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求诸己,还应上下求索

菟湄
以人与动物的情感为题材的故事很多。但是如果单单以两者的感情为题材,就会流于浅薄,像言情小说般,仅能满足部分年龄段、部分特殊喜好群体的需要。在国内,有《而我只有你》等,那些言情小说家含情的表述,说实话腻得紧要。如果仅讨论人类与动物之间本性的差距——人类社会的冷酷和动物本性的纯真——并由此达到人性的皈依,倒是能以小见大,不过题材也已经用烂。当然还有很多治愈系的动物电影。而《莉莉与章鱼》则是在努力实现对动物进行拯救的时候,获得对自我的救赎。
      在看到本书一半的时候——的确是一半,因为当时觉得实在不耐,于是翻看了一下页码,“才一半”!——它仍然是平平无奇的,不过正如其他人所说,后半部分后劲也很足。
      美国的文明就是这样脆弱,它一方面让人依赖科学——政府报销的心理咨询、安定药物;另一方面又让人无所敬畏——对咨询过程的腹诽、对药物的滥用。套用我们的流行话语,“一副看不惯却又不得不依赖它的样子”。
      而我,坚信对一个人或一个动物、一个物品的独有爱不会让人变得伟大,变得自我超越。正如弗洛姆所...
显示全文
以人与动物的情感为题材的故事很多。但是如果单单以两者的感情为题材,就会流于浅薄,像言情小说般,仅能满足部分年龄段、部分特殊喜好群体的需要。在国内,有《而我只有你》等,那些言情小说家含情的表述,说实话腻得紧要。如果仅讨论人类与动物之间本性的差距——人类社会的冷酷和动物本性的纯真——并由此达到人性的皈依,倒是能以小见大,不过题材也已经用烂。当然还有很多治愈系的动物电影。而《莉莉与章鱼》则是在努力实现对动物进行拯救的时候,获得对自我的救赎。
      在看到本书一半的时候——的确是一半,因为当时觉得实在不耐,于是翻看了一下页码,“才一半”!——它仍然是平平无奇的,不过正如其他人所说,后半部分后劲也很足。
      美国的文明就是这样脆弱,它一方面让人依赖科学——政府报销的心理咨询、安定药物;另一方面又让人无所敬畏——对咨询过程的腹诽、对药物的滥用。套用我们的流行话语,“一副看不惯却又不得不依赖它的样子”。
      而我,坚信对一个人或一个动物、一个物品的独有爱不会让人变得伟大,变得自我超越。正如弗洛姆所说:爱一个人不仅是一种强烈的感情,而且也是一项决定,一种判断,一个承诺。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然而在这本书的大半部分,我看不到作者除了爱他的宠物以外,对自己的爱人、亲人,甚至自己所表达出的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畸形的感情,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的无力和无可选择。
      当然,作者对于自己的无力感一直也在觉知中。这种细腻感也是本书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他却找错了出路。所以,到后半部那些魔幻现实主义的描写——我这个定性不知道对不对,以及在最后的点睛一章,他找到了像莉莉一样的soul mate,他依赖的仍然是大脑中殚精竭虑的空想,以及所谓的“心灵的声音”——或者叫缘份。试想,如果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作者还要低迷多长时间?
      其实,我建议他用“中国方法”,这也是根治西方意识形态问题的根本出路。西方人强调人的价值,强调听从自己的意欲,然而,这种“反求诸己”最终就会导致这种无力感。就像你一直往袋里掏东西,那你还能剩多少呢?在这个时候,以作者为代表的西方人会想,是不是我掏得还够深,掏的方法还不对——所以他会莫名其妙地找一个纹身师并以他为心灵导师。就如剥洋葱般最终空空如也。其实,正确的思路是否应该是“外铄”,从自然、从社会、从他人中去获知更宏大范围内的规律。就像《我在故宫修文物》里说,在修文物的过程中,人越来越变得渺小(你们听起来很恐怖是不是?),但又在另一方面更靠近永恒。这就是中国人一直追求的天人合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莉莉和章鱼的更多书评

推荐莉莉和章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