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镣铐起舞

风月江云

凌晨两点,闺蜜打来电话,泣不成声。她说乐乐死了,陪伴了她六年之后离开。她说当时就该听妈妈的,养什么狗,真是自虐。她说她的心里很难受,我隔着电话,听到她在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胸口。那沉重的声音顺着电流击打在我的耳膜上,我的心也莫名难受起来。很闷,喘不过气来。我跳下床,甚至连鞋都没来得及穿。我跑到客厅,沙发上,我的猫形象不雅的安睡着。听着电话里她不停的嚎哭,我也在这浓墨般的夜里,安静落泪。

我从小就很喜欢把流浪猫往家里带,从不为他们起名字。理由说来也十分可笑,我想名字大概有什么魔力,可以让人融入社会,但可以令其与众不同——对特定的人来说。我不想像小王子那样,驯服狐狸。因为当狐狸离开,小王子会悲伤。

那些流浪的孩子们,到了春天,或是等到它们足够强大来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会自行离开。到时候,它们与我再无关,从此江湖山高水长,我们只是彼此生命的过客,无关乎驯服与羁绊。 我承认我十分懦弱,也很愚蠢。驯服这种事情,不会只因为区区一个名字就完成,羁绊这个东西,也不会因为区区一个名字就消失。我承认我的懦弱,我的恐惧。如果真的有一天,它们死在我的面前。我从未面对过死亡,恐...

显示全文

凌晨两点,闺蜜打来电话,泣不成声。她说乐乐死了,陪伴了她六年之后离开。她说当时就该听妈妈的,养什么狗,真是自虐。她说她的心里很难受,我隔着电话,听到她在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胸口。那沉重的声音顺着电流击打在我的耳膜上,我的心也莫名难受起来。很闷,喘不过气来。我跳下床,甚至连鞋都没来得及穿。我跑到客厅,沙发上,我的猫形象不雅的安睡着。听着电话里她不停的嚎哭,我也在这浓墨般的夜里,安静落泪。

我从小就很喜欢把流浪猫往家里带,从不为他们起名字。理由说来也十分可笑,我想名字大概有什么魔力,可以让人融入社会,但可以令其与众不同——对特定的人来说。我不想像小王子那样,驯服狐狸。因为当狐狸离开,小王子会悲伤。

那些流浪的孩子们,到了春天,或是等到它们足够强大来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会自行离开。到时候,它们与我再无关,从此江湖山高水长,我们只是彼此生命的过客,无关乎驯服与羁绊。 我承认我十分懦弱,也很愚蠢。驯服这种事情,不会只因为区区一个名字就完成,羁绊这个东西,也不会因为区区一个名字就消失。我承认我的懦弱,我的恐惧。如果真的有一天,它们死在我的面前。我从未面对过死亡,恐惧让我无法肆意去爱。

生活中有的固然不只是人与动物之间的羁绊,父母同学朋友恋人也同样重要。可每种羁绊的颜色是不同的,每一种羁绊都无可取代,就像是泰德和他的男友,和他的母亲,和他的莉莉,甚至,和莉莉的章鱼。我想,在很多年以后,泰德想起那章鱼,也许会微笑,正是那章鱼,让他学会了爱不一定必须天长地久,有时候,放手是对爱更好的诠释。与其让莉莉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生不如死,倒不如向死亡认输,带着莉莉曾经给予过他的爱与羁绊揉成的镣铐,坚强的微笑,舞蹈。爱不曾远离。

合上书,看着桌上安睡的猫,美丽的宁静。如果当真有一天,章鱼降临在我身边的他身上,我会选择勇敢不回避。羁绊这种东西,更像是枷锁,不会带着枷锁起舞的舞者不是好舞者,也许有时这枷锁会磨破刺痛,带给我们伤痛,可我甘之如饴!正是因为这枷锁,我感觉到了爱的存在,而正是爱,让我们得以存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莉莉和章鱼的更多书评

推荐莉莉和章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