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 8.4分

我也很怒!

zodleek
2017-07-31 03:34:43

果然短评140个字不够我发泄的。。

明白为什么书名叫怒了,因为我看完真的有点愤怒。

不是怒田中是杀人犯,不是怒田中原来是个坏人,而且怒田中对于泉的事情居然是这样的态度,他居然在满墙的怒下面留下的那样的文字,读到那部分的时候我真的有种全身冰凉的恐惧感。

上部确实在三人中纠结犹豫过猜测哪个是凶手,但是下部很快就能锁定田中了,所以一早就能知道田中是山神,并不会对田中是凶手感到震惊。但是我之所以那么愤怒,主要是从文章对田中到岛上以来的描写,比如受泉的照顾、买东西添置岛上的生活起居、在那霸请泉和辰哉吃饭、去辰哉家里打工、陪辰哉晨跑、帮辰哉打开心结………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看起来这么简单平淡的一个人,我真的没办法相信“那女的我认识 好玩儿 干到最后啊 女的晕倒了 好玩儿”居然会从他的手里写出来,我受不了。我几乎可以想象那个晚上,黑暗的公园,残暴的美兵,痛苦的泉,还有躲在阴暗角落窥探的田中。他安静地蹲在草丛里,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他桀桀笑着,带着两颗痣和一块皮肉外翻的疤痕不自觉扭曲起来。

太可怕了。

我可能也是太天真,一直以为剧情会反转,结局会解释田中当年

...
显示全文

果然短评140个字不够我发泄的。。

明白为什么书名叫怒了,因为我看完真的有点愤怒。

不是怒田中是杀人犯,不是怒田中原来是个坏人,而且怒田中对于泉的事情居然是这样的态度,他居然在满墙的怒下面留下的那样的文字,读到那部分的时候我真的有种全身冰凉的恐惧感。

上部确实在三人中纠结犹豫过猜测哪个是凶手,但是下部很快就能锁定田中了,所以一早就能知道田中是山神,并不会对田中是凶手感到震惊。但是我之所以那么愤怒,主要是从文章对田中到岛上以来的描写,比如受泉的照顾、买东西添置岛上的生活起居、在那霸请泉和辰哉吃饭、去辰哉家里打工、陪辰哉晨跑、帮辰哉打开心结………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看起来这么简单平淡的一个人,我真的没办法相信“那女的我认识 好玩儿 干到最后啊 女的晕倒了 好玩儿”居然会从他的手里写出来,我受不了。我几乎可以想象那个晚上,黑暗的公园,残暴的美兵,痛苦的泉,还有躲在阴暗角落窥探的田中。他安静地蹲在草丛里,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他桀桀笑着,带着两颗痣和一块皮肉外翻的疤痕不自觉扭曲起来。

太可怕了。

我可能也是太天真,一直以为剧情会反转,结局会解释田中当年杀人的原因,甚至会洗白什么的。结果什么都没有!就这样了!就这样死了!我最后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田中为什么杀害无辜夫妇,我不知道田中为什么在墙上写下怒字,我不知道田中为什么会有这种反社会人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在岛上表现得那么平易近人性格善良结果内心还是那么阴暗可怖。

其实仔细想想书里也多少有点暗示。去那霸的酒屋,田中带着他们一进门,所有的客人都转头看他们,之后又全部转过头去。这一段我一直很在意,似乎在暗示什么田中的身份之类的?但是到最后也没有相关解释。还有田中扔行李箱那里,隐晦地表现了他这个人生气的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有暴力倾向。

所以结合他跟早川说的八王子杀人前的事情,也许就是被放鸽子+天气酷热+看到别人家生活优越心理不平衡导致他这种血液里流淌着易怒细胞的人选择了这种极端的发泄方式吧。也许作者不明说,读者仔细想想也可以帮田中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说清他的杀人动机。

但我还是很生气,我不想那么理智。究其原因我想我是把自己带去辰哉了,因为我和他一样选择了相信田中,即使我知道田中杀过人,但我相信他本质不是坏人,他是真心感激泉为他做的一切,他是真心把辰哉,泉他们当朋友,努力默默弥补自己的错,认真重新生活。

但事实不是的,那些红字黑字就像火辣辣的耳光抽在我脸上,寒意却从心里扩散出来。我都觉得我作为一个读者戏太多了,但是我就这样在字里行间相信了这个人啊,在一个个铅字里莫名其妙给他加了好多戏,像洋平,像爱子,像优马。他为什么这样辜负我啊?!他怎么能这样辜负爱子和辰哉啊?!忽然很想放声大哭一场,但事实上我从看完到现在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却控制不住地觉得难受,觉得无法接受,觉得愤怒。

没有办法理智客观地评价这本书了。一方面我觉得作者文笔和结构都很好,故事虽然貌似平淡却也让人不愿释卷,将爱和信任赤裸裸地放在天平上衡量,冷静又残酷;另一方面又因为田中这个人物,让我无法控制地怀疑作者是不是故意这样写是不是恶意造成这样突兀的结局是不是他自己都编不出田中杀人的理由了就把他写成了个精神分裂的人格崩坏。

受不了,太病态了。

还好四条线he了一条,算是作者的仁慈吧,在透顶的压抑和残酷里给了一丝的希望。

虽然最后几十页全程被震惊和愤怒充斥,但直人的死大概是我唯一泪目的地方。书里没有缠绵浪漫的爱情描绘,却让我相信他们就是那么相爱,这时回想起死后要葬在一起的玩笑话,居然满满都是flag。事后才知道的flag,最为扎心。

还有一处有些动容的,是北见和美佳的分别。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有些怨恨这个作者,书里面有这么多人物,为什么要让每个人都遇到怀抱不愿袒露过去的人,又让每个人做的不同选择都那么真实,同时又让那些选择带来挽回不了的永别。

写到现在愤怒的心情好像好了些,但我还是无法原谅田中。

我不懂探讨爱和信任。

曾经有人问过我觉得要到什么程度才能算真正了解一个人,我想了一天以后跟他说我觉得人永远都不可能真正了解一个人。我们只能了解到我们可以了解到的部分,而这个部分的深度就取决于希望达到的目的,或者说希望和对方达成什么关系。

如果只想当炮友,知道对方没病活好大概就足够了;如果想随便谈个恋爱开心一下,知道三观和谐长相称意有共同话题可能也就差不多了;如果想要过一辈子白首不离,也许上至祖上三代下至吃饭吧不吧唧嘴都得一清二楚。爱到浓时,或许拆吃入腹都嫌不够。

如果要把信任建立在彻底了解的基础上,那信任这种东西大概永远都不可能存在。要是再把爱也建立在信任上,那这朵高岭之花可能永远也不会开放。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人们都说我会相信你,以前的事情我不了解也不必了解,我会从现在开始认识你,我爱你就会爱你的全部,包括我不知道的地方。但是随着人们自以为是的爱情花朵的盛放,他们开始嫌不够,没有足够的了解,就没有供爱茂盛供花朵不凋零的养料。于是,当花瓣落下的第一天,他们开始怀疑,他们不再提信任。

我不懂爱和信任,我只知道我这单薄的信任就这样在几个小时内匆匆建立又被毁灭得粉身碎骨。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这只是一篇小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怒的更多书评

推荐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