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地合一

一巷子
柯希莫的身上有着很多人都拥有的反叛精神,可是反叛精神在当时的时代就像是蠢蠢欲动的东西淡了会被人抹杀,重了会被人当成异端。而柯希莫的反叛精神在沉闷的生活里,在一切都是规规矩矩,合乎礼仪,合乎身份的家庭里慢慢的显现。

这就像是许多人的一生,循规蹈矩,平庸无常。而柯希莫是与众不同的,他的身上有很多我们现在的人都缺少的东西。正如作者所说的,“我们生活在没有奇迹的世界,人们最简单的个性被抹杀了,而且人被压缩成预定行为的抽象集合体,今天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自我的部分丧失,是全部的丧失,荡然无存。”而我相信现在生活中的人更容易成为“平常人”,而这种“平常”是沦为一种生活奴隶的状态,没有半点的血气。因此,更能看到在柯希莫身上那种闪光的“奇迹”。那种值得羡慕的人格魅力。
并且,翁布罗萨同样也是美丽的近似童话,正片正片的全是树。树上的生活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激发着柯希莫的身上最真实的本性,他与天地合一,与树木同生。而他也变成了像原始人一般,靠打猎为自己制备衣服和帽子,或者是换取新鲜的果实。他在树上看到的世界是通透的,是整一幅完整的动态,有微风吹起,树叶混着阳光一起翻动的关于树叶的海洋,有一切关于树...
显示全文
柯希莫的身上有着很多人都拥有的反叛精神,可是反叛精神在当时的时代就像是蠢蠢欲动的东西淡了会被人抹杀,重了会被人当成异端。而柯希莫的反叛精神在沉闷的生活里,在一切都是规规矩矩,合乎礼仪,合乎身份的家庭里慢慢的显现。

这就像是许多人的一生,循规蹈矩,平庸无常。而柯希莫是与众不同的,他的身上有很多我们现在的人都缺少的东西。正如作者所说的,“我们生活在没有奇迹的世界,人们最简单的个性被抹杀了,而且人被压缩成预定行为的抽象集合体,今天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自我的部分丧失,是全部的丧失,荡然无存。”而我相信现在生活中的人更容易成为“平常人”,而这种“平常”是沦为一种生活奴隶的状态,没有半点的血气。因此,更能看到在柯希莫身上那种闪光的“奇迹”。那种值得羡慕的人格魅力。
并且,翁布罗萨同样也是美丽的近似童话,正片正片的全是树。树上的生活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激发着柯希莫的身上最真实的本性,他与天地合一,与树木同生。而他也变成了像原始人一般,靠打猎为自己制备衣服和帽子,或者是换取新鲜的果实。他在树上看到的世界是通透的,是整一幅完整的动态,有微风吹起,树叶混着阳光一起翻动的关于树叶的海洋,有一切关于树林里生命的活动,那里有四季的嬗变,有一切自然奏鸣的声音。而紧贴在大地上的人们,看到的都是比例失调的景象。所看到的景象同样的影响到看风景的人。或许便是如此,柯希莫才有了“谁想看清尘世就应该同样的保持必要的距离”这样与众不同的想法。
而在树上的柯希莫做着所有正常人可以做的事情,并且能做的比他们更好。他在树上拥有一条猎狗佳佳,并肩“作战”,相互陪伴,而佳佳也为他带来了爱情的契机。因为强盗贾恩·德依·布鲁基也让他爱上了读书,读书阅读变成一种习惯,贯穿一生。他因读书获得的博学也让他结识了许多的优秀人物。他有时候也变成领导者,帮助解决危险的森立火灾。经历父母亲的死亡。用自己在树上特有的优势去打败军队。经历爱情,他和薇莪拉的爱情就像是狂野的一场冒险,他们在树上角逐,他们爱的疯狂而热烈,他们有着不同的爱情观却不懂得如何妥协,那高高在上的骄傲让他们不允许低头,他们用力去爱,用力的崩断了最后的联系,而这段爱情和薇莪拉永久的活在了她的心里。他骄傲的生活在树上,过着精彩的一生,而他的结束同样也是与众不同。
他与众不同,他必定选择一种放飞的方式,如此自由。如此与天地相融。或许这比病死来说真的是个好结局。他也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永不下树。那些他不可名状的理想和誓言,那些他做的最好的事情,都是生活在树上。
生活在树上,让柯希莫成为真的柯希莫,而不仅仅是一个树上的男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树上的男爵的更多书评

推荐树上的男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