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思妙想的世界

Shirleysays

文/夏丽柠

去上海,一定要去尝尝沈大成,一家始于清代的经营好吃的海派点心的糕点店。

若想读国内青年作家的短篇小说,就读女作家沈大成和她的《屡次想起的人》。

好吃的沈大成,擅写的沈大成,哪个更有魅力呢?我想,还是会写故事的沈大成吧。因为她完全抛却了海派女作家的甜腻柔软,以硬朗炫酷的笔调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奇思妙想的新世界!这个很值得。

香港作家韩丽珠曾写过一部小说《缝身》。故事讲的是某日的香港颁布“缝身”法令,每人必须找到可以配对的另一半,将身体缝在一起才可出行。这样的连身人即减少了社会人口,又提高了就业率,还节约社会资源,看似一举多得。不过,人非草木,不是缝在一起即可同心,就想永不分离。可是,这事决不能反悔。老问题叠上了新问题。这个故事没有结局。此书一出,惊艳四座。韩丽珠因此获得了数不清的奖项和荣誉。港台文学界认为,这个想法太棒了,无人能出其右。

可几年后,当阅毕《屡次想起的人》,我心安了。好的作家,是将现实的生活延伸开去,让读者看到未曾思考的那部分领域。韩丽珠写的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而沈大成写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同样书写人类里的“异类”,韩丽...

显示全文

文/夏丽柠

去上海,一定要去尝尝沈大成,一家始于清代的经营好吃的海派点心的糕点店。

若想读国内青年作家的短篇小说,就读女作家沈大成和她的《屡次想起的人》。

好吃的沈大成,擅写的沈大成,哪个更有魅力呢?我想,还是会写故事的沈大成吧。因为她完全抛却了海派女作家的甜腻柔软,以硬朗炫酷的笔调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奇思妙想的新世界!这个很值得。

香港作家韩丽珠曾写过一部小说《缝身》。故事讲的是某日的香港颁布“缝身”法令,每人必须找到可以配对的另一半,将身体缝在一起才可出行。这样的连身人即减少了社会人口,又提高了就业率,还节约社会资源,看似一举多得。不过,人非草木,不是缝在一起即可同心,就想永不分离。可是,这事决不能反悔。老问题叠上了新问题。这个故事没有结局。此书一出,惊艳四座。韩丽珠因此获得了数不清的奖项和荣誉。港台文学界认为,这个想法太棒了,无人能出其右。

可几年后,当阅毕《屡次想起的人》,我心安了。好的作家,是将现实的生活延伸开去,让读者看到未曾思考的那部分领域。韩丽珠写的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而沈大成写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同样书写人类里的“异类”,韩丽珠写的永远不会发生,而沈大成写的正向我们走来。她的故事貌似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实则个个都是有温度的热爱。

许多短篇小说集都以主打篇目作为书名。可本书却偏偏给所有短篇做了总结。是啊,无论是《阁楼小说家》里写到殚精力竭的小说家,《义耳》里自绝于声音世界的失聪人,《擦玻璃的人》里迷恋玻璃晶莹透明的高空作业的工人;还是《口袋人》里善于将物品隐藏在身体褶皱里的小矮人,《理发师阿德》里吃头发上瘾的理发师,《折叠国》里可以将身体折叠的人……书中十五篇小说十五种人,我们都仿佛似曾相识,我们的世界,他们都曾经来过一样,是我们“屡次想起的人”。

沈大成的小说,一方面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奇思妙想的世界,可另一方面又为我们解答了生活里的困惑。我们一下子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美发师爱给人理头发,每天手里握着剪刀,踏着软厚的碎发,嘴里却还哼着歌。他们可不是奥斯卡电影里血腥的“理发师陶德”,而是“我也常在头发粉末中掺上水,冻成黑冰块,喝酒时候放几块。”的生活家阿德。这样的人,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

小说里,我们屡屡发现类似的奇妙角落,全赖沈大成点破。好东西,要慢慢品味。这本书不能一口气读完。每天读一篇吧,你可以在这个奇妙世界里逛上半个月。“欢迎来到奇思妙想的世界”,沈大成应该很好客。

转载请豆邮联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屡次想起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屡次想起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