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之于历史学的时代意义

599245819_WU

《历史》不愧是西方历史学的开山之作。虽然其中记载的许多事件与其说是史料还不如说是故事,但我觉得我们并不能对此太过苛求。我们现在认为历史学家应当力求记录和还原真相,但希罗多德作为两千多年以前的人,我们不能以今天的标准去评判他。在历史学初现端倪的当时,历史学家的任务我觉得不应该是记录和还原真相,而应该是把神力和人事区分开,毕竟任何学科都不可能一下就建立得很成熟,而这一点希罗多德已经做得很好了。虽然书中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神谕,希罗多德也承认神谕很多时候是相当准确的(好像他是在第九卷中这么说的,我现在回过去看找不到这句话出现在哪里了),但神谕很多时候不是事件成败与否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如果把书中所有关于神谕的部分全部去掉,整本书还是完整的,因为希罗多德对于其中大多数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出现这样的结果的原因都作了较为详细的分析,我们可以认为神谕在其中不过是起到了心理暗示和背景衬托的作用。书中极少有提到神直接借助自己的神力插手战争从而使胜利的天平向某一方倾斜的情况,有不少提到这样的情况的地方也只是希罗多德对民间传说的记载,他还会在后面写上“我是不信的这样的话”。我看到的仅有的两处希罗多德不是为了记...

显示全文

《历史》不愧是西方历史学的开山之作。虽然其中记载的许多事件与其说是史料还不如说是故事,但我觉得我们并不能对此太过苛求。我们现在认为历史学家应当力求记录和还原真相,但希罗多德作为两千多年以前的人,我们不能以今天的标准去评判他。在历史学初现端倪的当时,历史学家的任务我觉得不应该是记录和还原真相,而应该是把神力和人事区分开,毕竟任何学科都不可能一下就建立得很成熟,而这一点希罗多德已经做得很好了。虽然书中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神谕,希罗多德也承认神谕很多时候是相当准确的(好像他是在第九卷中这么说的,我现在回过去看找不到这句话出现在哪里了),但神谕很多时候不是事件成败与否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如果把书中所有关于神谕的部分全部去掉,整本书还是完整的,因为希罗多德对于其中大多数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出现这样的结果的原因都作了较为详细的分析,我们可以认为神谕在其中不过是起到了心理暗示和背景衬托的作用。书中极少有提到神直接借助自己的神力插手战争从而使胜利的天平向某一方倾斜的情况,有不少提到这样的情况的地方也只是希罗多德对民间传说的记载,他还会在后面写上“我是不信的这样的话”。我看到的仅有的两处希罗多德不是为了记载民间传说而提及的灵异事件分别是 § 1.175 的“每当这个民族本身或是他们的邻人要遭遇到不幸的事件的时候,雅典娜神的女祭司就会长出一大把胡须来”和 § 8.37 的“武器自己竟跑出来到神祠的前面”。由此观之,希罗多德明显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跳出了神话和史诗的束缚,拉开了历史学的大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希罗多德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希罗多德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