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与猫 文人与猫 9.1分

这些与猫的故事,折射了那个时代的文人风范

长江新世纪

(作者:周佳昕)

历代文人描写过的动物之中,猫也是最常见的一种,可能因为或多或少,文人都能在猫的身上找到一点自己的影子,欣慰与哪些相似之处,难免对于猫平添喜爱。

文人偏爱坦荡的心境,宁可在人群之外享受孤独,也不愿委屈自己阿附他人。而猫也是这样,即使为了生计偶尔撒娇乞食,但是很少有人能做猫的“主人”,因为猫自己从不承认。猫第一眼就知道你喜不喜欢它,但是它一点儿也不在乎,光是这一点不在意他人眼光的豁达,就颇有“文人大家”的风范了。

所以,看名家谈猫,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他们笔下的猫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儿本人的色彩,再加之猫存在于他们的日常生活,所以看他们写猫,一定意义上也是从猫看他们的生活态度。

鲁迅先生就是一个典型,他不爱猫,甚至有点仇猫,但这并不妨碍他把自己同猫的故事记录下来。有时还不忘借此讽刺当下。作为他的猫,时刻都要有被调侃的觉悟,也幸得它们一点儿都不在乎。

“猫的偷鱼肉,拖小鸡,深夜大叫,人们自然十之九是憎恶的,而这憎恶是在猫身上。假如我出而为人们驱除这憎恶,打伤或杀害了它,它便立刻变为可怜,那憎恶倒移在我身上了。所以,目下的办法,是凡遇猫们捣乱,至...

显示全文

(作者:周佳昕)

历代文人描写过的动物之中,猫也是最常见的一种,可能因为或多或少,文人都能在猫的身上找到一点自己的影子,欣慰与哪些相似之处,难免对于猫平添喜爱。

文人偏爱坦荡的心境,宁可在人群之外享受孤独,也不愿委屈自己阿附他人。而猫也是这样,即使为了生计偶尔撒娇乞食,但是很少有人能做猫的“主人”,因为猫自己从不承认。猫第一眼就知道你喜不喜欢它,但是它一点儿也不在乎,光是这一点不在意他人眼光的豁达,就颇有“文人大家”的风范了。

所以,看名家谈猫,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他们笔下的猫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儿本人的色彩,再加之猫存在于他们的日常生活,所以看他们写猫,一定意义上也是从猫看他们的生活态度。

鲁迅先生就是一个典型,他不爱猫,甚至有点仇猫,但这并不妨碍他把自己同猫的故事记录下来。有时还不忘借此讽刺当下。作为他的猫,时刻都要有被调侃的觉悟,也幸得它们一点儿都不在乎。

“猫的偷鱼肉,拖小鸡,深夜大叫,人们自然十之九是憎恶的,而这憎恶是在猫身上。假如我出而为人们驱除这憎恶,打伤或杀害了它,它便立刻变为可怜,那憎恶倒移在我身上了。所以,目下的办法,是凡遇猫们捣乱,至于有人讨厌时,我便站出去,在门口大声叱曰:“嘘!滚!”小小平静,即回书房,这样,就长保着御侮保家的资格。其实这方法,中国的官兵就常在实做的,他们总不肯扫清土匪或扑灭敌人,因为这么一来,就要不被重视,甚至于因失其用处而被裁汰。我想,如果能将这方法推广应用,我大概也总可望成为所谓“指导青年”的“前辈”的罢,但现下也还未决心实践,正在研究而且推敲。”

相比之下,丰子恺先生可算是十足的爱猫者了,不光文字,先生画猫的功力也是一绝,几十幅漫画,形象生动,猫的百态全然活现于纸上。看似猫是画中配角,但是正是因为有了猫的陪衬,生活才有了更多的味道。先生曾说过“世间的大人都为生活的琐屑事件所迷着,都忘记人生的根本”。

客人偶尔来访觉得猫咪可爱,是因为不用承担喂养、收拾猫咪的日常。世事皆有两面,就如同我们看到文人流芳百世,一字一句被称颂膜拜,却从未了解他们的生活本身。

文革时期,丰子恺先生就因为一篇《阿咪》文中用了“猫伯伯”一词,就被有心人当成把柄,给他扣上了不尊重毛主席的罪状,以致先生难逃文革的迫害。但是先生并没因此“降罪”于猫,毕竟这些毛茸茸的小家伙,曾伴他看过四季轮转,共度乱世升平。

我本身也是极喜欢猫的,虽然在猫的身上你很难得到如同狗那般的忠诚专一,但是特立独行如它们,总能给人意外的惊喜。可能正是因为它们的生性高冷,偶尔一次的亲近撒娇才意外可贵,很多时候只要你用心观察,从猫的身上总能有所收获。

钱钟书先生就曾对猫有过极高的赞誉:“猫是理智、情感、勇敢三德全备的动物:它扑灭老鼠,像除暴安良的侠客:它静坐念佛,像沉思悟道的哲学家:它叫春求偶,又像抒情唱歌的诗人。”

爱猫也好,嫌猫也罢,所有好坏评说无非在于我们的心态。如这些名家文人一般,只要我们用心其观察生活,体会生活,无论是巍峨壮阔如高山大海,还是狡黠灵巧如一只小猫,都是一份礼物,让我们忙碌而平淡的生活,能多一抹别样的色彩。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人与猫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人与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