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XXX的一封信——我也不知道给谁的,谁看谁赚吧。

神仙师太

可能是因为我最近太焦虑了,所以看谁都不太顺眼。 年轻的时候比较在乎别人的眼光和感受,现在一把年纪了,凡事都由着性子来,喜欢便是喜欢,乐于相处;不喜欢是连招呼都懒得打,也不怕被人说礼貌全无的样子。 不知道是越活越明白了,还是越活越糊涂了。 最近没看电影,连那部约稿连篇的《战狼2》也没看,推掉了一个专栏和几个订阅号,其中还一个是我的老相识《电影世界》。 然而,今天让我从焦虑的深山老林里冒头出来的是一本叫做《给青年编剧的信》。 下午听完讲座,到书店里找几本台版的书准备下个月去台湾买回来。结果在在内地出版社的书架前立立整整的看完整本的《给青年编剧的信》,看完了还不甘心买回来了。 要知道,自打过上了极简生活,我已经告别实体书好几个月了,连最珍藏的DK大百科都在孔夫子上卖了二手。现在入书只有两个标准:值得收藏或者绝版。 很显然,这本去年10月才出版的还是韩寒给出的书绝对不符合以上的要求。但是,但可是,我就是喜欢啊,爱不释手啊。大概,它戳到了我的痛点。 平生特别喜欢文字,当然,也可能是心理暗示,因为我妈跟我说当年我抓周的时候抓了只笔。一直以为老天爷给我的职业暗示是作家。 结果,后来写论文写材料成了我的工作,...

显示全文

可能是因为我最近太焦虑了,所以看谁都不太顺眼。 年轻的时候比较在乎别人的眼光和感受,现在一把年纪了,凡事都由着性子来,喜欢便是喜欢,乐于相处;不喜欢是连招呼都懒得打,也不怕被人说礼貌全无的样子。 不知道是越活越明白了,还是越活越糊涂了。 最近没看电影,连那部约稿连篇的《战狼2》也没看,推掉了一个专栏和几个订阅号,其中还一个是我的老相识《电影世界》。 然而,今天让我从焦虑的深山老林里冒头出来的是一本叫做《给青年编剧的信》。 下午听完讲座,到书店里找几本台版的书准备下个月去台湾买回来。结果在在内地出版社的书架前立立整整的看完整本的《给青年编剧的信》,看完了还不甘心买回来了。 要知道,自打过上了极简生活,我已经告别实体书好几个月了,连最珍藏的DK大百科都在孔夫子上卖了二手。现在入书只有两个标准:值得收藏或者绝版。 很显然,这本去年10月才出版的还是韩寒给出的书绝对不符合以上的要求。但是,但可是,我就是喜欢啊,爱不释手啊。大概,它戳到了我的痛点。 平生特别喜欢文字,当然,也可能是心理暗示,因为我妈跟我说当年我抓周的时候抓了只笔。一直以为老天爷给我的职业暗示是作家。 结果,后来写论文写材料成了我的工作,正如我爸说的“咱们社区收发室的大爷也是拿笔杆子的,天天签快递.....”从此后,没有了作家梦,只有坐在家里的梦了。 但是,却养成了不好好说话,一定要写字去怼人的习惯。写影评去怼那些看不上的电影,写毒鸡汤去骂那些看不上的人。 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读过两本书的都敢称学者了,没读过书的都敢写订阅号了。其实想想挺可怕的,越是小丑,越能引人驻足,弄不好还整出一堆粉丝,这怎么培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呀。 我一直觉得文字是有灵性的,是活的。那种不是你模仿或者煞有介事的一装就能装出来的,更不是用一堆理论或者词藻堆出来的。我最怕看一种文章,就是所谓“专家”或者知名人士的文字。尤其是中国这种人情社会,人抬人高捧出来的名气,实则草包的太多太多了。 所以,出门参加活动的时候,好多人给我贴标签“知名这个”“领导那个”,我知名屁啊,就我认识我是谁;我领导谁啊,还不是个打工的岗位。但我特别喜欢琢磨人,写故事。 宋方金,其实我只看过他一本书,就是那本悬疑小说《清明上河图》,还就只看了封皮上的故事梗概。当时我想,不就是本网络小说嘛,能怎样啊。 今晚看了方金老师的书,真是提气有个性的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知道他是中央戏剧学院戏文专业的,但真不知道他这么有风骨啊。 很多人不解我们中戏人,总把中国戏曲学校和中央戏剧学院相提并论。我就不给您科普了。中戏是国家艺术类一级学科教学单位,圈里有句话“做明星去北电(没有诋毁北电的意思,毕竟咱也是考过北电研究生的),学演戏去中戏”。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是这个理儿。大概就是我的学术气太浓了,才不喜欢花了呼哨的东西和假模假式的人。 这本书适合想做编剧的人,从事文字工作的人,甚至适合所有人。这本书貌似是在讲编剧,其实是在讲人生。 世间人有千千万,其实不过是两种人:有见识的人和没见识的人;懂的人和不懂的人。 方金老师告诉那些想写东西的人一个道理:无论电影多么的产业化,写故事的一定是门手工艺术;没有好的创作环境,没有好的行业秩序,写得再好你也没有尊严。” 最后,看似再说编剧的书,其实讲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你若热爱,就别当赚钱的工具,好好干。 本来,已经读完了整本,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恰好扫到了放在这本书旁边的是咪蒙的书,心里咯噔一下子,二话不说付了49大洋买了这本《给青年编剧的信》。因为我想起了刘震云老师的那句话:没见识自觉有见识,不懂装懂,出路只有两条——1、成为傻子;2、成为骗子。 庆幸方金老师依然信奉”真正的作家,是人性的作家,是写根本性的作家”,没有成为一个哗众取宠写毒鸡汤的骗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给青年编剧的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给青年编剧的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