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2分

警钟当长鸣

小汤汤

电幕日以继夜地在你的耳边聒噪着一些统计数字,证明今天人们比五十年前吃得好,穿得暖,住得宽敞,玩得痛快——他们比五十年前活得长寿,工作时间比五十年前短,身体比五十年前高大、健康、强壮,日子比五十年前过得快活,人比五十年前聪明,受到教育比五十年前多。但没有一句话可以证明是对的或者是不对的。例如,党声称今天无产者成人中有百分之四十识字;而革命前只有百分之十五。党声称现在婴儿死亡率只有千分之一百六十,而革命前是千分之三百——如此等等。这有点像两个未知数的简单等式。很有可能,历史书中的几乎每一句话,甚至人们毫无质疑地相信的事情,都完全出于虚构。”。以上文字引于原文。

我想本书的作者的本意是想给更多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以代入感,所以书的里边描写了很多国家的很多禁闭、荒蛮、恐怖等色调的历史时期或现在进行时。是的,作为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也或多或少的想到了一些大时代车轮碾压过的,我们经历的过往。可那些描述跟我所知道的一些事一样又不一样。我今年34岁,差不多是从头经历的我们国家的改革开发期,我最初的记忆大概是从四五岁开始,那么这样算来差不多有着三十年的记忆。所以现在开始对比上一段话做一个“找茬”游...

显示全文

电幕日以继夜地在你的耳边聒噪着一些统计数字,证明今天人们比五十年前吃得好,穿得暖,住得宽敞,玩得痛快——他们比五十年前活得长寿,工作时间比五十年前短,身体比五十年前高大、健康、强壮,日子比五十年前过得快活,人比五十年前聪明,受到教育比五十年前多。但没有一句话可以证明是对的或者是不对的。例如,党声称今天无产者成人中有百分之四十识字;而革命前只有百分之十五。党声称现在婴儿死亡率只有千分之一百六十,而革命前是千分之三百——如此等等。这有点像两个未知数的简单等式。很有可能,历史书中的几乎每一句话,甚至人们毫无质疑地相信的事情,都完全出于虚构。”。以上文字引于原文。

我想本书的作者的本意是想给更多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以代入感,所以书的里边描写了很多国家的很多禁闭、荒蛮、恐怖等色调的历史时期或现在进行时。是的,作为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也或多或少的想到了一些大时代车轮碾压过的,我们经历的过往。可那些描述跟我所知道的一些事一样又不一样。我今年34岁,差不多是从头经历的我们国家的改革开发期,我最初的记忆大概是从四五岁开始,那么这样算来差不多有着三十年的记忆。所以现在开始对比上一段话做一个“找茬”游戏。我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城,小时候似乎周围的人们过得普遍都不富裕,那个时候很多大人的梦想是当个万元户,小孩子的零食夏天天一般也都是冰棍、雪糕,冬天最常吃的是冻柿子和冻梨。冬天餐桌上的菜主要是白菜、土豆、大萝卜。现在呢,鸡鸭鱼肉早都吃腻了,家人朋友聚会吃饭时,最快消灭的都是蘸酱菜一类的素菜,甚至有的时候一条鱼、一只鸡没人动上一筷子;小时候五十左右岁的人一般都被称呼为老头儿、老太太了,因为一般这个年纪就已经是满脸褶子了。而现在呢,七八十岁保养的还都挺好,面色红润,九十岁的人也都不足为奇。家族里有3位老人都过了百岁;休息日也是从每周休一天,变为每周休1.5天,到现在的每周休息两天;关于受教育水平,祖父、外祖父一辈人的文化程度也都只是识字水平,父辈基本都是高中毕业,而我这一辈受大学本科及以上教育的比例超过总人数的50%,下一代的孩子大多从三四岁就开始学习舞蹈、英文等技艺。总之,我们的生活在向越来越好的态势上发展,而这一切的变化的记录不是来自教科书、不是来自报刊杂志,更不是来自“电幕”,这通通的一切都不是谁编造的谎言,这一切都是来自于我的感官,而这一切的变化也仅仅是三十年!

我是一个胆小怯懦的人,说话也时常言不由衷,但我依然觉得书写的很棒。古人云以史为镜,可见兴衰。这样的书还是要多读读。

想到了薛之谦的一句歌词:“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任何变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需要一些时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