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围城 8.9分

人就这样了,吗

一撇一个米
我本来以为我只喜欢那种充满宏大想象的,不存在的故事,或者是被冠以“伟大“的作品,仿佛读完,自己也升华了,可以忘乎所以一下。《围城》不是那一类,我曾经读了一些,然后放在角落。一年过去了,我再读一遍,我意识到,《围城》写的,就是普通的故事,钱先生用极其精妙的语言,编织出人与人关系的密网,不管我知道还是不知道,我都是被缚的苍蝇,或者,用书的标题,围城里的人。
        方鸿渐不是一个勇士,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如果有,就是他自己的矛盾冲突和他的懦弱的结合,我看的时候,为他觉得气,可能是读者对主人公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惯性。但是他不坏,不令人讨厌。我想这个特征可以用在很多人身上。赵辛楣在和方鸿渐说两个同行人的坏话时,评价方鸿渐”不令人讨厌,可是全无用处“。方鸿渐后来自己想,”闷闷不乐,不懂为什么说话坦白算是美德“。我在和自己说话时,刻意忽略自己不想知道但已经知道的事实,总是塑造着一个理想的自己。坦白来说,我常常有被锁着手脚的感觉,现在我难以说出我想做的事,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吧。做一个麻木的人总比自我冲突好。
        ...
显示全文
我本来以为我只喜欢那种充满宏大想象的,不存在的故事,或者是被冠以“伟大“的作品,仿佛读完,自己也升华了,可以忘乎所以一下。《围城》不是那一类,我曾经读了一些,然后放在角落。一年过去了,我再读一遍,我意识到,《围城》写的,就是普通的故事,钱先生用极其精妙的语言,编织出人与人关系的密网,不管我知道还是不知道,我都是被缚的苍蝇,或者,用书的标题,围城里的人。
        方鸿渐不是一个勇士,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如果有,就是他自己的矛盾冲突和他的懦弱的结合,我看的时候,为他觉得气,可能是读者对主人公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惯性。但是他不坏,不令人讨厌。我想这个特征可以用在很多人身上。赵辛楣在和方鸿渐说两个同行人的坏话时,评价方鸿渐”不令人讨厌,可是全无用处“。方鸿渐后来自己想,”闷闷不乐,不懂为什么说话坦白算是美德“。我在和自己说话时,刻意忽略自己不想知道但已经知道的事实,总是塑造着一个理想的自己。坦白来说,我常常有被锁着手脚的感觉,现在我难以说出我想做的事,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吧。做一个麻木的人总比自我冲突好。
        其实书里的描写反而不是明晃晃的悲哀,像我上面那段悲观的话,书里的描写,是幽默的,有时候近乎于刻薄,嘲弄着世故的同时,来一点飘缈缈的难过。引经据典的事我就不做了,要不然就是,反了套路,《围城》讽刺了那些说话总带词条的家伙,然后我又带着词条来评论它,挺讽刺的。
        我看到了除却悲伤之外的解决办法。我觉得我现在想的,不知不觉总会刻意一点,就像书里面那些卖弄口才的学生,能表达的很少,虽然我认为以后我也不会总说太多的话。我自己若遇上芝麻大点的事情,表现得反而是面红耳赤,动则情绪失控。回想起来,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句话虽俗但是,很合适说,我总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故事里的人,这回我是方鸿渐的故事里的闲人,结果方鸿渐平庸得不能再平庸,那我就很慌了,因为他做不到,我看着,我和他一样,遇到事情无助懦弱,没有事情就随大流,我也做不到。说了那么多,平庸不是才学上的意思,是原始人就流传下来的社会契约的,所谓英雄,总有打破它的本事,可没什么人能有,写英雄故事的人也没有。
        据说钱先生本人多年以后看《围城》,是骇且笑的,我不知道多年以后再看会怎么样,先埋个伏笔,我承认我刻意没有说太多,怕以后的我嘲笑我现在说的话,这是一定会发生的。总之,人就这样了,生活不是围城,我可以不做城中之囚,我可以不说我不想说的话,世故我不想世故的人。 哈哈,“人就这样了“这句话,很好笑啊。不知道方鸿渐有时候会不会问一问自己,人就这样了,吗?
2017/7/31 zyx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围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围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