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威格昨日的世界,我的乌托邦

安之若素
十四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茨威格是读《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对故事有深刻印象,但是作者本人并没有引起我浓烈的好奇心,当时的我甚至都没有怀疑过,怎样的一个男性作家才能如此细腻的写出一个女人的心路历程。读罢,便没有进行延伸阅读,差点错过了这一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书中所描述的一战前的欧洲大城市的气氛,难道不正是古往今来、古今中外许多人所追求的“大同世界”么,不论是处于社会上哪一个阶级的人都怀着平和的心态过日子,富人们不骄矜,穷人们不卑微,对于音乐、艺术、与戏剧的追求统一了所有人。这样的不需要护照上各种章戳便可以出入全世界的生活是现代人很难想象的,难怪茨威格的好友感叹道“一个人先前只要有一个躯体和一个灵魂,而如今他还需要外加一本护照。”

更重要的是,书中提到的许多人有慢慢的、静默的深情。关于看望一位政见不同的友人,茨威格写到“我答应以后去看望他,但我实际上是下定决心不实践自己的诺言,因为我愈是爱戴一个人,我就愈珍惜他的时间。”中国古人说“轻诺必寡信”,像茨威格这般“下定决心”不执行自己诺言的,还是头一回见到。下定决心执行诺言,从一而终,与下定决心为了对方的...
显示全文
十四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茨威格是读《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对故事有深刻印象,但是作者本人并没有引起我浓烈的好奇心,当时的我甚至都没有怀疑过,怎样的一个男性作家才能如此细腻的写出一个女人的心路历程。读罢,便没有进行延伸阅读,差点错过了这一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书中所描述的一战前的欧洲大城市的气氛,难道不正是古往今来、古今中外许多人所追求的“大同世界”么,不论是处于社会上哪一个阶级的人都怀着平和的心态过日子,富人们不骄矜,穷人们不卑微,对于音乐、艺术、与戏剧的追求统一了所有人。这样的不需要护照上各种章戳便可以出入全世界的生活是现代人很难想象的,难怪茨威格的好友感叹道“一个人先前只要有一个躯体和一个灵魂,而如今他还需要外加一本护照。”

更重要的是,书中提到的许多人有慢慢的、静默的深情。关于看望一位政见不同的友人,茨威格写到“我答应以后去看望他,但我实际上是下定决心不实践自己的诺言,因为我愈是爱戴一个人,我就愈珍惜他的时间。”中国古人说“轻诺必寡信”,像茨威格这般“下定决心”不执行自己诺言的,还是头一回见到。下定决心执行诺言,从一而终,与下定决心为了对方的好而不执行诺言是一块硬币的两面,重点在于“下定决心,”而不是随着时事的变化而随意改变自己当下的决定。

他写好友聚会“人数不多,不求欢乐,却情同手足。”胜过任何关于友谊煽情的赘述。让我想起了木心先生在《文学回忆录》中所说“风雪夜,听我说书者五六人,阴雨,七八人,风和日丽,十人,我读,众人听,都高兴,别无他想。”这种浓浓的“昨日”的感觉自在文中,读来如人饮水,不需要过分解读。

茨威格当然是一个擅长玩弄笔墨的人,然而与他的其他小说不同,在这本他最后的自传中他似乎有意的在简化语言,压抑感情。然而从平淡的语言中,那个昨日的欧洲还是从字里行间里冒了出来。那是一个仿佛镀上了玫瑰金色光辉的世界。庄严、温柔、永恒、美好。我读书并没有先读书封、简介、或是其他人推荐、读后感的习惯,因此读到一半偶然翻到书封才发现这本书成书于二战打的如火如荼的1940年,而茨威格本人在二战尚未取得胜利的1944年便自杀了,不由得对他更加佩服。在眼前一大片看不到边的黑暗里,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与怎样的自控力在回忆过去甜美的生活,以至于不知情的读者如我并没有感受到一丝丝的哀戚。

合上书,我突然很想去奥地利,茨威格的奥地利。不知茨威格若是活过了二战、活到了和平的现在这个被高科技充斥、失去了平和、专一、深情的时代,会有怎样的见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昨日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昨日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