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中的矛盾冲突

Hermes Tu

浅浅读罢这本巨著,很难说其中蕴含复杂而深刻的哲理,但却以丰富的情节与生动的刻画震撼着读者的内心。 和《巴黎圣母院》相比较,我觉得以我对这本书的时代背景的了解可能更加有助于我理解本书的情节背后所表露的情感。作者并不批判,对对立的事物评价中肯,然而在善与恶,光明与黑暗,坚持与妥协的一系列矛盾冲突中表现出了一种更为深远的发问。序言中提到,在任何一个存在愚昧和贫穷的时代,都需要这本书,然而在这样主观性的预设下,如此绝对的时代会存在吗?联系作者所处的时代可以想象,这是在用一个多么巧妙的方式嘲弄历史,拷问时代。人是生而自由,却又无所不在枷锁之中的。本书中的自由是人选择向善的权利,而枷锁是社会偏见与歧视所导致的被选择。这个矛盾,贯穿全书始终。这篇巨著符合所有时代的条件在于,它是基于人本的,它是考量人的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的。选择与被选择,除了体现在人与社会上,还体现在当权者与起义者,即旧社会精英与新思潮的碰撞上。从历史的不连续性上讲,很难说下一个时代相较于前一个时代是进步的。而毫无疑问的是,这种冲击所引起的一系列社会后果。比如1789年革命所导致的由“自由、平等、博爱”思潮到散漫、无序、混乱的共和...

显示全文

浅浅读罢这本巨著,很难说其中蕴含复杂而深刻的哲理,但却以丰富的情节与生动的刻画震撼着读者的内心。 和《巴黎圣母院》相比较,我觉得以我对这本书的时代背景的了解可能更加有助于我理解本书的情节背后所表露的情感。作者并不批判,对对立的事物评价中肯,然而在善与恶,光明与黑暗,坚持与妥协的一系列矛盾冲突中表现出了一种更为深远的发问。序言中提到,在任何一个存在愚昧和贫穷的时代,都需要这本书,然而在这样主观性的预设下,如此绝对的时代会存在吗?联系作者所处的时代可以想象,这是在用一个多么巧妙的方式嘲弄历史,拷问时代。人是生而自由,却又无所不在枷锁之中的。本书中的自由是人选择向善的权利,而枷锁是社会偏见与歧视所导致的被选择。这个矛盾,贯穿全书始终。这篇巨著符合所有时代的条件在于,它是基于人本的,它是考量人的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的。选择与被选择,除了体现在人与社会上,还体现在当权者与起义者,即旧社会精英与新思潮的碰撞上。从历史的不连续性上讲,很难说下一个时代相较于前一个时代是进步的。而毫无疑问的是,这种冲击所引起的一系列社会后果。比如1789年革命所导致的由“自由、平等、博爱”思潮到散漫、无序、混乱的共和国革命临时政府的演变。法国革命前后近一百年,雨果作为时代的思想者,以敏捷的目光捕捉到了变革最根本的顽疾。变革最不稳定的元素,是人。拿作者本人来说,他自身在其一生就多次变换政治立场。这本巨著正是他被流放之时写就的。革命,意味着满腔热血,英勇无畏;也意味着不计后果,心血来潮。计划再详尽的革命也会产生出人意料的影响和变化。而小说中既不批判共和党人的激进起义,也不肯定保皇派的正统守旧,最大限度地维持了冲突的延续,给读者更加深刻的思考。我想说的是,恰恰是这种中立,使我们清楚地,而不再局限于辉格派历史观的影响,看到“革命就是进步”这一论调的破产。对于时代而言,我们需要站到时代的角度去说话。政府镇压不意味着反动,也可能是维护和平;革命者不意味着进步,也可能是政治投机。作者用大约四分之三的笔触,揭露了各时代共有的社会底层矛盾;又用四分之一的篇幅,刻画了那个时代所独有的革命性质的迷失。 然而具有可借鉴性的是,这种革命性的,狂热的“进步”思潮至今仍未退去。前段时间《倒车》一文曾引起我的不安,实际上是,依我一位朋友的说法,对现状不满的知识分子与政治投机者的结合。当知识与权力结合时,事情往往会变得复杂。在这样一场仍然潜伏的可能的“内战”中,我们应该头脑清醒地意识到,像主人公让一般,不攻击并尽量救人,是明智的选择。 被选择的,还需要慢慢改变,但至少,我们还有选择的权利。苦难,或许我们无法避免,但至少,我们有向善的责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悲惨世界(上中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惨世界(上中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