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可爱的”

小7釆卷耳
这是木心的作品里面我最喜欢的一本了。木心的文字犹如木石,不动声色坚定淡漠。他说“予素未作掷地金石声想”,但恰是远方传来的隐隐清冽的金石之声最能描绘他的文字。木心笔下的世界是精致的,连悲伤也显得高贵。说木心的诗有着贵族气,因为不屑于造作,有种介于白话和文言文之间的保持着尊严的文字流动。木心首先是个画家,然后才是个诗人。他的诗写尽了画,像是意识流的黑白电影,没有色彩,却冲击着双眼。“有时悲哀沉思,有时诚恳发脾气;有时嘿笑如恶童,有时演奏起那绝美故事,销魂忘我;有时险峻刻诮,有时伤怀绵绵。”台湾印刻杂志社的评价再准确不过了。木心的诗写的不是特定的人、事、景,而是加入了宏大历史背景下的思维的跳脱。他试图从事物的存在形式里发现深层次的意味,那种意味不是说教的道理,而是会心一笑的生命的可爱之处。

       在乙辑里面,木心喜欢拿文字开玩笑,还是些略通古今的人才懂的玩笑。短短一行字,无头无尾,都是感慨,给人猛然一击,反复默念于心。就像他自己写的“长文显气度,短句见骨子”。短句之间看得见思维的跳跃和对于时代的戏谑。木心的幽默是常人学不来的。虽经历波折却毫无呻吟...
显示全文
这是木心的作品里面我最喜欢的一本了。木心的文字犹如木石,不动声色坚定淡漠。他说“予素未作掷地金石声想”,但恰是远方传来的隐隐清冽的金石之声最能描绘他的文字。木心笔下的世界是精致的,连悲伤也显得高贵。说木心的诗有着贵族气,因为不屑于造作,有种介于白话和文言文之间的保持着尊严的文字流动。木心首先是个画家,然后才是个诗人。他的诗写尽了画,像是意识流的黑白电影,没有色彩,却冲击着双眼。“有时悲哀沉思,有时诚恳发脾气;有时嘿笑如恶童,有时演奏起那绝美故事,销魂忘我;有时险峻刻诮,有时伤怀绵绵。”台湾印刻杂志社的评价再准确不过了。木心的诗写的不是特定的人、事、景,而是加入了宏大历史背景下的思维的跳脱。他试图从事物的存在形式里发现深层次的意味,那种意味不是说教的道理,而是会心一笑的生命的可爱之处。

       在乙辑里面,木心喜欢拿文字开玩笑,还是些略通古今的人才懂的玩笑。短短一行字,无头无尾,都是感慨,给人猛然一击,反复默念于心。就像他自己写的“长文显气度,短句见骨子”。短句之间看得见思维的跳跃和对于时代的戏谑。木心的幽默是常人学不来的。虽经历波折却毫无呻吟,他看穿了的,想必是我现在无法理解的。所以不敢妄下评论,说其好坏。但是这些文字的诞生,让我看到了文学的一种自在的存在方式,足以在行文吐字的时候心安理得地恣意笑谈。就像云雀不停息地鸣叫,用最悦耳和自由的方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云雀叫了一整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云雀叫了一整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