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魂深处,诗意栖居

拼客弗洛伊德
2017-07-30 20:45:17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824—826年之间,

这一阵,唐代大文豪刘禹锡正在和州任上,作《陋室铭》,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与之类似的豁达,翻阅中国历史,我们其实能发现不少,以至于当代再难寻觅到此类隐士时,有人开玩笑说是因为现代文明是另一个次元的缘故。

现代文明真的是另一个次元吗?又或者,我们这样的生活着,就注定了我们没有办法不焦躁,不孤独了?也许这个问题很难有标准答案,但在读罢《灵魂的场所》后我们会知道,至少有一个人能够免俗,他就是《灵魂的场所》的作者,台湾建筑人文学者李清志。

这是一本记录作者自己“在灵魂深处,诗意栖居”的著作。

当世人都对参观卢浮宫、金字塔、自由女神像、基督山、科隆大教堂这样宏伟建筑趋之若鹜时候,作者选择了去到里昂近郊的拉图雷特修道院,去到瑞士理工大学ROLEX学习中心,去到芬兰宁静礼拜堂。去体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甚至不能怎么说话的生活。

这种生活,刚开始注定是会让人感到慌张与焦躁的,但慢慢地,因为它只有单纯的房间、寂静的夜晚,没有外部信息的干扰也没有混乱的装饰,会让人感到一种轻省,再而后,人突然











...
显示全文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824—826年之间,

这一阵,唐代大文豪刘禹锡正在和州任上,作《陋室铭》,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与之类似的豁达,翻阅中国历史,我们其实能发现不少,以至于当代再难寻觅到此类隐士时,有人开玩笑说是因为现代文明是另一个次元的缘故。

现代文明真的是另一个次元吗?又或者,我们这样的生活着,就注定了我们没有办法不焦躁,不孤独了?也许这个问题很难有标准答案,但在读罢《灵魂的场所》后我们会知道,至少有一个人能够免俗,他就是《灵魂的场所》的作者,台湾建筑人文学者李清志。

这是一本记录作者自己“在灵魂深处,诗意栖居”的著作。

当世人都对参观卢浮宫、金字塔、自由女神像、基督山、科隆大教堂这样宏伟建筑趋之若鹜时候,作者选择了去到里昂近郊的拉图雷特修道院,去到瑞士理工大学ROLEX学习中心,去到芬兰宁静礼拜堂。去体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甚至不能怎么说话的生活。

这种生活,刚开始注定是会让人感到慌张与焦躁的,但慢慢地,因为它只有单纯的房间、寂静的夜晚,没有外部信息的干扰也没有混乱的装饰,会让人感到一种轻省,再而后,人突然觉得可以听到许久未曾听到,内心微小的声音。

当同行们写书时候巴不得把如高迪、奥斯特柏格 、赖特、贝聿铭、库哈斯、扎哈·哈迪德、矶崎新、格罗皮乌斯等大师的代表作介绍个遍时,他别开生面的带着读者见识许多不起眼却很有意义的建筑。

从让人摆脱电话、电子邮件以及各种社交平台追杀的丰岛博物馆,到隐藏在生活中的禅元素建筑铃木大拙纪念馆;

从空间本身就具有布道能力的长崎市和平祈念馆,到能让自己的心在静默之中重新苏醒的沙克生物研究中心;

甚至于参观后足矣让人感动到哭的柏林火葬场,莫不如是。

套用他的话来说,这些看起来有些“奇葩”的建筑与监狱具有某种的相似性,唯一的差别在于,观赏这些建筑的人们追求的是内心的自由,监狱里的罪犯渴望的是肉体的自由。

“内心的自由”,多么简短、轻松的字眼,却又是多么的难得。

如果人生真如赵本山小品里说的:“家有房屋千万座,睡觉就须三尺宽。总结起来四句话:说人好比盆中鲜花,生活就是一团乱麻;房子修的再好那是个临时住所,这个小盒才是你永久的家呀”,那么片刻“内心的自由”,大概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和奢侈了吧,只可惜,身处城市中的我们,太少有人愿意做李清志,去亲自寻求这份享受与奢侈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大文豪刘禹锡的名句,至今仍在耳边萦绕,既然逃不开这斑马线和写字楼,不如带一本《灵魂的场所》修行吧,毕竟,“在灵魂深处,诗意栖居”实属难得,却又是你我的共同追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灵魂的场所的更多书评

推荐灵魂的场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