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小说所能抵达的一种极致

rivert

随写几句。

此书是我读的第一本葡语翻译过来的小说。之前买过一本《惶然录》,韩少功译本,不是小说,都是类似日记的随笔,一直拖着没有读完。这本书断断续续读了一个月,读得很粗,可算是读到了结尾。

作者的创意真好啊。全世界失明这个点子,据说是作者治疗眼疾时想出来的。全世界都失明了,听起来非常宏大的题材,故事的切口却很小,从一个十字路口开始。有位等待红绿灯的司机失明了,没有任何原因,眼前突然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紧接着,失明症一个接一个地蔓延,从第一个失明症的妻子到医生、病人、路上见义勇为却堕落为小偷的行人,直到这些人统统被政府抓起来,关进原先的精神病院进行隔离。

第二部分讲述被隔离在精神病院的失明症患者自治社会,可看作一个社会寓言。当全部失明者被隔离开来,政府不闻不问,仅提供基本的饮食时,外界社会的规则逐渐解体。第一批失明者身上文明尚存,他们试图尽量保持原来的体验。但这种体面,很快被恐惧的卫兵打破:一个受伤的小偷求救时被卫兵打死,政府彻底放弃了精神病院的管理责任。伴随着失明者越来越多,精神病院彻底堕落为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一伙人打劫并垄断了食物,成了精神病院的统治阶...

显示全文

随写几句。

此书是我读的第一本葡语翻译过来的小说。之前买过一本《惶然录》,韩少功译本,不是小说,都是类似日记的随笔,一直拖着没有读完。这本书断断续续读了一个月,读得很粗,可算是读到了结尾。

作者的创意真好啊。全世界失明这个点子,据说是作者治疗眼疾时想出来的。全世界都失明了,听起来非常宏大的题材,故事的切口却很小,从一个十字路口开始。有位等待红绿灯的司机失明了,没有任何原因,眼前突然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紧接着,失明症一个接一个地蔓延,从第一个失明症的妻子到医生、病人、路上见义勇为却堕落为小偷的行人,直到这些人统统被政府抓起来,关进原先的精神病院进行隔离。

第二部分讲述被隔离在精神病院的失明症患者自治社会,可看作一个社会寓言。当全部失明者被隔离开来,政府不闻不问,仅提供基本的饮食时,外界社会的规则逐渐解体。第一批失明者身上文明尚存,他们试图尽量保持原来的体验。但这种体面,很快被恐惧的卫兵打破:一个受伤的小偷求救时被卫兵打死,政府彻底放弃了精神病院的管理责任。伴随着失明者越来越多,精神病院彻底堕落为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一伙人打劫并垄断了食物,成了精神病院的统治阶级,领头者挥舞着一把手枪,尽管他看不见,却拥有了令人瑟瑟发抖的威慑武器。

第三部分,全世界失明了,精神病院的隔离彻底失去意义。第一批被隔离的失明者走出精神病院,在茫茫城市之中漫游。由于每个人都看不见,人类的文明解体了。社会失序,遍地污秽,道德不复存在,人变成只为生存的动物。甚至不如动物,动物还看得见。这个时候,有眼睛的人就是神。这个神是医生的妻子。她正直,善良,坚强,看到世界沦为地狱的景象也没有精神崩溃,而是努力地凭一己之力维持着第一批被隔离的失明者这个小团体。她养活他们,维持基础的体面,维持基础的秩序和尊严。

作为唯一没有失明的人,医生的妻子是作者埋在故事里的眼睛。她领着读者穿越茫茫白雾,走向文明的尾声。这个人物是作者最绝妙的安排。所有突破我们想象力的故事和剧情,都是通过“医生的妻子”之眼演绎。

当故事走到绝境,人们莫名复明。有人说这个结尾有点烂尾,但我说,我们不应苛责作者,因为他把一个点子写到了极致。他让《失明症漫记》写出了一个脑洞小说能抵达的广度和深度,这已足够优秀。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失明症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明症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