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王国 冰雪王国 9.4分

西北望,美国魂——壮怀激烈的珍妮特号极地探险

上杉谦信

北极或者说极地地区,永远是人类好奇和幻想的集大成者。这里独特的自然环境另人耳目一新,魅力无穷的北极光、冰山和各种独特的极地生物,这些都吸引着探险家们不绝如缕的探索。

珍妮特号就是漫长的极地探险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虽然陨落在冰封万里的北冰洋,但依然光彩耀人。它的故事对大多数中国人,哪怕是她的母国美国人也显得很陌生。但在天才般的作者汉普顿.塞兹的笔下,一切苦难、折磨、不幸、挑战都尽数复活,我们得以重新走近一百多年前的珍妮特号,与伟大的灵魂一起去聆听北极的怒海狂涛。

北极,世界的顶端,是极点,也是探险界的巅峰。北极的话题在19世纪的全世界都是一个充满磁力的观念,它是如此的勾人心魄,另无数地理学家、气象学家、博物学家、水手心醉神迷。因为不了解,所以更加诱人,那个时代的人们对于北极和极地的了解更多地来自于神话传说和捕鲸船队的些许传闻,一切都云山雾罩,这是一个斯芬克斯之谜。未知的谜团与挑战吸引了世界各国的探险家竞相角逐,北极探险成为了展现国家综合实力、获取可能巨大的商业利益的最好的练兵场。

1827年英国人最先开始了以到达北极为目的的严肃探险,组织者也是皇家海军的军管威廉.帕里。随后...

显示全文

北极或者说极地地区,永远是人类好奇和幻想的集大成者。这里独特的自然环境另人耳目一新,魅力无穷的北极光、冰山和各种独特的极地生物,这些都吸引着探险家们不绝如缕的探索。

珍妮特号就是漫长的极地探险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虽然陨落在冰封万里的北冰洋,但依然光彩耀人。它的故事对大多数中国人,哪怕是她的母国美国人也显得很陌生。但在天才般的作者汉普顿.塞兹的笔下,一切苦难、折磨、不幸、挑战都尽数复活,我们得以重新走近一百多年前的珍妮特号,与伟大的灵魂一起去聆听北极的怒海狂涛。

北极,世界的顶端,是极点,也是探险界的巅峰。北极的话题在19世纪的全世界都是一个充满磁力的观念,它是如此的勾人心魄,另无数地理学家、气象学家、博物学家、水手心醉神迷。因为不了解,所以更加诱人,那个时代的人们对于北极和极地的了解更多地来自于神话传说和捕鲸船队的些许传闻,一切都云山雾罩,这是一个斯芬克斯之谜。未知的谜团与挑战吸引了世界各国的探险家竞相角逐,北极探险成为了展现国家综合实力、获取可能巨大的商业利益的最好的练兵场。

1827年英国人最先开始了以到达北极为目的的严肃探险,组织者也是皇家海军的军管威廉.帕里。随后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瑞典的探险家们纷至沓来,渴望向北推进人类的北极事业。而珍妮特号正是在这样的北极探索热潮中担负着为美国占据一席之地的光荣使命。那时的美国人正经历完南北战争,国家有所恢复但和欧洲的事务、国际格局的主宰都有很远的距离。所以北极探险也是顺应了美国对外扩张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绪的需要。年轻人们渴望创造历史,如果不是在战场而是通过航海科考的方式那也再好不过,乔治.德隆船长就是这样一位坚毅勇敢、心怀大志的美国海军军官。他哈他的船员、国人们渴望向北推进,希望建立不朽的功勋,特别是在美国在1867年从俄罗斯手里买下了阿拉斯加的大片荒蛮土地之后。

可以说美国魂是北极探险的精神根源,许多人渴望美国人能够在北极探险中建立功勋,取得圣杯。于是在报业大亨小贝内特的全部赞助下,德隆船长率领33名船员驾驶着珍妮特号军舰扬帆远航,出征北极。小贝内特是为了获得震撼世界的独家新闻报道的利益而出资资助的,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最精良的装备,充足的补给,维修加固后的棒棒的船舰,看来这一支探险队将会穿透北极上方笼罩的“北方迷雾”,见证一个伟大的地理新发现——发现开放极海或者著名的“弗兰格尔地”。

然而美国水手和海军军官们还是低估了北极的威力,他们与自然的暴虐无常很快就直面遭遇。巨大的流冰不断袭击整个船,大片浮冰很快聚合完成了对我们伟大的珍妮特号的合围。竭尽人类智慧的船只还是不能与自然之神相抗衡,他们被冰困住了,完全动弹不得。那一天是1879年的9月5日。由于不断聚集的冰块积累的沉重压力使得船身剧烈摇晃,动作受限,探险队就这样开始了她宿命般的冰间囚徒生活。幸运的是他们的船足够坚固结实,暂时并未漏水,而且携带有足够的补给和药物,所以他们大可以安逸舒服的在穿上休憩娱乐,等候大块浮冰融化后再撤离。书中的德隆船长想必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听天由命了。

如果说被困冰中算是探险队的出师不利,他们发现弗兰格尔地并非大陆、黑潮也完全没有足够热量消融北部海域的大块浮冰则更是噩耗。这些他们船队依据的主要理论地理学知识都被判了死刑。在整个珍妮特号探险队的遇险经历中,船上被困时光应当算是最幸福的。船员们欢歌笑语,并未失去对探险前途和生活的信心,然而一切悲剧性命运的开始总是戴着几分温情脉脉的面纱,他们一行人现在真的是被“软埋”了。

最能体现船上美国精神的无疑是1880和1881年迎新年的船上演出,这充分表现了美国人的乐观精神。透过珍贵的文献,汉普顿.塞兹这位优秀的叙述者给读者们勾勒出一幅喜气洋洋的庆祝场面。船员们彼此相处的还算融洽,他们有香煎鲑鱼、菜丝清汤、北极火鸡(即烤海豹肉)、冷火腿、通心粉奶酪、玉米青豆罐头、各式糖果干果享用。演出也十分精彩,爱说俏皮话的船上首席科学家兼记者柯林斯成了主持。水手们在广袤无垠、冰封万里的北极冰面上庆祝新年,丝毫没有沉沦,这或许是德隆船长精细管理的结果。我们可以看到船员们都是天生的乐观者,他们对被困虽绝非麻木,但也并无过多的怨言,这或许与北极探险本身的复杂艰难的传统有关。

在孤寂的冰海上我们欢聚一堂,

迎接新年的第一缕晨光。

此刻我们快活地聚在一起,

甲板室荡漾起欢声笑语。

我们的思绪早已飞出船舷。

回到远方的故土和亲友身边。

魔力悄然降临,他们轻声问询——

“怎么还不见远去的亲人——我们的儿子、兄弟和夫君?”

这首诗是为迎接1881年新年来临时,在1880年年底柯林斯的节目开场诗,塔饱含了探险者们对于祖国和亲友的眷恋怀念。此刻这些北极勇者已经在浮冰中被困了足足16个月了,漂流了1300英里。美国魂可以支持他们不远万里,长途跋涉前往北极,但冗长的被困生活,毫无进展的探险任务则令船队的核心人物德隆船长越来越焦虑。也许正如他的日志中所形容的一样。这一年完全是停滞的意念,是毫无变化且单调的一年。

1881年的时间飞速流逝,浮冰仍然撕咬吞噬着珍妮特号,天气也没有好转的迹象。这年的7月4日他们还在船上庆祝美国的额国庆日,用旗帜和彩旗把这艘船装饰一新,同时放礼炮祝贺。在遥远的极地,正是一种献身为国家探险的热情把这30多人召集在一起,但这样的升旗似乎更多了几分悲壮的色彩。何时才能走出浮冰,北航极地?好运气并不总是垂怜珍妮特号,在1880年的1月19日船只就发生了严重的漏水,以后也需要日夜不断地用水泵、风车和人力去舀水以保障船只安全。如果要做一个盘点的话,那么已经过去的1880年就是流年不利,这一年探险队前进的里程几乎微不足道,原地踏步,但船体进水、船员达嫩豪病情恶化、船员们开始出现感伤情绪。这一切都为珍妮特号的前程罩上了浓厚的阴影,她会是下一个给北极诸神献祭的祭品吗?

这样的祭品已经足够多了,最著名的莫过于1845年的富兰克林探险。约翰.富兰克林是英国的北极探险家,他和他的船员们驾驶着两艘利船驶往北极。然而这129人的庞大探险队却一去不返,杳无音信,成为了19世纪中期最为爆炸性的国际事件,引发了事后各国海量的报导和搜救工作的展开。如果说富兰克林已经是一份献给北极的隆重祭品,那德隆船长的珍妮特号呢?她的名字如此的柔美宛转,能挡得住北方巨神的波涛万里,浮冰的雷霆万钧般的挤压、摩擦和碰撞吗?

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在1881年的6月12日,发现并登陆亨丽埃塔岛之后不久,伟大的珍妮特号终于被疯狂的浮冰压力所击碎沉没。这支探险队不得不弃船,他们失去了重要的交通工具,或许也是最后的救命方式。无论珍妮特号曾经有多么坚固、多么抗压,但长达近20多个月的漏水、挤压、碰撞都使得她达到了极限,最终葬身于北冰洋的冰腹深处。德隆船长颇有大将风度,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所有的船员们搬出了有用的补给物资,准备下一阶段的生存。他们此时不得不直面皑皑冰原,与自然肌肤相亲。很显然随着曾经的家园的消失,这支探险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挑战窗口期——冰上生存。

一般来说要在大块浮冰上长期生存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北极熊、海豹或者海狮一类的极地生物,也需要在附近的海水中觅食。不过有了珍妮特号上抢救下来的物资,这群美国探险英豪们应该还能撑很久。北纬77度的沉船令人诅丧,但也释放了全体成员的心情,毕竟他们可以暂时摆脱被困船只的压抑感,开始自己的冰上长征。除了比较充足的物资,他们还有很多条狗和雪橇,这些都会对他们的冰上穿越发挥重大的作用。被困在浮冰已然21个月,队员们的心情如晴雨表一样阴晴不定,但此时还是高扬的。这是一场史诗般的生存之战,但挑战者只有有限的补给,他们没有后援团队,只有全力以赴,拼死一战。

德隆船长的计划是一路向南行进,一直行进到俄国中部和西伯利亚的北冰洋沿岸地区。他们粗略的估计这场远征的直线距离将近1000英里。他们为了避免得雪盲症而昼伏夜出,在傍晚时分趁着凉爽赶路,但仍然走的很慢。每天12小时拉着挽具,这样的重体力消耗对人的意志力和体力都是惊人的考验。团队很快就面临严峻考验:他们只有60天的补给,却有至少6个病人无法拉货,此外冰上几乎没有可辨别的事物,一切道路只能靠自己去开辟。最危险的是他们的行进速度被抵消了,因为浮冰在不断地移动、飘转,他们实际上是南辕北辙,距离西伯利亚沿岸更加遥远了,这是德隆船长在6月18号离开沉船地附近后的第八天发现了这个令人绝望、沮丧的事实。

人们更加精疲力竭,情绪开始低落,最要命的是他们每天吃的肉糜饼十分干燥难以下咽,很多人的肠胃消化系统都出了问题,乃至随队医生安布勒不得不竭尽自己的智慧为大家想办法。还不用说那些其他的伤疤与疼痛,越来越多的扭伤、抽筋都只能算是小意思了 ,冻疮、震颤性神经疾病才是最为可怕的杀手,一旦走不了路,这些人的命运也就注定了。然而或许上帝的旨意,他们命不当绝,发现了一块应许之地。这就是贝内特岛我们可怜又可劲的探险队员们成功登陆这座蛮荒的小岛,当了8天的快乐鲁滨逊。幸亏有这8天,他们得以能够好好地烤火晒干衣物,也同时获得了补充食物、淡水资源的宝地。在贝内特岛上栖息着大量野生动物,特别是鸟类极其丰富。探险者们以自己的金主和赞助人贝内特先生的名字为这座玄远的岛屿命名。

好运没能持续多久,很快他们迎来了最为艰巨的挑战。又是可怕的骨骼浮冰,又是可怕的冰水混合物,一切都推倒重来。勇士们扛过了这些冰群的铺天盖地的袭击,开始尝试最后的登陆。他们最后的目的地就是西伯利亚的勒拿河三角洲。本来德隆船长他们的意思是要尽量保持团队行动但最终却分散了,3艘川都各自分开去迎接自己的命运。德隆与梅尔维尔工程师的两艘船分别在西北和东南方向登陆。然而噩运才刚刚开始。

德隆他们虽然成功登陆了西伯利亚的海岸,但此时他们的补给所剩无多,先后丢弃了雪橇和驳船,他们只能依靠步行来寻求土著人的救援。但毫无疑问丢弃雪橇和船只注定了这一行人的命运,那就是毁灭。在秋冬季的西伯利亚,没有多少外来者能够徒步横穿数千英里的荒原冰川。德隆船长尝试了升起篝火来寻求帮助但无人问津,最后他不得派出两员猛将先到开路,寻求救援。可是命运弄人,梅尔维尔一行人的幸运获救后,与这两位信使相遇,但等他们赶到故地时,已经没有足迹可以追寻德隆一行人的踪迹,看来只有等来年再去寻找。梅尔维尔最终找到了船队文件、日志和标本遗物,以及德隆船长一队的殉难地。探险队最终的结局就是如此,他们发现并命名了德隆群岛,获得了新的地理知识,但船长等人全部殉难。

毫无疑问德隆、安布勒等33人都是伟大的美国英雄,他们前往北极的意志从未中断,他们凭借爱国的热忱、建功立业的渴望投身科学探险事业。最终殒命西伯利亚的勒拿河三角洲地带,人死而英魂不灭。西北望,尽是美国魂,梅尔维尔后来成为促进美国海军现代化的重要骨干,美国崛起的势头也不可遏制。至今新西伯利亚群岛外的一片岛屿都被命名为德隆群岛,以纪念这位伟大的探险家。

如果从具体的到达极点、或者完成极地跨越的目标来看,德隆一行失败了。但他们的探索精神、矢志不移的奋斗与生存毅力令世人叹服。这场宏伟壮阔的生存之战最终落幕,德隆一行人也被重新安葬。星条旗永不陨落,或许每一次人类知识的进步都有赖于自我牺牲的勇者的普罗米修斯般的窃火。斯人已逝,精神犹存,他们是最伟大的悲剧,同南极探险的斯科特一行一样,是人类群星闪耀的勇者,是未知世界的书写记录者。为此而不朽,为与命运的抗争而永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冰雪王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冰雪王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