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道一声再见,就会死去一点点

                          ——《漫长的告别》书评
    马洛清楚,钱德勒清楚,甚至读第二遍时的我也清楚,那一声告别,绝不仅仅代表蒂华纳机场上那漫长而沉重的一分钟的挥别,它告别的是某种极为珍贵又极易逝的东西,告别的是那曾存在过的美丽而醉人的过往,而当我们挥动手臂,就意味着又有什么溜走了,一去不返。
    四十岁的马洛绝非涉世未深,可他却选择像轻狂任性的少年一样去管一个醉鬼的闲事,而且他选择相信来自醉鬼善意的谎言,这让他付出了一些代价。然而再给他一百次教训,他还是会选择去相信,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世界给我们的永远是一些抚慰和无数的不完美,它想把我们变成它希望的样子,自扫门前雪,沉默、低调、随和、中庸,可就有一些人,无论外在的潮涌如何拍打的堤岸,都不愿改变一丝一毫,世故给我们再多的怀疑,我们还是会选择相信,还是会盲目冲动,还是会热血上头,还是会头破血流,会多管闲事,尽管已经无数次证明,那是毫无作用的。我们固守着旧日的一点点,不愿意伸手告...
显示全文
                          ——《漫长的告别》书评
    马洛清楚,钱德勒清楚,甚至读第二遍时的我也清楚,那一声告别,绝不仅仅代表蒂华纳机场上那漫长而沉重的一分钟的挥别,它告别的是某种极为珍贵又极易逝的东西,告别的是那曾存在过的美丽而醉人的过往,而当我们挥动手臂,就意味着又有什么溜走了,一去不返。
    四十岁的马洛绝非涉世未深,可他却选择像轻狂任性的少年一样去管一个醉鬼的闲事,而且他选择相信来自醉鬼善意的谎言,这让他付出了一些代价。然而再给他一百次教训,他还是会选择去相信,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世界给我们的永远是一些抚慰和无数的不完美,它想把我们变成它希望的样子,自扫门前雪,沉默、低调、随和、中庸,可就有一些人,无论外在的潮涌如何拍打的堤岸,都不愿改变一丝一毫,世故给我们再多的怀疑,我们还是会选择相信,还是会盲目冲动,还是会热血上头,还是会头破血流,会多管闲事,尽管已经无数次证明,那是毫无作用的。我们固守着旧日的一点点,不愿意伸手告别,即使那早已走远。
    为何不做一个冷漠而坚硬的像石头一样的人呢?把你的智慧与力量用到那些真正会起作用的地方,那当然会免去许多麻烦,会成就更多事情,会过得更轻松,更洒脱,那多么好啊?可我做不到,马洛做不到,他可以做一个硬汉,直面警司的野蛮,无畏流氓的拳头,可他无法拒绝去帮助一个举止礼貌的醉鬼;理智告诉自己去拒绝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可说完了再见却该死地红了眼睛;忘却一段本不应该开始的经历,那是应该忘记的什么,可为何又可耻的悲伤不已?我们强装豁达地微笑着地挥手,可当送别的人背过身去,手就笨拙地僵在了空中,仿佛被抽去了力气。
    人们最初都是理想主义者,相信一切可见的事情,可现实专与理想主义者做对,它就像一片茫然无际、漆黑而冷漠的深海,理想主义者是不会游水的天使。“时间能让一切变得刻薄无情、破旧卑鄙、褶皱丛生。”钱德勒写下这句话时,他的钢笔一定异常的沉重,只有经历过什么的作家,有了饱经沧桑也更加坚强的臂膀,才可以拿着它写下这叫人唏嘘的句子。见识过美丽事物的老去,却仍拥有一颗追寻美丽的心灵。经历过失望仍怀有希望,我想这才是他才是塑造马洛最伟大而珍贵的意义。
    泰瑞最终没有死,可马洛明白,有什么东西已永久地死去了。泰瑞所改变的,也绝不仅仅是那张有着淡淡疤痕的面孔。螺丝锥子味道依旧,可它再不是昨日的酒。当然明天一如往昔,马洛多半还会同情着他人的堕落,相信一些美丽的谎言。可是朋友,那恐怕要多花一些时间了。
    
     作于2016.12.29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漫长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漫长的告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