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佩里翁的理想

小7釆卷耳
荷尔德林的诗歌是德国诗歌史上的高峰,不仅仅在于他的诗歌语言的运用,更在于诗歌中所传达出的回归本源的哲学思考。提到荷尔德林哲学思考的起源,就不得不提到他的小说《许佩里翁或希腊的隐士》。在这部小说里,荷尔德林提出了应该通过武力战争还是人性教育来改造社会的问题,很显然荷尔德林支持的是后者。在见证了战争带来的血腥残酷之后,许佩里翁试图找到一条温和的道路改造社会,也就是从改造人心开始。而人心其实也是一切战争和罪恶的根源。
       许佩里翁说“必然从根本上改变!从人性之根将生长出新世界!一种新的神性统领他们,一个新的将来在他们面前容光焕发”,然后又通过迪奥玛之口说“你将是我们民族的导师。”荷尔德林眼中最圆满的人,在小说中反映为他所推崇的古雅典人,荷尔德林认为他们是纯粹的,自然的。他们在不受干扰的状态下成长,发展美好的性格而不失天性,得以成为一个自然的人,而这个人因为具备了这样的特质而成为神。而“新的神性”是指自然的原始力量,一种饱含生命力的伟大存在。他推崇古希腊的神,因为古希腊众神保持着人性的美的中庸。而“新的将来”就是他的乌托邦世界,是柏拉图笔下神圣的理想...
显示全文
荷尔德林的诗歌是德国诗歌史上的高峰,不仅仅在于他的诗歌语言的运用,更在于诗歌中所传达出的回归本源的哲学思考。提到荷尔德林哲学思考的起源,就不得不提到他的小说《许佩里翁或希腊的隐士》。在这部小说里,荷尔德林提出了应该通过武力战争还是人性教育来改造社会的问题,很显然荷尔德林支持的是后者。在见证了战争带来的血腥残酷之后,许佩里翁试图找到一条温和的道路改造社会,也就是从改造人心开始。而人心其实也是一切战争和罪恶的根源。
       许佩里翁说“必然从根本上改变!从人性之根将生长出新世界!一种新的神性统领他们,一个新的将来在他们面前容光焕发”,然后又通过迪奥玛之口说“你将是我们民族的导师。”荷尔德林眼中最圆满的人,在小说中反映为他所推崇的古雅典人,荷尔德林认为他们是纯粹的,自然的。他们在不受干扰的状态下成长,发展美好的性格而不失天性,得以成为一个自然的人,而这个人因为具备了这样的特质而成为神。而“新的神性”是指自然的原始力量,一种饱含生命力的伟大存在。他推崇古希腊的神,因为古希腊众神保持着人性的美的中庸。而“新的将来”就是他的乌托邦世界,是柏拉图笔下神圣的理想国。
       而改造世界的方式就是通过诗歌将自己的价值观向民众传达,潜移默化地改变民众对世界、对社会的看法,从而走向乌托邦。这意味着诗歌必须有着强烈的感染力。荷尔德林说诗歌是一场烈火,不是修辞练习。诗歌应该表达充满生命力的情感。中国当代诗人海子对荷尔德林十分推崇,他认为荷尔德林是一种“热爱景色中的灵魂”的诗人,“把宇宙当做庙堂”。他们的诗都是源于原始生命和精神的冲动,他们的诗句里没有精致的雕刻,他们的诗句是作为生命元素在燃烧。他们的诗句都是在描写自然,在自然界中寻找原始力量。读他们的诗常常有“神启式的灵悟意味”,诗中的意象宏大缥缈而又苍凉悲壮。海子并不认为自己是个传统意义上的抒情诗人,他的浪漫精神是“人类作为主体在自然中的歌唱”。
       在小说里,荷尔德林借许佩里翁之口说出“诗是哲学这一科学的开端和结束”。在荷尔德林看来哲学来源于诗这一无限的神秘存在,源远流长直到结束又回到诗。因此有了“诗”与“思”的问题。如果说诗是对存在和万物之本质的创建性命名,那么诗就应该写出最原始的事物,写出世界的开端。荷尔德林想要写出“天国之火和人类的宁静”,并通过这样的诗句引导民众获得心灵上的安宁。
       荷尔德林说人性而又神性的美的孩子是艺术和宗教。荷尔德林想要成为神灵的传达者,他说“而我们诗人!当……抓住天父本身,把民众庇佑,在歌中,让他们享获天国的赠礼”。他要把诗“作为将来之知的根据,用诗性的宗教来填平理性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鸿沟,完成人性教育的历史”。他认为人的本质在于他的创造性,而创造的精神活动会以诗的形式表现。因此诗应该回归人的本性、自然的本性。他的诗中人才是主体,人是万物之灵,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人是绝对自由的,人创造了世界。荷尔德林认为自然是女祭司,而人是他的神,自然属于他,自然中的所有生命乃至自然的每一种形态和每一种声音只是为这位荣耀者所感发的一声欣喜的共鸣。
       荷尔德林是生于大地的诗人,终其一生在大地上徘徊寻找。他的理想在现实主义的眼里是那么可笑,但是诗人的存在就是为了让营营如蝼蚁的人类在现实的拷打下能够舔舐到所谓灵魂的慰藉不是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荷尔德林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荷尔德林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