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相遇

云清朗
人类的爱情有许多不同的表达方式,可以很暴力而充满激情,也可以很沉静而无私无我爱情可以欢欣鼓舞,也可以充满悲剧性。爱情可以是苦楚与受难,可以卑微而渺小,更可能有点荒谬。但是,我们必须永远记住一件事:爱情永远不可耻!

                                                                                      ——乔纳斯•嘉德尔《戴上手套擦泪》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瑞典,小镇男孩雷斯莫斯来到了繁华的斯德哥尔摩,在这里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压抑许久的欲望终于得到释放。在这里,他认识了一生挚爱本杰明...
本书是严肃讨论平权、爱情与家庭的同性恋题材小说,兼...
显示全文
人类的爱情有许多不同的表达方式,可以很暴力而充满激情,也可以很沉静而无私无我爱情可以欢欣鼓舞,也可以充满悲剧性。爱情可以是苦楚与受难,可以卑微而渺小,更可能有点荒谬。但是,我们必须永远记住一件事:爱情永远不可耻!

                                                                                      ——乔纳斯•嘉德尔《戴上手套擦泪》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瑞典,小镇男孩雷斯莫斯来到了繁华的斯德哥尔摩,在这里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压抑许久的欲望终于得到释放。在这里,他认识了一生挚爱本杰明...
本书是严肃讨论平权、爱情与家庭的同性恋题材小说,兼用倒叙插叙,散文式的笔调与优雅的口吻,翻译得很好。讲述了两个人如何认识自我、追寻意义、超越生命本身的过程。



北欧风光,灿烂的樱花,寂寥的街道,漫天飞雪,以及两个彼此深爱的男孩。当他们牵手时,似乎正在走向未知而幸福的未来,美好得让人叹息。我想这种场景就是所谓的经典,不管时隔多少年,每当回忆起来时,心中还会翻起涟漪。

故事背景是八十年代,彼时艾滋病刚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艾滋刚开始爆发时主要出现在男同性恋者身上,因此被曲解为所谓的“同性恋癌”,被认为是上帝对同性恋者的惩罚。同志平权运动刚取得进展,各个国家开始慢慢对同性恋去罪化去病化,性观念渐驱开发,他们好不容易才能开始享受到爱与被爱的自由。然而上天似乎存心与他们过不去,给他们开了个如此大的玩笑。

当时的大众对同性恋的接受度还很低,不少人认为同性恋就是罪恶,所以他们乐于看到同性恋们被艾滋折磨致死,并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上帝在清除人类的败类。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在乎,整个社会都抛弃了他们,任他们自生自灭。到了几年后,人们发现异性恋也可能患上这种可怕的疾病时,才开始大力研究治疗药物。书中讲到主人公拉斯莫斯,那么年轻,那么美丽,从自己的家乡来到斯德哥尔摩,遇到了那个想要度过一生的人,然后戛然而止,想要知道后面发现的故事,还有书开头住在病房里面的人是谁?


久久不能从小说中抽离,仿佛置身斯德哥尔摩的漫天飞雪中,北欧作家的文笔沿袭了童话的文风,小说以主人公在圣诞节漫步于斯德哥尔摩的雪夜结尾,

圣诞的夜晚 当整个城市下起雪来 男孩互相笑着 手牵手走过长街 一切就此改变 // 在疾病与宗教的面前 爱情变得脆弱 要失去深爱的家人 深夜恐惧疾病的降临 甚至无法出席你的葬礼 无法与你同眠 但在所有惶惶之下 闪光的 仍是最纯粹的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戴上手套擦泪的更多书评

推荐戴上手套擦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