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ile Lives Fragile Lives 评价人数不足

又一本eye-opener

lowai
2017-07-31 17:50:58
这本是心外科医生Stephen Westaby写的手术故事, 读的时候自己难免和和Henry Marsh的讲述神经外科手术的Do No Harm一书比较.

Westaby有很多新创的, 在英国第一例的心脏手术, 他在书里也阐述了数个这样的例; 所以该书的大多数故事都是特别困难的病例. 每个病例也都写得很详细, 如何操作, 先打开什么暴露什么然后再在哪里切开等等; 也叙述了为何某个方法不行, 有何危险, 缺医短药的时候如何撑过困难期以及手术后突发恶化又要如何处理, 确实令人大开眼界. 有些故事确实有点thriller的味道. 与之相比, Do No Harm一书的手术读起来更加常规, Marsh在持刀的时候也未遇到什么困难; Do No Harm里大多手术都是年龄较大病人的脑癌, 所以探讨终极关怀之类的philosophical heft很多; 这本fragile lives的病例多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 所以病人年龄都很年轻 (好几个婴儿/儿童), 还有一些神志不清的事故伤员, 不太和终极关怀沾边.

本书的故事都很出色, 有些令人印象特别深刻: 被贩卖的脑部受伤的无法言语的母亲带着其心脏病婴儿四处东奔西逃要救其孩子; 带有某种心脏肿瘤基因的妇女接受了5次心脏手术; 先天动脉瓣不全的孕妇在未生产的情况下接受手术和一个等待另一个接受心肺移植



...
显示全文
这本是心外科医生Stephen Westaby写的手术故事, 读的时候自己难免和和Henry Marsh的讲述神经外科手术的Do No Harm一书比较.

Westaby有很多新创的, 在英国第一例的心脏手术, 他在书里也阐述了数个这样的例; 所以该书的大多数故事都是特别困难的病例. 每个病例也都写得很详细, 如何操作, 先打开什么暴露什么然后再在哪里切开等等; 也叙述了为何某个方法不行, 有何危险, 缺医短药的时候如何撑过困难期以及手术后突发恶化又要如何处理, 确实令人大开眼界. 有些故事确实有点thriller的味道. 与之相比, Do No Harm一书的手术读起来更加常规, Marsh在持刀的时候也未遇到什么困难; Do No Harm里大多手术都是年龄较大病人的脑癌, 所以探讨终极关怀之类的philosophical heft很多; 这本fragile lives的病例多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 所以病人年龄都很年轻 (好几个婴儿/儿童), 还有一些神志不清的事故伤员, 不太和终极关怀沾边.

本书的故事都很出色, 有些令人印象特别深刻: 被贩卖的脑部受伤的无法言语的母亲带着其心脏病婴儿四处东奔西逃要救其孩子; 带有某种心脏肿瘤基因的妇女接受了5次心脏手术; 先天动脉瓣不全的孕妇在未生产的情况下接受手术和一个等待另一个接受心肺移植的病人的心脏用于移植的患者(domino heart)的手术. 后两者都是和时间赛跑, 蛮有thriller的味道.

与Do No Harm相比, 这本书对NHS的bureaucracy的抱怨少很多, 只是在某些案例里提到了没医没药资源分配不均不愿意尝试新技术的情况, 和在结尾的时候稍提一下对NHS的不满, 例如让senior surgeons学CPR和以透明为由公开每个医生的death rates. 病重的人自然会死, 而且大多数是术后护理不当而不是手术造成的死亡. 后果就是"now no one wants to be a heart surgeon". 因为手术死的病人也有, 但这是不可避免的, 可避免的是因为facilities, teams, equipment不够好而带来的不必要的死亡. 在acknowledgement的最后Westaby激动地喊"Bury the blame-and-shame culture and give us the tools to do the job!"

读完这本书和Do No Harm, 真的有一种看着手术大进步时代逝去的忧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