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亦真时真亦假 | 《女巫的子孙》

信筆浮生
2017-07-30 18:38:33
人类,作为一种感性、自我、又极富局限性的智慧生物,几乎从获得思考能力的那一瞬间起,永远沉迷于某一样事物,人的行为禁锢于自己沉迷于宏大的智慧囚笼之中;而在我们短暂而渺小的一生中,或许沉迷作为一个主题,才能让生活多一些变化吧。

我一直觉得,艺术创作者中,大抵唯有那些真正沉迷于自己一手建立的虚幻王国的人,才能创造真正的传世之作吧。所谓虚妄、或是真实,对于个体的生命会产生如何的影响,大概没有人可以辨清这个话题。最神奇的是,把幻想变成现实,或者说,如同神笔马良一样,将童话实现。

菲利克斯,其实就是普洛斯彼罗本人,他所有的希望、欢乐、幻想、慰藉,都来自于这个角色,以及这个角色所搭建的情感纽带,以至于他始终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像这个传奇人物一样,拥有魔法,兴风作浪,得偿所愿,结局美满。我不认为普洛斯彼罗是什么罪不可赦的反派角色,他不过是一个不甘被命运捉弄的普通人,他聚合自己可以使用的力量来完成一场复仇,了结一个心愿。正如同菲利克斯本人一样,他始终没有从丧女之痛中走出,而新的烦恼从未停止追逐,这让他对人生感到厌倦。此时,他的虚幻的米兰达,给了他坚持的动力。

作为戏剧大师,菲利克斯可以





...
显示全文
人类,作为一种感性、自我、又极富局限性的智慧生物,几乎从获得思考能力的那一瞬间起,永远沉迷于某一样事物,人的行为禁锢于自己沉迷于宏大的智慧囚笼之中;而在我们短暂而渺小的一生中,或许沉迷作为一个主题,才能让生活多一些变化吧。

我一直觉得,艺术创作者中,大抵唯有那些真正沉迷于自己一手建立的虚幻王国的人,才能创造真正的传世之作吧。所谓虚妄、或是真实,对于个体的生命会产生如何的影响,大概没有人可以辨清这个话题。最神奇的是,把幻想变成现实,或者说,如同神笔马良一样,将童话实现。

菲利克斯,其实就是普洛斯彼罗本人,他所有的希望、欢乐、幻想、慰藉,都来自于这个角色,以及这个角色所搭建的情感纽带,以至于他始终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像这个传奇人物一样,拥有魔法,兴风作浪,得偿所愿,结局美满。我不认为普洛斯彼罗是什么罪不可赦的反派角色,他不过是一个不甘被命运捉弄的普通人,他聚合自己可以使用的力量来完成一场复仇,了结一个心愿。正如同菲利克斯本人一样,他始终没有从丧女之痛中走出,而新的烦恼从未停止追逐,这让他对人生感到厌倦。此时,他的虚幻的米兰达,给了他坚持的动力。

作为戏剧大师,菲利克斯可以说是深谙其道。一方面,他相信艺术的魅力,艺术本身足够让人沉迷,足够让有成见的人通力合作,戏剧本身,让人无法抗拒。戏剧揭示人生,这应该是他在接下这份工作时最初的想法吧。最完美的杰作,最真实、最凄惨、最透彻,让人无法抗拒,也让人无法细想。有趣的是,也许真的有某只上帝之眼,正注视着这一切,把机会留给了这个“爱捉弄”的艺术家。这场戏不仅仅是契机,其实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思想的交锋,让每一个人都看到了更多面的人性。

好一场大戏,这是一场真正的暴风雨。温柔、精巧、不留痕迹,效果却翻天覆地。事实上,对于菲利克斯来说,复仇并非是他此行的终点,这场暴风雨,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为米兰达的存在,画上一个句号。这是他最后的解脱。

“人啊,总是想着如何统治别人。”是啊,每个人都是,一个岛、一个公国、一个王国,都不够,我需要更大的地方,是的,总有一个更,在等着我。欲望啊,总是难以停歇的。

也许弗莱彻监狱剧团,某种意义上也改变了菲利克斯。也许自由,才让灵感爆发的更猛烈吧。把真复仇寓于真戏剧之中,监狱的局限无法限制精巧的安排,这是真的魔法。

很多时候,其实放下的解脱,比复仇的快感,更让人舒适。
如果生活真的很灰暗,那么请不要放弃最后一丝希望,那是你翻盘的契机。

有些巧合总是很美的,管他是上天给的,还是人工制造呢 ? Just enjoy.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女巫的子孙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巫的子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