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是一条割不断的尾巴:1980年代的文坛纷争 ——《潮起潮落:新中国文坛沉思录》读后

知之为知之
1
我们常常这样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历史教科书往往是这么描述的:1978年12月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使我国进入了以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主要任务的历史新时期。
似乎以此为分界线,中国与过去那段历史告别,从此走上康庄大道。这样的宏大叙事是粗线条的,失之于疏略,也是不准确的。
其实,常识可以告诉我们,现在是过去的延续,社会往往是在因袭中负重前行。
2
读完《潮起潮落:新中国文坛沉思录》(严平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版),我们会对历史的复杂性有更加深刻的认识。
该书描述了新中国文坛“八老”周扬、夏衍、陈荒煤、何其芳、沙汀、许觉民、冯牧、巴金的命运沉浮,反映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历史境遇。从时间跨度看贯穿“新中国”50年的历史,但该书重点展现的,集中在1977至1980年这一时段,即历史转折期。
作者严平担任陈荒煤(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文艺报》副主编、文化部副部长等职务)的秘书,从而能以亲历者的身份来撰写这段“在场者的历史”。而且,这八位人物都是新中国文坛的“掌门人”,直接参与1980年代文坛的重大事件。
因此,《潮起潮落:新中国文坛沉思录》所载录的这段历史,虽然...
显示全文
1
我们常常这样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历史教科书往往是这么描述的:1978年12月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使我国进入了以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主要任务的历史新时期。
似乎以此为分界线,中国与过去那段历史告别,从此走上康庄大道。这样的宏大叙事是粗线条的,失之于疏略,也是不准确的。
其实,常识可以告诉我们,现在是过去的延续,社会往往是在因袭中负重前行。
2
读完《潮起潮落:新中国文坛沉思录》(严平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版),我们会对历史的复杂性有更加深刻的认识。
该书描述了新中国文坛“八老”周扬、夏衍、陈荒煤、何其芳、沙汀、许觉民、冯牧、巴金的命运沉浮,反映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历史境遇。从时间跨度看贯穿“新中国”50年的历史,但该书重点展现的,集中在1977至1980年这一时段,即历史转折期。
作者严平担任陈荒煤(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文艺报》副主编、文化部副部长等职务)的秘书,从而能以亲历者的身份来撰写这段“在场者的历史”。而且,这八位人物都是新中国文坛的“掌门人”,直接参与1980年代文坛的重大事件。
因此,《潮起潮落:新中国文坛沉思录》所载录的这段历史,虽然着眼于一些感性的材料、具体的细节,然而,它相比于粗线条的宏大叙事,是对历史真实的具体还原。
3
我们不能忘记周扬、夏衍、荒煤、巴金等人在历史转折时期,以无比的勇气,努力斩断过去,不让过去的尾巴时时纠緾我们。
他们惠泽于后人,使我们“不必再像过去那样提心吊胆的工作,不必写违心违志的文章,至少我们可以有所为可以有所不为”(李格非《在场者的历史》)。
1979及1981年,剧本及电影《假如我是真的》、《苦恋》遭到无端攻击,虽然巴金、夏衍等极力声援,最后还是被封杀。现在,这类所谓“自曝家丑”的作品,大多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开出版了。
1983年,周扬因“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的报告被迫违心作检查,遭到致命一击。现在,人道主义也成为普遍性的常识。
周扬、夏衍、巴金曾作为自由化的代表人物,遭到点名批评。而今,批评者何在,时间早已作出结论。
1984年,陈荒煤在某一研讨会发言,认为文学是人学,并以日本、法国电影中的两性关系描述为例,说明文学必须真实的表现生活。结果会后,陈荒煤被扣上提但是人性论甚至鼓吹性解放的帽子。现在,写人性,乃至表现性生活,还需要辩解吗?
巴金“随想录”系列文章在香港发表,遭到各种责难,被称为持“不同政见”,甚至某大人物宣称,“那个姓巴的最坏,应该枪毙”。现在,《随想录》已是无可争议的文学经典。
……
4
然而,历史不是直线向上发展,有反复,有停滞,甚至有倒退。
1980年代的那些文坛纷争,一部分已经有了结论和答案,有的则仍有继续与发展。
“毒草”论重出江湖,作品被“软埋”,作家遭受“通敌”、“反华”污名……过去是一条割不断的尾巴。
当然,我们相信,历史有可能反复,但开历史倒车,必然无路可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潮起潮落:新中国文坛沉思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