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永恒存在于记忆的沙滩

一步

或许命运就是这般无常,在你没有准备的某一天突然带走某样东西,或改变某种事情,你没法接收也同样无法拒绝。

我有过一只狗,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还记得爸爸把他带回家,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心,兴奋,不可思议。或许我不该说不可思议,因为在现实层面上说他也跟别的中华田园犬并无区别,但或许是因为他太可爱,太活泼,也或许是因为归属感,他属于我,这使我欣喜若狂。

我给他起名叫嘟嘟,很可爱,因为他小小的身子裹了一圈褐色绒绒的毛,两只眼睛又大又亮,他看着你时,似乎他的世界只有你,奇妙的感动。

他生病了,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妈妈把他丢了出去,在那时候我没有发言权,也知道这是很理智的行为,因为几乎没有人会为了一只狗看医生,但我很幸运,他回来了,自己回来的,但他的病并没有好,没有奇迹。他的身边围绕着烦人的苍蝇,他不再吃东西,他日渐消瘦。他回来了,妈妈没有再丢他,或许妈妈也舍不得的。一场意外,邻居家的小孩来我家玩,嘴里喝着奶粉,走的时候,忘了带走,妈妈把奶粉倒在了院子里,在他附近,我看见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眼中燃起火焰,跟妈妈要了钱,买了罐奶粉,我喂他,他有不喝了,我以为看到的是一个...

显示全文

或许命运就是这般无常,在你没有准备的某一天突然带走某样东西,或改变某种事情,你没法接收也同样无法拒绝。

我有过一只狗,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还记得爸爸把他带回家,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心,兴奋,不可思议。或许我不该说不可思议,因为在现实层面上说他也跟别的中华田园犬并无区别,但或许是因为他太可爱,太活泼,也或许是因为归属感,他属于我,这使我欣喜若狂。

我给他起名叫嘟嘟,很可爱,因为他小小的身子裹了一圈褐色绒绒的毛,两只眼睛又大又亮,他看着你时,似乎他的世界只有你,奇妙的感动。

他生病了,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妈妈把他丢了出去,在那时候我没有发言权,也知道这是很理智的行为,因为几乎没有人会为了一只狗看医生,但我很幸运,他回来了,自己回来的,但他的病并没有好,没有奇迹。他的身边围绕着烦人的苍蝇,他不再吃东西,他日渐消瘦。他回来了,妈妈没有再丢他,或许妈妈也舍不得的。一场意外,邻居家的小孩来我家玩,嘴里喝着奶粉,走的时候,忘了带走,妈妈把奶粉倒在了院子里,在他附近,我看见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眼中燃起火焰,跟妈妈要了钱,买了罐奶粉,我喂他,他有不喝了,我以为看到的是一个幻象,我不信,我强迫他必须喝,一边灌眼泪一边流,后来他似乎习惯了,开始接收奶粉,但身边的苍蝇太烦人,爸爸帮忙做了一个网罩,他好了,他逃过了这一劫,谢天谢地。

无法接受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什么时候出去的,什么时候回来?我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我只知道他再也没有回来,我一直做梦,梦见森林里,他保护了我,我走了,他再也没回来过。眼泪无可抑制的流下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莉莉和章鱼的更多书评

推荐莉莉和章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