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城市—梦中之城

[已注销]

在卡尔维诺的书中,每座看不见的城市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书中有很多佳句,我都是寒假的时候睡前读的,非常好读,读完在梦中会遇见看到的那座城市。

————————

书摘:

一个人长时间骑马行走在丛莽地区,自然会渴望抵达城市。

城市就像一块海绵,吸汲着这些不断涌流的记忆的潮水,并且随之膨胀着。然而,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记都是抓挠、剧矬、刻凿、猛击留下的痕迹。

你放眼打量街巷,就像翻阅写满字迹的纸页:城市告诉你,所有应该思索的东西,让你重复她的话,而你虽以为在游览塔马拉,却不过是记录下她为自己和她的各部分所定下的名称。

她的秘密在于能使你的目光浏览其一幅幅画面的方式,就像在读一部乐谱,任何一个音符都不能遗漏或移动。

这座城市无法让你从记忆中抹去,就像一套盔甲或一个蜂巢,在每一个小窝里都能贮存想要记住的东西:杰出人物的姓名、品德、数字、植物与矿物的分类、战役的日期、星座和名言片段。

记忆也在夸张...

显示全文

在卡尔维诺的书中,每座看不见的城市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书中有很多佳句,我都是寒假的时候睡前读的,非常好读,读完在梦中会遇见看到的那座城市。

————————

书摘:

一个人长时间骑马行走在丛莽地区,自然会渴望抵达城市。

城市就像一块海绵,吸汲着这些不断涌流的记忆的潮水,并且随之膨胀着。然而,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记都是抓挠、剧矬、刻凿、猛击留下的痕迹。

你放眼打量街巷,就像翻阅写满字迹的纸页:城市告诉你,所有应该思索的东西,让你重复她的话,而你虽以为在游览塔马拉,却不过是记录下她为自己和她的各部分所定下的名称。

她的秘密在于能使你的目光浏览其一幅幅画面的方式,就像在读一部乐谱,任何一个音符都不能遗漏或移动。

这座城市无法让你从记忆中抹去,就像一套盔甲或一个蜂巢,在每一个小窝里都能贮存想要记住的东西:杰出人物的姓名、品德、数字、植物与矿物的分类、战役的日期、星座和名言片段。

记忆也在夸张:反复重复着各种符号,以肯定城市确实存在。

“到我明白了所有象征的那一天,”可汗问马可,“我是否就终于真正拥有了我的帝国呢?”

“陛下,”威尼斯人答道,“别这样想。到那时,你自己就将是众多象征中的一个。”

越是在远方城市陌生的小区里迷失方向,就越能了解为到达该城所经过的那些城镇,再回首追溯旅程各站,重新认识当初起航的海港和年轻时所熟悉的地方,孩提时终日奔跑过的威尼斯的小广场和自家周围的一切。

已经不复存在的故我和不再拥有的事物的陌生感,在你所陌生的不属于你的异地等待着你。

他必须继续走向另一个城市,而那里等待他的是他的另外一段过去,或许某种当初也许是他的可能的未来,而现在已是他人的现在的事物。未曾实现的未来仅仅是过去的枝杈,干枯了的枝杈。

别的地方是一块反面的镜子。旅行者能够看到他自己所拥有的是何等的少,而他所未曾拥有和永远不会拥有的是何等的多。

区分城市:一类是经历岁月沧桑,而继续让欲望决定自己形态的城市;另一类是要么被欲望抹杀掉,要么将欲望抹杀掉的城市。

令忽必烈最感兴趣的是它们周围的空间,一个未用言语充填过的空间。

双方对采用语言对话的兴致逐渐在减少,他们的对话,大部分时间是在沉默和静止状态下进行的。

城市犹如梦境:所有可以想象到的都能够梦到,但是,即使是最离奇的梦境也是一幅画谜,其中隐含着欲望,或者是其反面———畏惧。城市就像梦境,是希望与畏惧建成的,尽管她的故事线索是隐含的,组合规律是荒谬的,透视感是骗人的,并且每件事物中都隐藏着另外一件。

当我的灵魂只需要音乐的营养与刺激时,我晓得应该到墓地去:音乐家们都躲在墓穴中,笛子的颤音和竖琴的和弦在坟头间彼此呼应。

如果你想知道周围有多么黑暗,你就得留意远处的微弱光线。

“记忆中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住,就给抹掉了。”波罗说。“也许,完不愿意全部讲述威尼斯,就是怕一下子失去她。或者,在我讲述其他城市的时候,我已经在一点点失去她。”

我想:人到生命的某一时刻,他认识的人当中死去的会多过活着的。这时,你会拒绝接受其他面孔和其他表情:你遇见的每张新面孔都会印着旧模子的痕迹,是你为他们各自配戴了相应的面具。

人在旅行时会发现城市差异正在消失,每座城市都与其他城市相像,它们彼此调换形态、秩序和距离,形态不定的尘埃入侵各个大陆。

掌控故事的不是声音,而是耳朵。

“对我而言,城市没有名字:它们是没有树叶的地方,把一片牧场与另一片牧场隔开,羊儿到了城里就吓得乱跑散群。”牧羊人说。

“和你相反,”我说,“我只了解城市,分不清城外的一切。在无人居住的地方,每块石头和每棵草都跟其他的石头和草一样。”

相信自己能飞的人有之,但其实只不过是扇动着蝙蝠式的外衣,刚刚离开地面而已。

波罗说:“免遭痛苦的办法有两种,对于许多人,第一种很容易:接受地狱,成为它的一部分,直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第二种有风险,要求持久的警惕和学习:在地狱里寻找非地狱的人和物,学会辨别他们,使他们存在下去,赋予他们空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不见的城市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不见的城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