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 火花 8.0分

生活残酷,也要笑给你看

文刀凪
2017-07-30 23:37:13

涩谷中央街附近的D小剧场,可容纳观众不足一百人,却是很多东京漫才艺人初次表演的舞台,承载了无数年轻人的梦想。在这家小剧场的后台休息室,德永遇见了前辈神谷。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此前,他们早已在花火大会的漫才表演中相识,德永被有着倔强个性的神谷吸引,拜他为师,神谷则要求德永为神谷书写传记,德永应承下来,有了《火花》的故事。

漫才的表演形式与对口相声相似,两人同台,一起搞笑。名为师徒的神谷与德永,各有各的漫才组合。神谷的组合叫“傻瓜二人组”,他认为“只有真正的傻瓜,坚信自己的信仰有价值的傻瓜,才能成为漫才师”,德永的组合叫“Sparks”,比“傻瓜”显得洋气许多。

性格迥异的两人,也是惺惺相惜的朋友,随着两人相识时间渐长,神谷对漫才艺术的认知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德永,德永用于记录的本子已经超过二十本,但偶尔,两人也会无法沟通,比如当他们同时面对一场失败的表演,或者因为执着于漫才艺术而不得不直面生活的艰辛。

故事中,德永哭过一次,神谷失踪过一次。德永的眼泪是为了神谷而流,彼时,神谷因为生活拮据而不得不与深爱的女人分手,而神谷失踪一年多正是为了躲避催债的人。

...
显示全文

涩谷中央街附近的D小剧场,可容纳观众不足一百人,却是很多东京漫才艺人初次表演的舞台,承载了无数年轻人的梦想。在这家小剧场的后台休息室,德永遇见了前辈神谷。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此前,他们早已在花火大会的漫才表演中相识,德永被有着倔强个性的神谷吸引,拜他为师,神谷则要求德永为神谷书写传记,德永应承下来,有了《火花》的故事。

漫才的表演形式与对口相声相似,两人同台,一起搞笑。名为师徒的神谷与德永,各有各的漫才组合。神谷的组合叫“傻瓜二人组”,他认为“只有真正的傻瓜,坚信自己的信仰有价值的傻瓜,才能成为漫才师”,德永的组合叫“Sparks”,比“傻瓜”显得洋气许多。

性格迥异的两人,也是惺惺相惜的朋友,随着两人相识时间渐长,神谷对漫才艺术的认知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德永,德永用于记录的本子已经超过二十本,但偶尔,两人也会无法沟通,比如当他们同时面对一场失败的表演,或者因为执着于漫才艺术而不得不直面生活的艰辛。

故事中,德永哭过一次,神谷失踪过一次。德永的眼泪是为了神谷而流,彼时,神谷因为生活拮据而不得不与深爱的女人分手,而神谷失踪一年多正是为了躲避催债的人。

当两人再度相逢,德永已经离开了漫才表演的舞台,执着于漫才艺术的神谷则做了丰胸手术,想要以“巨乳大叔”的夸张形体上电视表演漫才,看到人们因他而笑。两人的结局令人感到惋惜与心酸,而故事也在这里戛然而止。

《火花》中有许多搞笑的段子,是漫才艺人对生活经验的总结,也是漫才艺人以幽默对抗残酷的写照。在日本,搞笑艺人的收入往往不足以支撑艺人维持优渥甚至仅仅是独立的生活,《火花》的作者又吉直树是“Peace”组合中的一员,自己本身就是漫才师,对漫才师的生活非常熟悉,因而故事中每一个漫才师都格外真实。

生活残酷,如果普通人必须忍住眼泪扛下去,漫才师就必须忍住眼泪笑着活下去,学会开心地笑、紧张地笑、自嘲地笑、若无其事地笑……生活越是残酷,越要想方设法笑给你看,只有领悟了笑的真谛,漫才师才可以具备并提升让观众笑出来的能力。

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做起来也并不容易,成为一个好的漫才师往往需要花费十数年的时光,经历比想象中更残酷的贫穷生活。未来的际遇没有定数,人们的遗憾却大多相似,但无论怎样,人们总会为自己找寻到一个活下去的意义,归根结底,德永的选择囿于生活,神谷的选择囿于梦想,看起来不同的选择,其实都是为了让自己继续用笑的真谛去面对生活的压迫。

《火花》整体的叙述节奏平稳而缓慢,结局集中爆发的矛盾,像绽放在夜空的烟火,有刹那的感动,也有长久的回味,让人想起顾城的诗“你笑着,使黑夜奔逃”,只要还可以笑,管它是怎样的笑,都不算是不好的结局,毕竟懂得“笑”的人才更有可能在漆黑的夜晚找寻到一点点光亮,作为一部夺得芥川奖的小说处女作,《火花》的魅力大约就在于此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火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火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