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你的眼睛、耳朵、鼻子、手和脑子,会欺骗你哦~

简妮看世界
“看见的世界、听见的世界、闻到的世界、触摸到的世界、相信的世界不一定就真实。”

如果你不相信这句话,那么请先看这个故事吧:

地点:中禅寺家 人物:中禅寺、墩子(中禅寺之妹)、青木(东京刑警)、益田(前刑警)

中禅寺:“益田,假设你现在感到尿急。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完全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这突如起来的离题发展,让紧张的众人都愣住了。益田呆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回答说:”我会借用府上的洗手间。“
“太好了,你不会在客厅这里解决吧?“中禅寺慎重地再次确定。
益田也再次回答:”不会的,不过如果喝得烂醉就不晓得了。“
结果中禅寺扬起一边眉毛,提出不可思议的问题:“个行动是出于你的意志吗?”
“这…当然是出于我的意志啊。”
“是啊,并不是我强制你这么做的。可是不管是在厕所解决,还是在客厅解决,撒尿原本是一种生理现象。如果换作禽兽,不管在哪里排泄,都不会遭到指责。你不是禽兽,而是有理性的人,而一般人不会在客厅做这种亊,所以你不会这么做,对吗?“
”托你的福……吼,不对,你说的没错。“
”这是一种咒术。并没有任何人强制你要在厕所小解, 你却会理所当然地到厕...
显示全文
“看见的世界、听见的世界、闻到的世界、触摸到的世界、相信的世界不一定就真实。”

如果你不相信这句话,那么请先看这个故事吧:

地点:中禅寺家 人物:中禅寺、墩子(中禅寺之妹)、青木(东京刑警)、益田(前刑警)

中禅寺:“益田,假设你现在感到尿急。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完全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这突如起来的离题发展,让紧张的众人都愣住了。益田呆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回答说:”我会借用府上的洗手间。“
“太好了,你不会在客厅这里解决吧?“中禅寺慎重地再次确定。
益田也再次回答:”不会的,不过如果喝得烂醉就不晓得了。“
结果中禅寺扬起一边眉毛,提出不可思议的问题:“个行动是出于你的意志吗?”
“这…当然是出于我的意志啊。”
“是啊,并不是我强制你这么做的。可是不管是在厕所解决,还是在客厅解决,撒尿原本是一种生理现象。如果换作禽兽,不管在哪里排泄,都不会遭到指责。你不是禽兽,而是有理性的人,而一般人不会在客厅做这种亊,所以你不会这么做,对吗?“
”托你的福……吼,不对,你说的没错。“
”这是一种咒术。并没有任何人强制你要在厕所小解, 你却会理所当然地到厕所小解。就算没有任何人监视你,你也会这么做吧。这看似你的意志,其实并不是。“
”这……这样吗?“
 ”因为决定要在厕所小解的并不是你,而是习惯这种诅咒,文化这种咒术。你被下了在厕所排泄是理所当然的咒。“
”哦。那么如果这个咒术解除,我就会变成一个像猫、狗一样随地大小便的人吗?“
“会啊,要试试看吗?”
 “不、不必了。可是……”
“那么,假设我企图要让益田在庭院小解。这种时候,青木,换成你的话,会怎么做?”
青木一脸认真地困惑了相当久,说:”我会请益田在庭院上厕所。“
 ”益田,如果有人这么对你说,你会怎么做?“
 ”吼,我会拒绝吧。不过如果听到理由,心服口服的话,或许会听从。“
”看人家怎么说,或许你会听仍是吧?如果有人说: 我不能吿诉你理由,可是无论如何求求你,然名不断说服你,你会怎么做?“
”看程度吧?如果被人苦苦哀求的话,唔……“
”如果有人威胁说,如果你不在庭院小解,就掐死你的话呢?“
”我会照做。“
”我想也是。在这些情冴,你不是被青木哀求,就是被强制才这么做的,所以并不是你自愿性地做出来的行动。“ 中禅寺说到这里,不怀奸意地笑了。”那么,例如说这样如何?青木和我两个人在客厅。然名我不疾不徐地对青木说:恕我失礼,请转过去一下好吗?然名走向庭院。 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我好像在庭院里小解。青木,你会怎么应对?“
青木好像更加困窘了。“我会问理由——不,我可能 会心想或许有什么理由,默不作声……不知道欸。”
“就算你问我理由,我也闭口不语,不加说明。然后, 我就这样暂时离开了。此时,益田来了。”
益田虽然莫同兴妙,但觉得好像很好玩。“中禅寺先生离开了吗?”
 “对,益田又感到尿急,他起身去借厕所,但是厕所的门却打不开。不管是叫还是敲门,都没有响应,里面好也没有人。于是你一脸苍白地回来了,然后你会怎么做?“
”哦,我会问青木先生吧。说洗手间打不开,问他知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亊?“
”青木,你会怎么回答?“
”咦?哦,我会说,我也不太清楚,可是主人刚才好像在庭院里小解。“
”喏,益田,你会怎么做?你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我会在庭院小解。”
“是吧,等于是你自愿性地在庭院小解了,没有任何人强迫你。这是你靠经验及传闻得到的情报,自己下的判断。”
“是啊情非得已。”
“这个时候,墩子来了。墩子,你会吓一跳吧?”
“会是会……这话题好下流哟。”
“是啊,蛮粗俗的,很没品呢,就算你也会觉得益田是个相当下流的人吧。此时我回来客厅,大骂:混蛋,你在那里干什么?益田,你会怎么辡解?”
“咦?吼,我会说因为厕所坏了,对不起……不,这状况也太惨了吧。”
 一点都不好玩。
“惨到家了呢。但是,这时我却对你们说:我离席时,一直待在厕所里,因为肚子痛才没有出声,可是就算感觉不到有人,我也是在厕所里。然名我更加愤怒地指责说: 你这家伙只要有人在厕所里,就会满不在乎地在别人家院 子里小解吗?”
“可是……青木先生他说……”
“那个时候,我兴实是用在庭院里用小解的姿势给盆栽浇水。益田会责怪误会的青木吗?青木既没有强迫你,也没有求你。他只是搞错了,完全没有说谎哦。”
“那,我就成了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东西了……”
 被墩子轻蔑,还把中禅寺骂了。
“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

这就是中禅寺的目的,想要让益田出丑。中禅寺的证词都是假的,但是益田不知道,青木也不知道,可是益田却按照中禅寺的企图,做出了违反常规的行动。因为他轻易地相信了其他人的经验和传闻,而青木之所以会弄错,就是因为他轻易的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墩子会觉得益田很下流,也是因为他轻易的相信了眼睛。可见,眼睛、耳朵、脑子都不可靠。

这是《络新妇之理》一书中的一个简单插曲。在书中,中禅寺是一位阴阳师(除魔人),智慧超群,当然不会陷入五官和脑子设置的陷阱。为了区分假象,接近真相,中禅寺是怎么做的呢?

首先要区分事实和意见。事实是客观的、真实的,而意见是主观的、虚拟的。例如木杨问麻田老板,看到过凶手的样子吗?麻田说自己有夜盲症,看不清,但是却又说闻到受害者穿了高档的和服。麻田老板似乎说的是事实,但实际上,她并没有夜盲症,只不过拟造了事实,歪曲了真相而已。

其次,要谨慎地运用推理。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断定不同事件之间彼此有因果联系。要想建立因果联系,只需要引入一种理论、捏造一种道理就可以了。例如根据犯罪理论,凶手应该在凶杀时间在场,而小千代的丈夫看到了小千代和一位陌生男子进房以后,该男子出来了,小千代一直没有出来,期间也没有其他人进出,后来警察来了,发现小千代已经遭遇毒手,所以警方推断这名男子就是杀害小千代的凶手。但是事实上凶手很早就潜入了房间,并且等待这名男子出来以后,杀害了小千代,然后趁小千代的丈夫不注意的时候,溜出了房间。

最后,还要明确地区分事实与推论。把自己的结论留给听的人判断,不要模糊事实和推论,误导别人。青木告诉益田,刚才中禅寺在庭院里小解,很显然就是自己的推论,他忽略了事实,直接把推论当成事实,告诉了益田,让益田出了大丑。

正如《名侦探柯南》说的:真相只有一个。我们的生活中,也处处都有各种意见和事实混淆不清。比如你的朋友跟你说某某是个恶毒的人,你告诉你的孩子说他是充话费送的,你看天气预报说明天会天晴,结果第二天突然刮台风了……而也许一个错误的判断就会产生蝴蝶效应,让你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络新妇之理(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络新妇之理(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