而沮丧。她掌握和埃德蒙谈话的分寸,小心翼翼。她站在制高点上,内心期盼埃德蒙早日看清玛丽的真面目。而所谓的真面目,难道不是范妮带有主观情绪对玛丽的看法吗?在玛丽最后一次向埃德蒙示好,范妮根据玛丽对她毫无设防写信倾诉的内容,明确地对埃德蒙提出自己的揣测——玛丽的示好是因为埃德蒙即将成为贝特伦家的独子,玛丽并不爱他。当玛丽把范妮当做一个有着良好品质的亲密朋友,对她无所顾忌地倾诉时,范妮却根据信件的内容对她进行了种种带着主观情绪的判断,甚至在内心对她进行了批判。她对玛丽小姐也极为苛刻,当玛丽稍有一段时间未给她寄信时,她便抱着恶意怀疑起这段友情的虚假以及玛丽的虚伪为人。

她认为玛丽小姐完全不爱埃德蒙,也不值得埃德蒙的深情。难道她不是潜意识地认为她才是埃德蒙的最好归宿吗?假若埃德蒙又喜欢上别的女子,我想范妮同样会觉得这个女子抱着恶意。

范妮到最后也不敢承认她在对玛丽的判断上是抱有因为爱情的一点嫉妒的,她把爱情里的嫉妒以“我是为了埃德蒙好,我不希望他终身活在痛苦中”掩盖过去,比起骗过别人,她更希望骗过自己。

妙玉的判词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妙玉以出家人自居,可在宝玉生日那日又主动送上拜帖。范妮更像妙玉。

人在七情六欲中不可挣脱,因此为爱情带一点嫉妒,对别人有主观的揣测,不同意别人的处世态度,这都是情理之中。但无需为这些行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看到结局,我对范妮的好感全无。我只能祝愿这对道德模范在他们今后余生长长久久做彼此眼中纯洁无瑕的天使。但愿今后他们不会为对方某些行为而为穷尽心思找一个符合道德高尚品性的借口,高尚地度过此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曼斯菲尔德庄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曼斯菲尔德庄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