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化树 绿化树 8.1分

书中自有黄金屋

Xiao
大学一年级时,我们有一门专业基础课《政治经济学》,当时用的教材是蒋学模老师编写的。我在学习这门课之外,去图书馆借阅了我读的第一部经济学经典原著《资本论》。

之所以读《资本论》,是因为中学时看过很多张贤亮的作品,像《绿化树》里,他用了很长的篇幅写到章永璘读《资本论》的思考,写得非常令人神往。我认真看过好多遍。

张贤亮本人就在多舛的命运中,多年一直反复读《资本论》,因为这是马克思的著作,所以没有成为禁书,可以合法阅读。他在小说里磅礴而出的,是太多自己真实的经历。

《绿化树》里有很多吉光片羽式的句子,对我影响很深。比如,他说,“人身最不自由的地方,思想的翅膀却能自由地飞翔”。此话让我年少的我陷入沉思,反复琢磨其中的意思,意识到独立思考的重要,立志要多读书多想,让自己思想的翅膀得以翱翔。

对我,这是比进入大学以后知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更早的启蒙。

大一啃《资本论》,其实比较痛苦,看了一阵看不下去。后来又找了郭大力、王亚南的版本,不断续借,又请同学帮忙续借,耐心的花了快两个学期的时间,才啃完了三卷本,又把第一卷读了第二遍。

当时在给中学同学的信里...
显示全文
大学一年级时,我们有一门专业基础课《政治经济学》,当时用的教材是蒋学模老师编写的。我在学习这门课之外,去图书馆借阅了我读的第一部经济学经典原著《资本论》。

之所以读《资本论》,是因为中学时看过很多张贤亮的作品,像《绿化树》里,他用了很长的篇幅写到章永璘读《资本论》的思考,写得非常令人神往。我认真看过好多遍。

张贤亮本人就在多舛的命运中,多年一直反复读《资本论》,因为这是马克思的著作,所以没有成为禁书,可以合法阅读。他在小说里磅礴而出的,是太多自己真实的经历。

《绿化树》里有很多吉光片羽式的句子,对我影响很深。比如,他说,“人身最不自由的地方,思想的翅膀却能自由地飞翔”。此话让我年少的我陷入沉思,反复琢磨其中的意思,意识到独立思考的重要,立志要多读书多想,让自己思想的翅膀得以翱翔。

对我,这是比进入大学以后知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更早的启蒙。

大一啃《资本论》,其实比较痛苦,看了一阵看不下去。后来又找了郭大力、王亚南的版本,不断续借,又请同学帮忙续借,耐心的花了快两个学期的时间,才啃完了三卷本,又把第一卷读了第二遍。

当时在给中学同学的信里,还写到过自己读《资本论》,那时候我们靠手写信和不多的电话联系,不知道为什么消息灵通却不亚于现在的朋友圈。寒假回家,人人见到我,都问《资本论》读得怎么样了,我说没有读完,但是《政治经济学》考了年级第一。

我们在我奶奶家打牌,我和一位北京读书的同学在牌局之外靠在窗前聊天,他说他知道我读《资本论》,也从图书馆借了来读,读得挺痛苦,我先建议他换郭大力的版本,又说其实我也没有读完,我们不如相约吧,下学期一起读完它。

初夏时,我从上海写信给他,说我读完了,打算把第一卷再读一遍。他说他也快了。此后,好几年,我们经常这样共读,互相鼓励,互相推荐书,写信交流感受,一起读了不少书。从微观、宏观经济学、管理学、当时名噪一时的德鲁克文集......杂七杂八,自己专业和专业以外的书都读,那种把年轻的求知激情慢慢融入时间的感觉真好。

大学里的朋友跟中学时不太一样,表面不那么亲密,我喜欢上了独来独往,在教室、图书馆和寝室之间匆匆来去,但是我慢慢的也交到了些精神上非常有共鸣的朋友,甚至跨了好几个不同的专业。

某节选修课上,我大学时代最重要的朋友之一谨出现了,她在我旁边坐下,冲我点点头,我一见就很喜欢她。后来我才明白,她跟我莫名气质挺像的,甚至长得也有点像,我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

之后跟着她混了不少哲学系的课,读了不少以前没有接触过也没有想过的书,主要是文史哲的,豁然又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后来谨走的是学术之路,在国内国外读到了最高的学历,做了大学老师,待在离纽约不太远的纽黑文。我有时候会去找她,经常线上跟她聊聊天。看到她想到她,觉得好高兴啊,就像是自己的另外一个理想实现了似的。

那时候,如果在食堂遇到那几个谈得来的朋友,我们坐在一起,端着喝汤的不锈钢碗,在周围的嘈杂中认真说起在读什么书,在想什么问题.....我会恍然想起《绿化树》里,章永璘要离开劳改农场时,和他的病友,一位哲学系讲师,穿着劳改农场的服装,托着装着稀汤的饭盆,温文尔雅的、俨如在鸡尾酒会上,以学者般的风度来聊个人和国家的前途命运。

幼稚的二十岁!可就是带着这点幼稚,认认真真的度过了一段青春的时光。我觉得这是我一辈子无形的财富。

书中自有黄金屋,可读书究竟能不能带来有形的财富呢,能直接赚到钱呢?当然也可以,但好像是不为赚钱去读书,不为赚钱去决策时,会更轻松一点。

有一个特别有趣的例子,我有一位多年的朋友,是酷爱读书,爱思考的一个人,人称脑容量特别大,读书很多,过目不忘,个性又特别自由。她喜欢哈耶克,对货币的去中心化学说倾心不已,所以当年比特币出来没多久,她就买了一批,作为纪念,表达对哈耶克的敬仰,对未来趋势的认同,还热情的劝说我们朋友也买,有些人买了,有些人没买,还有些人买了捂了两年,看到涨了点就卖了.......

嗯,现在比特币又是什么价格呢?而且这位朋友还不打算卖,她说,我的本意为了收藏和纪念买的,我干嘛要卖呢,我又不缺钱花,我也花不了那么多钱。

其实张贤亮后来基本不写作了,成为了一个商人,虽然他的小说真的很好看啊,既有才华又有思考。他曾经写过那么多好作品,而且和他同时代的很多作家一样,行文里有一种欧风,有一种模仿苏联文学的磅礴、深沉和激情。

写到这里想到苏联文学,情不自禁又有冲动去读一读,读不了长篇,至少可以读一读契科夫吧,尤其是还有汝龙的译本。想起这些,真心觉得此生太富有了,书本身就是黄金一般的存在啊。
而不写小说,成为商人的张贤亮做得也很不错,他在宁夏那么偏僻的地方,做了国内最早的影视城,后来他也成为了作家富豪,资产以亿计。

他自己多次说到,《资本论》对他影响深刻,让他不断思考社会发展规律,在非常年代里相信当下是不会长久的,对未来有所信心,熬过苦难,而在社会急剧变革的时期,把握趋势,做出符合规律的选择。

现在很多家长都重视孩子的阅读,也想到要对孩子进行财商教育,经常有人会问我给孩子读什么书,来实现以上目的。我有些语塞,我最早了解股市,是小学四五年级从茅盾的《子夜》里,对经济学最早的一点兴趣,是从张贤亮的书里萌发思考的,我后来真的去读了《资本论》,读了很多书,拿到了经济学的学位,好像每一本书都有用,也好像每一本书都没直接用用处。

可以简单粗暴的开一个书单吗?好像也可以,但是这样读出来的书,应该是孤立的,是缺乏线索的吧。其实我自己没有怎么照着书单读过书,我都是不成体系的乱读,但是读很多很多,慢慢的也就把该读的涵盖了,可是那些不必须读而读了的书,倒好像让我更受益。

所以在某个群里,大家说起对孩子的财商教育,我说,理财是雕虫小技,真正有价值的是经济学眼光和经济学思维,能帮助你在社会变动大的时候,做决策时认清规律,找到社会运行的轨迹,毕竟一切的努力,都比不上方向正确的选择。

然后我讲了我少年时读张贤亮,大学读《资本论》的往事,很快就有人私下问我,读《资本论》是不是读英文原著更好呢?张贤亮你读了哪些呢,全部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多我可以回答《资本论》原著应该是德文的,但是其他的回答我无力承担。我是一个很少敢开书单的人,因为我知道急着要书单的人,可能有太多期待太直接的目的,是“书单”本身根本无法承载的。

我刚工作的时候,难得去过宁夏出差,还特意抽时间去了张贤亮的影视城逛了逛。得从银川坐车一个多小时,匆匆走了一走,我不为风景而来,只是为了多年的一个念想。

前几年我收到一封邮件,来自当年和我一起读《资本论》的那位同学,打开来居然是一篇张贤亮的文章,据说是他最后的遗作,发表在《南方周末》上,标题叫做《雪夜孤灯读奇书》。

我想,奇书是哪本呢,对他来说,应该是《资本论》吧,一看果然是啊。

一生跌宕多舛,一世盛名和财富,最后惦记的也只是雪夜孤灯下读过的奇书。

他在结尾写到,“抚摸我精心读过的几本书,我以为最值得留恋的是那时读书的激情”。

我到垂垂老矣的时候,也能说自己精心读过一些书,最值得留恋的是曾经读书的激情,就很幸福了。对我来说,可能还有更多的一点幸福吧,就是还有一起读书的、惺惺相惜的朋友们。

最近写在公号上的一篇文,特意贴在《绿化树》页面来,感谢此书曾经对我的影响。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绿化树的更多书评

推荐绿化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