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吻我以痛,我却报之以歌

青兮子衿

读外国人写的书,总是水土不服似的难受,好似吃了一顿别人请客的吉野家,硬着头皮说好吃。我很想饕餮中国名厨烹调的大餐,入口五脏六腑、每个毛孔都妥帖的那种。 这也许是我的偏好问题吧。 可巧女儿放了暑假来京游玩,我们昼伏晚出以避骄阳高温。闲得无聊之余,她朝我要书看。我说:“那要不来本《莉莉和章鱼》看?听说很温暖,很治愈系。”她忙不迭说“好”。 我们都以为是一个叫莉莉的小女孩和一只章鱼的美丽故事。拿到书看封面,以为是一条叫莉莉的小狗和一只章鱼的友谊之光之类的。 结果呢?原来章鱼是作者对肿瘤的别称。“为什么小狗会说话?”“章鱼也会说话?这是怎么回事?”女儿迷惑难懂。 看见作者是男的,想当然以为“我”也是男的,看到“我俩……都喜欢年轻的男孩……”,小奇怪了一下。好吧,也许是西方作者的黑幽默呢。但翻到第12页,我就恍然大悟,哦!原来主人公是个女滴。直到十一岁的女儿指着72页请教我:“什么是同志?” 我瞄了一眼,看到一些字眼,嘴角抽得厉害,外国人的文笔真是明快直接到让人无语的地步,完全没有什么含蓄的美感。这也叫治愈系?治愈不治愈的,别把我的娃先带坏了!于是女儿的读书活动终止了。 带着孩子回到老家几天后,我还...

显示全文

读外国人写的书,总是水土不服似的难受,好似吃了一顿别人请客的吉野家,硬着头皮说好吃。我很想饕餮中国名厨烹调的大餐,入口五脏六腑、每个毛孔都妥帖的那种。 这也许是我的偏好问题吧。 可巧女儿放了暑假来京游玩,我们昼伏晚出以避骄阳高温。闲得无聊之余,她朝我要书看。我说:“那要不来本《莉莉和章鱼》看?听说很温暖,很治愈系。”她忙不迭说“好”。 我们都以为是一个叫莉莉的小女孩和一只章鱼的美丽故事。拿到书看封面,以为是一条叫莉莉的小狗和一只章鱼的友谊之光之类的。 结果呢?原来章鱼是作者对肿瘤的别称。“为什么小狗会说话?”“章鱼也会说话?这是怎么回事?”女儿迷惑难懂。 看见作者是男的,想当然以为“我”也是男的,看到“我俩……都喜欢年轻的男孩……”,小奇怪了一下。好吧,也许是西方作者的黑幽默呢。但翻到第12页,我就恍然大悟,哦!原来主人公是个女滴。直到十一岁的女儿指着72页请教我:“什么是同志?” 我瞄了一眼,看到一些字眼,嘴角抽得厉害,外国人的文笔真是明快直接到让人无语的地步,完全没有什么含蓄的美感。这也叫治愈系?治愈不治愈的,别把我的娃先带坏了!于是女儿的读书活动终止了。 带着孩子回到老家几天后,我还是在卧室独自拿起了这本《莉莉和章鱼》,趁着半睡未睡之际,翻上几页。 越看,越睡不着。 睡意浮浮沉沉间,想起了很多往事。想起了童年时家里养的那些善良温顺的小猫小狗,和那些一次次的死别。 想起了去年冬天女儿跟我打电话。 “咱们家抱了一只小狗,你起个名字给它吧?” “哦?你不是最怕狗吗?” “你不知道,它可爱得嘞!我不怕它!它是最可爱的小狗了!过年回家你就可以看到它,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结果没等我过年回家,小狗就被送给了别家。奶奶急促的电话铃在我上班时候打过来,原来是女儿在街道里迎着大北风哭得稀里哗啦,不肯回家,也不肯吃饭。 我在心里对女儿说,你应该庆幸,你只是经历了一场生离。虽然,从此与你心爱的小狗无缘,无交集。 空间有个爱狗人士。有一次看到说她的狗“ ……像个孩子一样,睡觉之前会‘噗通’一下躺到人的身边等待为它捋毛,然后会龇牙咧嘴开心的笑,慢慢的才会安静的睡着。偶尔听到外面有狗狗的叫声,又会忽然坐起来,满脸懵然的样子真是萌翻人” ,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一动。 动物跟人有什么区别?它们一样仰天地之恩,一样祸福相生,一样有情感,有时候它们比人的情感还要细腻、丰富、纯净无邪。 《莉莉和章鱼》写得还是不错的。本书开门见山,一开头就是——泰德发现了莉莉头上的肿瘤。于是一场暗流汹涌又摧心捣肝的情感历程开始了。那是不动声色的黯然销魂。除了性取向之外,泰德是一个普通平凡的男人,他还没有从一场六年的感情阴霾中走出来,又将迎来另一场感情飓风——永远失去与他相依为命的腊肠狗莉莉。这加重了他的心理情绪的紊乱,他一直在看心理医生。 在陪着莉莉与疾病搏斗的过程中,书中展示了很多感人的细节,泰德对莉莉的感情,不亚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但我们还是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最后的结局上——泰德摆脱了悲伤逆流成河,找到了心仪的男朋友,带着对莉莉的怀念,开始了新的充满阳光和希望的生活。这是最积极和最值得关注的。 泰德把跟莉莉的必然分离,归结于人的生命长而狗的生命短。事实上,即使都是人类,谁能够陪着谁永远走下去?你的父母能吗?你的家人能吗?你的伴侣能吗?古人的话含蓄深刻,“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本是残酷现实。天灾人祸,生老病死,没有人对死亡不恐惧。也没有人对失去心爱的亲人或者伙伴不恐惧。泰德在知道了“章鱼”的存在之后就开始提前哀悼莉莉了。他常常陷在恐惧和悲伤里无法自拔。这对中国的“久病床前无孝子”,倒是绝妙讽刺。究竟是长痛不如短痛?还是突如其来的打击更甚?仁者见仁。但无论什么样的痛,总会过去。生活,也得继续。正如一句名言:世界吻我以痛,我却报之以歌。 个人认为,作者做的那个远洋带的梦真是棒极了。坐上了一艘叫做“渔洋思考”的船,跟幻化人形的章鱼搏斗厮杀,很精彩,其想象力瑰丽神奇,不亚于庄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莉莉和章鱼的更多书评

推荐莉莉和章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