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国作为中道 法治国作为中道 评价人数不足

transcendent, transcendental与a priori的翻译问题

Bramble Bush

在阅读本书中(当然也包括其它哲学译文),可以看到编译者与其合译者在核心概念、术语的翻译使用上存在不一致。他们随意地将康德与凯尔森的理论核心特征,transcendental,翻译为超越、超验与先验甚至先天等多种名目。本文简要讨论一下超越、超验、先验与先天分别指的是什么,以便辅助读者理解本书中相关文章的讨论。

Transcendental Idealism,是康德的学说。理解这一概念,需要理解两个核心关键词:transcendental与idealism.有关后者,我建议读者仔细阅读康德在Prolegomena中对于伯克莱主教观念论观点的拒斥。在这里我们主要关切什么是transcendental. 康德的学说体现了一种“综合”气质,一方面他接受了英国经验主义的观点,认为一切知识都起源于经验不能超越于经验;另一方面他又接受了欧陆理性主义传统的特质,认为知识起源于经验但并不是经验或感知觉内容直接等同于知识。因此,他的提问方式是:科学是如何可能的,我们的认识是如何可能的。他试图提出一种有关知识何以可能的条件的学说,以此来为我们的认识提供可靠的地基。这个地基,在康德看来,就是主体在进行认识活动时所依赖的某些条件,具体来说就是时间、空间、以因果性为代表的十二个范畴以及先验...

显示全文

在阅读本书中(当然也包括其它哲学译文),可以看到编译者与其合译者在核心概念、术语的翻译使用上存在不一致。他们随意地将康德与凯尔森的理论核心特征,transcendental,翻译为超越、超验与先验甚至先天等多种名目。本文简要讨论一下超越、超验、先验与先天分别指的是什么,以便辅助读者理解本书中相关文章的讨论。

Transcendental Idealism,是康德的学说。理解这一概念,需要理解两个核心关键词:transcendental与idealism.有关后者,我建议读者仔细阅读康德在Prolegomena中对于伯克莱主教观念论观点的拒斥。在这里我们主要关切什么是transcendental. 康德的学说体现了一种“综合”气质,一方面他接受了英国经验主义的观点,认为一切知识都起源于经验不能超越于经验;另一方面他又接受了欧陆理性主义传统的特质,认为知识起源于经验但并不是经验或感知觉内容直接等同于知识。因此,他的提问方式是:科学是如何可能的,我们的认识是如何可能的。他试图提出一种有关知识何以可能的条件的学说,以此来为我们的认识提供可靠的地基。这个地基,在康德看来,就是主体在进行认识活动时所依赖的某些条件,具体来说就是时间、空间、以因果性为代表的十二个范畴以及先验统觉。这些条件是先于经验而存在的,或者我们可以认为,它们作为“形式”,在与感知觉活动输入的素材,即“质料”,相结合后,经验才得以被构建。因此,transcendental准确的理解应当是“先验”的。正因为康德如此理解知识得以可能的条件,而且这些条件完全依赖于认知主体,黑格尔才会批判说,康德的理论是“主观观念论”。

那么什么是transcendent呢?康德区分了两个世界:现象界与本体界。本体界(noumena)是一种“边界”或“极限”概念,它意味着我们认识的边界。对于本体界,认知主体能够“思考”却不能“认知”,能够意识到它的存在,却无法确切知道它是什么。现象界(phenomena),在康德体系中又被称为显像(appearances)或表象( representation)构成的世界,能够被主体认识。现象界中的知识,是康德利用“先验”学说对之加以证立的知识,也是真的知识。而有关本体界的认知,在康德看来,体现了理性的某种谬误或误用,因为不存在超越于经验之外的知识。从这一点来说,不可认识、无法认知之物,就是“超验”(transcendent)的。现在不少译者用“超越”一词表示transcendent,在有关胡塞尔的翻译中,也用“超越”来表征胡塞尔的理论。我个人不赞成这种翻译,因为它失却了经验、知识与知识得以可能条件之间的关联。

此外,transencendental与a priori也容易引发混淆。前者一般翻译为先验的,后者一般指的是“先天的”。那么先验与先天有何区别?我们已经指出,“先验”指的是知识得以可能的条件。所谓“先天”指的是一个命题为真与否,与经验世界之间的关联。比如,一个命题不需要借助于经验世界的验证我们即可认定其为真,那它就是先天为真。我们通过经验现象对之加以验证,那么它就是后天为真(a posteriori truth).

先天、后天的判断,往往与主词和谓述之间的关系联系在一起,也即与分析命题、综合命题相关。比如,单身汉是没结婚的男人。“单身汉”作为主词,包含了“没结婚男人”这个谓述,因而这是分析命题;再比如,2+2=4,2+2作为主词,当然包含着谓述4,这也是分析命题。在判断分析命题的正误时,我们没有借助于经验,而是凭借主词与谓述的关系。如这两个例子展示的,分析命题为真,往往也可以说这个命题先天为真。但我们不能说这两个命题先验为真,因为这里的问题不是探究在何种条件下,单身汉等同于没结婚的男人。

综合命题则是谓述并不包含在主词之中,因而需要借助于经验现象对之真假加以判断的命题,谓述扩展了我们对于主词的理解。比如,“本文作者是一个温婉可爱的女孩儿”,命题谓述并没有包含在主词之中,除非你认识我而且和我很熟悉,不然你根本不知道我是否温婉可爱。此时,我们就说这样的命题是综合命题,也说这个命题为真与否是“后天的”。

最后还需要注意的是,在以上讨论中,我们把a priori与analyticity等同了起来,似乎分析性命题和先天性命题是等值的。这个等式在大多数情形下可以成立,但是并不绝对。比如,Kripke认为,在一些情况下,a posteriori与analyticity也可以等同。举一个弗雷格的例子,也即晨星等于暮星这个命题。在我们认识过程中,金星(Venus)在一些时节只有早上能够被观测到,而在另一些时节只有晚上能够被看到。一开始人们认为这是两个不同的星体,但随着天文知识发展,人们发现这其实就是金星本身在一年中不同时节能够被观测到的时间不同而已。因此,我们可以说“晨星=暮星”这个命题是分析性的,因为谓述和主词等同。但是这个“分析性”却不是来自于对于概念本身的分析,而是源自我们对于经验现象的观察和理解。此时,analyticity与a posteriori彼此结合起来。

以上是一些非常常识性的讨论,目的不是在为本书翻译挑错(虽然这个错误真的不可原谅),只是希望以后翻译,特别是法哲学翻译,能够敏感于哲学领域中知识论方向的讨论,在术语使用上统一、规范、严谨起来。

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0)

查看更多回应(30)

法治国作为中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治国作为中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