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锁记 金锁记 8.5分

三十年来,她带着黄金的枷

飞呀蝶

“七巧似睡非睡横在烟铺上。三十年来她带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她知道她的儿子、女儿恨毒了她,她婆家的人恨她,她娘家的人恨她。”

从头至尾,最毒七巧,最悲七巧。最不堪言,也是七巧。

不知不觉中,七巧却已走到人生尽头。

你怎么活成了这样啊,七巧!

哦,你问我么?看这曹家,看那姜家,哪儿有一丝暖,哪儿有一点情!

你还问我么!

当七巧还是七巧的时候,本也是一位开麻油店的小家碧玉,健康美丽,泼辣青春。那年的七巧,只要有点恩赐的真心,来自家中哥嫂的,来自街坊男子的,你情我愿,生儿育女,房前屋后,柴米油盐,怕也能成就一桩最庸俗的幸福。

后来,七巧变成了姜家的二少奶奶。那名门望族的二少爷身患软骨病,无法娶到有钱人家的小姐。哥嫂喜不自禁钻了这高攀的空子。七巧,带着她黄金的枷锁,在冷眼热讽中走入姜家。那还是青春的、雪白的、丰腴的躯体。身后,牢狱之门缓缓合上。

一声吱呀,苍凉可怖。

再然后哇,二少奶奶熬死了夫,熬出了头。分了家,得了产,搬进了新租公寓。有儿、有女、有房,有钱,唯独,终究无情。

曾暗藏情愫的三少爷姜季泽...

显示全文

“七巧似睡非睡横在烟铺上。三十年来她带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她知道她的儿子、女儿恨毒了她,她婆家的人恨她,她娘家的人恨她。”

从头至尾,最毒七巧,最悲七巧。最不堪言,也是七巧。

不知不觉中,七巧却已走到人生尽头。

你怎么活成了这样啊,七巧!

哦,你问我么?看这曹家,看那姜家,哪儿有一丝暖,哪儿有一点情!

你还问我么!

当七巧还是七巧的时候,本也是一位开麻油店的小家碧玉,健康美丽,泼辣青春。那年的七巧,只要有点恩赐的真心,来自家中哥嫂的,来自街坊男子的,你情我愿,生儿育女,房前屋后,柴米油盐,怕也能成就一桩最庸俗的幸福。

后来,七巧变成了姜家的二少奶奶。那名门望族的二少爷身患软骨病,无法娶到有钱人家的小姐。哥嫂喜不自禁钻了这高攀的空子。七巧,带着她黄金的枷锁,在冷眼热讽中走入姜家。那还是青春的、雪白的、丰腴的躯体。身后,牢狱之门缓缓合上。

一声吱呀,苍凉可怖。

再然后哇,二少奶奶熬死了夫,熬出了头。分了家,得了产,搬进了新租公寓。有儿、有女、有房,有钱,唯独,终究无情。

曾暗藏情愫的三少爷姜季泽,败光产业,来向七巧叙旧。一刹那间,七巧几乎步入了圆满。可是,姜季泽竟在盘算她的钱!暴怒中的七巧赶跑了姜季泽,也永远绝别了一生的情。

终于,七巧疯了,癫了,烂了,臭了。一生无爱,一生无情,本来的受害者,扭曲成嗜血成瘾的刽子手。在她手下,有儿子长白妻妾二人的亡魂,有女儿长安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青春的恋爱。

小说尾声将近了。长安的男友前来拜访,七巧以“一个疯子的审慎和机智”,平静地断送了长安的一生:

“她再抽两筒(鸦片)就下来了。”

最后啊,七巧平静地带着她的黄金枷锁,去了。

可那年七月的月亮,还明明白白地挂在天上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锁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锁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