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柳之徒

hellohaoyu
2017-07-31 08:48:29

“韩柳”之徒,与倡伶何异。凡文人儒者,十有八九,得势时结为党人,互相倾轧;失势时自怜自哀,摇尾吮痈。“韩柳”处逆境、居蛮方。甘为词臣、粉饰天下。此虽人之常情,不应置喙!但仍使野老齿冷、渔樵白目。此文人执牛耳之辈,尚做丧犬之态,中人以下,蔚为大观也。可见《孟子》虽然好,谁人与之?回三月不违,余九哲皆日月至焉,儒士则更下,道不行而粉饰出。读孔孟做不到就只能装得道德,于是中国就出大量的伪君子。这才是儒家的问题!

又曰,此非儒者下作,却因天不逢时。诸侯逐鹿,金台遂起;天子失德,稷下乃成。当此之时,管子相齐而小白霸;商君入关而秦国兴。秦、仪一怒天下乱;孔、墨游学随者多。弃官如敝屣,非舜之德行,乃魏国之狂生而已!

始皇一统,而儒者人格亦衰,求道少,求禄甚。韩柳亦不能免。集权之下,难有丈夫、狂狷者亦匮。乡愿者日多、伪士者滋蔓。此二者处高位,窃权柄,上贿于君下堕于民,以求私利。于是肉食贪鄙、独夫心骄。鹿台起、艮岳出;朋党兴、道统绝——天下百姓岂不学陈吴之怒,戮桀纣之君。之后再立新君,周而复始。新君新臣,初尚可恐惧于前朝之鉴,但最多五世而斩。如此循环,万劫不复!这非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乃权

...
显示全文

“韩柳”之徒,与倡伶何异。凡文人儒者,十有八九,得势时结为党人,互相倾轧;失势时自怜自哀,摇尾吮痈。“韩柳”处逆境、居蛮方。甘为词臣、粉饰天下。此虽人之常情,不应置喙!但仍使野老齿冷、渔樵白目。此文人执牛耳之辈,尚做丧犬之态,中人以下,蔚为大观也。可见《孟子》虽然好,谁人与之?回三月不违,余九哲皆日月至焉,儒士则更下,道不行而粉饰出。读孔孟做不到就只能装得道德,于是中国就出大量的伪君子。这才是儒家的问题!

又曰,此非儒者下作,却因天不逢时。诸侯逐鹿,金台遂起;天子失德,稷下乃成。当此之时,管子相齐而小白霸;商君入关而秦国兴。秦、仪一怒天下乱;孔、墨游学随者多。弃官如敝屣,非舜之德行,乃魏国之狂生而已!

始皇一统,而儒者人格亦衰,求道少,求禄甚。韩柳亦不能免。集权之下,难有丈夫、狂狷者亦匮。乡愿者日多、伪士者滋蔓。此二者处高位,窃权柄,上贿于君下堕于民,以求私利。于是肉食贪鄙、独夫心骄。鹿台起、艮岳出;朋党兴、道统绝——天下百姓岂不学陈吴之怒,戮桀纣之君。之后再立新君,周而复始。新君新臣,初尚可恐惧于前朝之鉴,但最多五世而斩。如此循环,万劫不复!这非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乃权力噬人心!故韩非说,不要以虎傅翼,将入城,食人。儒者无权、何以治天下?

韩柳之悲剧仅在于此,孔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然唐时“今逢四海为家”。故李陵日暮途穷之时,只得委身于蛮邦。(此韩氏此书亦文)“刘彻茂陵多滞骨,赢政梓棺费鲍鱼。”可笑文人,只能以诗揶揄。至明清时,帝王以百官为奴;百官则以帝王为傻子。你辱我骗!英夷大炮叩关,天朝迷梦,休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康震评说唐宋八大家·韩愈的更多书评

推荐康震评说唐宋八大家·韩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