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君之约,而为我之约。谢谢你把我们的约定做的那么好。

慕夏-恋茗-爱悠
看了很多人对拂过做出的评价,有许多是都是“我想要的拂过......”类似这种角度。
于是我不得不在文前就先施以嘲笑了:)
一个作者行文,是不可能按照每一个读者想要的方式来的,更何况,作者的作品表达的是作者的思想,若是单纯为还读者多年心愿而来,我不觉得这样的作品能好到那里去。
夏茗悠一直是十分有个人风格的作者,我最欣赏她的一点在于,这是个绝对不会因为读者的意愿而随意改变剧情走向的作者。换言之,绝对不会因为读者说“我要这个人和女主角在一起”、“我喜欢这个人,请让ta多一点戏份吧”。
少年时期追过某本网文的连载,一直非常喜欢原官配,但是墙头草类型的作者却因为读者大多喜欢人气高涨的男二而随意尴尬的改掉剧情,让好不容易和原男主角在一起的女主角突然喜欢上男二。我为此痛心于此行为至今。
我希望作者可以独立完整的表达其自我思想于其所有文字中,由读者择其中利己者而用。很多人很喜欢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诚然,读者各有理解,不能擅断对错,可若读者之想法与作者本意背道而驰,又反过来责备作者之失,岂不是荒唐可笑?!
以上我想表达的不过是,《拂过冬季到云来》和夏茗悠之前所有其他作品一样,是她本...
显示全文
看了很多人对拂过做出的评价,有许多是都是“我想要的拂过......”类似这种角度。
于是我不得不在文前就先施以嘲笑了:)
一个作者行文,是不可能按照每一个读者想要的方式来的,更何况,作者的作品表达的是作者的思想,若是单纯为还读者多年心愿而来,我不觉得这样的作品能好到那里去。
夏茗悠一直是十分有个人风格的作者,我最欣赏她的一点在于,这是个绝对不会因为读者的意愿而随意改变剧情走向的作者。换言之,绝对不会因为读者说“我要这个人和女主角在一起”、“我喜欢这个人,请让ta多一点戏份吧”。
少年时期追过某本网文的连载,一直非常喜欢原官配,但是墙头草类型的作者却因为读者大多喜欢人气高涨的男二而随意尴尬的改掉剧情,让好不容易和原男主角在一起的女主角突然喜欢上男二。我为此痛心于此行为至今。
我希望作者可以独立完整的表达其自我思想于其所有文字中,由读者择其中利己者而用。很多人很喜欢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诚然,读者各有理解,不能擅断对错,可若读者之想法与作者本意背道而驰,又反过来责备作者之失,岂不是荒唐可笑?!
以上我想表达的不过是,《拂过冬季到云来》和夏茗悠之前所有其他作品一样,是她本人意志的体现,并不是读者的一个梦。所有权在于作者而非读者。你可以寄托你的心思,但是作者不是你,就这么简单。

接下来进入正题,聊一聊我对于拂过的一些想法。
开门见山的说,我非常非常喜欢这部作品。
撇开过往多年的等待与祈愿,单纯把这本书看成一部新作,我也不得不说,这是近年来我最喜欢的夏茗悠的作品(从12年《笃定》出版我开始收集实体书开始,是自此之后我最喜欢的一本)。
在这本书里面我终于得以一见夏新旬和柳溪川的真实内心,得以明白他们之间的契合。也藉由时空对话改变未来这一事件,收获了升华了的旬川的爱情。多年来我对这对cp的喜爱有了真实的落点,而不再仅仅是甜甜蜜蜜的小情侣恋爱。有了更多更加真实的体会。
哦顺便一提,因为柳溪川并不是她真正的名字,在下文中,我用“柳柳”来称呼她。等到夏茗悠公开她的真实名字的在换成她喜欢的名字。
拂过在我看来是非常丧的一部作品,夏茗悠本人也一再提及过拂过一书的“丧”元素。其因在于柳柳,特别是未来柳柳。或许只有认认真真细读拂过,以及在之前的书籍中就对柳溪川有比较深刻的了解的朋友,才能体会到。虽然本书对于未来柳柳的着墨远不及小柳柳,但是其实可以很深刻的体会到,一直以来的未来柳柳都是相当于悲观许多的。因为她经历的悲哀最多,在此我就不一一赘叙《声息》与拂过文中具体事例,留待诸君认真阅读后自行体会。
细心体会便知,未来柳柳一直在被不断的伤害着。既有没敢打开饼干盒子而被回忆伤害,也有未来动荡不安被一次次的改变伤害。小柳柳问她新旬是她的谁是一次伤害,新旬变成姐姐死去的男友是一次伤害,等等等等,不胜枚举,不愿去举。
这是一部用时空对话来串起主线的故事,却恰恰是借此来反时空对话。
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预知未来,然后避开所有风险?
不存在的。
预知未来并不会让你过的更好。你得到了别人没有的信息,也就必然要付出代价。而你以为你可以绕开前行路上的所有障碍,没有想到的是新的障碍会突然出现。
时空对话不是万能的,柳柳并不知道改变是因何发生的,只能不断尝试。但是这并不像《土拨鼠之日》和《忽然七日》一样是时空循环,时间一直在前进,不会给你机会让你反复循环同一天,直到你做到最好。不是这样的。对于小柳柳来说,她的每一次尝试都会带走时间,而她的过去是不可能改变的既定的事实,没有重来的机会,于是她不可能肆意妄为,而未来的时间线一直在步步紧逼。
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改变这绝境。未来的柳柳是不可能告诉她的。
她们是同一个人,同时面临了相同的困境。
没有金手指无限的平行世界,柳柳知道命运握在自己手中,所以她不能坐以待毙,只能拼命去解开这死局。
拂过里面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情节之一,是高中时代的新旬和小柳柳,决定苟延残喘的依靠时空对话让新旬多活些时日,同时也是牺牲掉未来柳柳幸福的那一段。我觉得是全书最丧最绝望的时刻。
第十二话第二节,是拂过正文仅有的全为未来柳柳视角的一节。看着未来柳柳叙事渐渐混乱,我哽咽不以。这是我喜欢了好多年的人啊,没想到最后还是绝望至此。
她看见夏新旬留下的时光胶囊——
“十年后,你还爱我吗?
还愿意娶我吗?
白纸黑字,句号结尾,是不可以反悔的呀。”
真的心痛的无以复加。
这是个把自己压抑的不行,把自己逼上绝路的,令人痛心无比的人啊。
幸好,最后,小柳柳勇敢起来了,发现莫比乌斯环的奥秘,打开了饼干盒子,终于使未来反转,解开了困局。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过程中,她失去了时空对话的权利,也失去了夏新旬的帮助,完全是自己一个人独立完成一切的。
这是柳柳的成长故事。从6岁的车祸,到未来柳柳29岁(小柳柳18岁的时候),整整23年的迷局,她终于走出来了。

有些人啊,对夏新旬和柳溪川的故事施加了太多脑补,以至于不愿意面对一个不像自己脑补的《拂过冬季到云来》,我想说,该醒醒了,不然就回到你自己的梦境里面去醉生梦死吧。而另一些嚷嚷着等了七年等来这样一个没意思故事的人,嚷嚷着夏茗悠辜负了七年之约的人。
真抱歉,你们大概搞错了什么。
不是我吹嘘。
七年之约这个说法,是我最早在拂过刚刚开始在萌芽连载没多久的时候提出来的。
因为现有的资料显示,最早的文字资料提及“拂过冬季到云来”是11年,而我是在10年10月就已经得知拂过的存在了,但是那并非是拂过最早被提出的时间,只不过是我等拂过的时间。真实时间可以向上追溯到09年,只不过距今不可考而已。(因为作者本人也不记得了。)
真抱歉,你们口口声声的七年之约,是我的七年之约。
10年我知道拂过的存在,13年得知作者不写之后依然不放弃,15年微博被作者转发从而提出重启拂过,16年开始连载,17年《拂过冬季到云来》
开始出版。
真抱歉,谈情怀:)不得不说在座的各位,很多都是......
所以别拿情怀来说事,首先很多人并没有等,然后这本就不是情怀。
七年之约,不是为了成就谁和谁的情怀。而是为了《拂过冬季到云来》这个故事变成好故事,就这么简单。
很高兴你做到了。手动艾特我们家傻东西。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拂过冬季到云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拂过冬季到云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