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推一把,哪里有勇气重新开始

邹雨

最近《我的前半生》热播,将师太重新推到了大众面前。

她讲了那么多故事,她不过在说一个人,这个人总是白衬衫,卡其裤,言谈举止大方不轻佻,独立自强,不乏优秀追求者,但绝不将就。

日光之下无新事,无论时代多发达,故事总是老的可口,但惟有亦舒一人,能将老故事讲出新意来。

这世上什么职业最令人满足又最难做?自然是全职妈妈,而排名第二的,则是全职太太。

我有一位女同学,最大梦想便是成为全职太太,每日相夫教子,与厨房和菜市场打交道。她年少住在机关大院里,小学、初中都与同一帮人共同生活,这些人拉帮结派,面目可憎,她不爱言语,便是被欺侮的那一个。我想,她的家庭梦,其实是个堡垒。她得躲进去,让丈夫呵护,去讨幼儿欢喜。活得与世无争。

但现实哪有那么简单? 婚姻比职场更难打理。

庆山曾说过,男女关系无异于战争。 走过欲拒还迎欲语还休的恋爱阶段,却不代表从此人生就盖上一劳永逸的戳。柴米油盐中,难免相看两厌。世事再怎么变,惟有喜新厌旧不会变,惟有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不会变。

罗子君可不就是一个血淋林的例子,史涓生出轨的对象,是压根提不上台面的辜玲玲,比起她来,还要逊色三分...

显示全文

最近《我的前半生》热播,将师太重新推到了大众面前。

她讲了那么多故事,她不过在说一个人,这个人总是白衬衫,卡其裤,言谈举止大方不轻佻,独立自强,不乏优秀追求者,但绝不将就。

日光之下无新事,无论时代多发达,故事总是老的可口,但惟有亦舒一人,能将老故事讲出新意来。

这世上什么职业最令人满足又最难做?自然是全职妈妈,而排名第二的,则是全职太太。

我有一位女同学,最大梦想便是成为全职太太,每日相夫教子,与厨房和菜市场打交道。她年少住在机关大院里,小学、初中都与同一帮人共同生活,这些人拉帮结派,面目可憎,她不爱言语,便是被欺侮的那一个。我想,她的家庭梦,其实是个堡垒。她得躲进去,让丈夫呵护,去讨幼儿欢喜。活得与世无争。

但现实哪有那么简单? 婚姻比职场更难打理。

庆山曾说过,男女关系无异于战争。 走过欲拒还迎欲语还休的恋爱阶段,却不代表从此人生就盖上一劳永逸的戳。柴米油盐中,难免相看两厌。世事再怎么变,惟有喜新厌旧不会变,惟有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不会变。

罗子君可不就是一个血淋林的例子,史涓生出轨的对象,是压根提不上台面的辜玲玲,比起她来,还要逊色三分。若是青春明媚小姑娘,她也就忍了,但这样的情敌,对她无异于是侮辱。 她看得到史涓生的未来,不过陷入另一个与罗子君的日子,再过十年八年,抑或三年五年,他又进入轮回之中,变得厌倦。但此刻,史涓生就认定了这一个辜玲玲。

师太在给所有的全职太太敲一记警钟,再不醒醒,你们打来的天下,就要尽数拱手相让了。

每日安于吃吃喝喝,逛街购物,丝毫不进步,便想靠着往日的情分同枕边人相伴到老。根本是白日做梦,世间种种,惟有感情最不可靠,建立起来需要朝夕日夜,推翻也不过就是一瞬。像扑克牌搭建的建筑,稍有风吹草动,便尽数坍塌。

这世上哪里有第二个人可以依靠,唯一可以依靠的,也不过是自己罢了。

正如唐晶一般,靠着自己的一双手,何愁没有未来?

即便是在婚姻中,也必须居安思危。 即便不为着另一半,也得为着自己。时间在走,人也得跟着走,不能只有身体变化跟上,心智状态也得跟上。不管何时何地,不能把任何人当作救命稻草,当作此生唯一依靠。

虽然晚,但罗子君总算懂得了这一点,于是开始奋发向上,开创了另外一片新天地,过的比从前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只有自己进步,才能发觉身边人面目可憎。

而她的重生,最感谢的人并非帮衬自己的唐晶,而是那个把自己推入谷底的史涓生。

人可不就是如此,朋友亲人的再多鼓励,也比不上旁人的一声唾弃,就是为着这一口气,要脱胎换骨,只为给那人看一看——我比你更强,有朝一日你非得后悔当日对我的态度不可。

但有时何苦非要别人推一把,早一些看清,自己站起来,岂非更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