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地爱,投入地生和死

水见

整个故事是人类终极问题的简化版:在每天重复的生活之下,在时间流逝的悲哀中,在至亲至爱相继离开的人世间,活着,还有意义吗?选择当下死去,便可以避开那些令人烦忧的种种,不是很好吗?

维罗妮卡家境不错,美丽温和,听从父母的意愿,放弃了挚爱的钢琴,选择法律专业,又在毕业之后,按照家人的安排进入图书馆工作,月末领钱便是她全部愿望。工作时在修女院租住了一个房间,因为有门禁,她也找到了适当的理由拒绝和男友在外过夜。一切都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却惨白无趣的进行着。

她教导自己,给男人的欢愉要有一个精确的量,不能多也不能少,只给他需要的这么多。她从不对人发火,因为那意味着反击,意味着与敌人战斗,之后却又不得不去承受无法预料的后果,比如报复。
她得到了生活中希望得到的一切,便得出了一个结论:她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所有的日子都一模一样。因此她决定去死。

她小心翼翼地活着,为了不惹怒家人,放弃梦想;为了和同事朋友好好相处,让自己忍耐谦逊;为了不成为别人口中“放荡的女人”,她扼制内心的渴望……

她这只是在呼吸,并不是在活着。

如果她真的甘...

显示全文

整个故事是人类终极问题的简化版:在每天重复的生活之下,在时间流逝的悲哀中,在至亲至爱相继离开的人世间,活着,还有意义吗?选择当下死去,便可以避开那些令人烦忧的种种,不是很好吗?

维罗妮卡家境不错,美丽温和,听从父母的意愿,放弃了挚爱的钢琴,选择法律专业,又在毕业之后,按照家人的安排进入图书馆工作,月末领钱便是她全部愿望。工作时在修女院租住了一个房间,因为有门禁,她也找到了适当的理由拒绝和男友在外过夜。一切都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却惨白无趣的进行着。

她教导自己,给男人的欢愉要有一个精确的量,不能多也不能少,只给他需要的这么多。她从不对人发火,因为那意味着反击,意味着与敌人战斗,之后却又不得不去承受无法预料的后果,比如报复。
她得到了生活中希望得到的一切,便得出了一个结论:她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所有的日子都一模一样。因此她决定去死。

她小心翼翼地活着,为了不惹怒家人,放弃梦想;为了和同事朋友好好相处,让自己忍耐谦逊;为了不成为别人口中“放荡的女人”,她扼制内心的渴望……

她这只是在呼吸,并不是在活着。

如果她真的甘心于这样生活,一切便相安无事,直到自然死亡。但她内心的暗流时刻涌动,在完美的伪装之下,她很清楚自己精心塑造的面具已出现致命裂痕,稍有不慎,一切便轰然崩塌。

她具有独立女性的外在,内心却绝望地想找人相伴。白天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喜欢盯着她看,而晚上她却孤枕难眠,只能待在修女院的出租屋看电视,甚至连台都懒得调。为了让所有的朋友都觉得她是个令人钦羡的榜样,她几乎耗费了全部的力气,期许行为符合她自我塑造的形象。

庆幸的是,生命对她是仁慈的,吞下四盒安眠药之后,她被救起,送进了疯人院维雷特,幸存了下来。而就是在这里,在病痛的折磨之下,她体会了愤怒、欲望、兴奋。生活,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食不知味的下意识咀嚼动作。

吞食大量安眠药的后果之一,便是不时呕吐,面对那些“疯子”的嘲笑,维罗妮卡第一次允许自己愤怒;在同样喜欢音乐的温柔的爱德华面前,她可以肆意自然地演奏钢琴,尽情释放自己的情欲。在维雷特这座疯人院里,那些她从未敢尝试的情绪、行为都能够实现,她开始大胆展现自己。她的自杀,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同伴。

泽蒂卡有位英俊多金的丈夫,过着令人艳羡的生活,然而,某天下午,她经过普列舍仁的雕像,想起了这位诗人浪漫的爱情故事。

三十四岁时,他偶然走进一家教堂,看到了一位少女,她叫朱莉娅·普里米奇,诗人深深爱上了她。他开始写情诗给她,并想娶她为妻。然而朱莉娅家世极好,除了那次教堂的不期而遇,普列舍仁与她始终缺少缘分。如今,在卢布尔雅那的小小的中心广场上,诗人的双眼凝视着一个方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广场的另一面,会看到一栋房子的墙上雕刻着一张女人的脸。那正是朱莉娅的住所。即便死后,普列舍仁也永远守候着他那无望的爱。

突然,泽蒂卡的心被刺痛了,因为她想起了结婚之前自己苦苦追寻的无望的爱,那个有妇之夫允许泽蒂卡做他一段时间的情人,后来再也没有联系。泽蒂卡想,如果当时自己坚持去找他,求他回来,是不是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期待?于是,她疯了似的耗尽所有钱财、精力去寻找那个男人,终于有一天,她被送进了维雷特,诊断结果是抑郁症。

另外一位女友是玛丽,四十年的律师生涯,终究让她意识到:人们创造法律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将斗争无限期地拖长。偶然一次,在看一部讲述萨尔瓦多人们疾苦的影片时,她惊恐万分,决定放弃让人厌烦、无休无止的律师工作,将余生献给人道主义事业。她开始不时地冒冷汗、无法控制暴力行为、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在朋友的劝慰下,她主动去维雷特寻求救助,医生判定她得了恐惧综合症。

作为国家大使的儿子,爱德华的一生早已被注定,他将出入上流社会,学习政事交往技巧,以便将来继承父业。但他对那些都不感兴趣,生活空虚至极。直到有一天出了车祸,在住院期间,接触到了一些空想家的生活。他觉得

这些男人与女人撼动了世界。这些男人与女人如他、他的父亲或者与他渐行渐远的女友一般平凡,面对程式化的生活,也有普通人的焦虑与不安。对宗教、上帝、思想的传播或新观念,他们其实没有特殊的兴趣,但是突然有一天,他们决定改变。这本书很有趣,因为每个人物的生活中,都会出现一个神奇的瞬间,让给他们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堂影像。

于是,爱德华决定,他要学习绘画,向世人展示那些圣徒眼中的影像。对于爱德华成为画家这一想法,父母当然惊惶失色,他们软硬兼施地劝阻爱德华,在发现儿子对外在的刺激毫无反应之后,他们把他送进了维雷特,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既然是疯人院,维雷特里自然都是不正常的人,然而,这些所谓的“不正常的人”在得知有一位自杀的女孩儿入住之后,生活都发生了变化。在第一次听到维罗妮卡弹钢琴的时候,爱德华就被深深感动,他一直要求维罗妮卡为他演奏,虽然他一言不发,而在这种被需要的心境之下,维罗妮卡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爱情萌芽,也是在那个晚上,她全身赤裸地在爱德华面前释放着自己的情欲,她终于知道了活着的真切感受,是用力去爱、去愤怒、去喜悦。而爱德华也被她的美丽、大胆震撼了。这一幕被玛丽看在眼里,也终于让她明白:“一次冒险抵得上一千个舒服安逸的日子。”泽蒂卡是维罗妮卡入院之后认识的第一个人,那时她的治疗将近尾声,她清楚地明白自己症结所在,决定不再执迷于那虚幻的不切实际的爱情,她对维罗妮卡说:

或多或少,我们都是疯子。刚进维雷特的时候,我是个抑郁的女人。今天我是一个疯狂的女人,我深以为豪。我到了外面,行为不会与其他人不同。我会去超市购物,与朋友谈些八卦,在电视机前消磨时光。但是我知道我的灵魂是自由的,我可以与其他的生命交谈。我们是疯子,也只有疯子才会创造出爱。

泽蒂卡潇洒地离开了,玛丽也被维罗妮卡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震撼,决定投入萨拉热窝的人道主义事业中。而维罗妮卡走到医生的候诊室,对医生说:

我想离开这里。我想让雨水打在我的脸上,我想向对我有兴趣的男人微笑,如果他们请我喝杯咖啡,我一定接受邀请。我要吻我的母亲,告诉她我爱她,在她怀里大哭一场。对于感情的流露,我不会觉得羞愧,因为它一直存在,只是从前被我藏起来了。
我想投入地爱男人,投入地爱这个城市,投入地度完这生命,最后,投入地死亡。

维罗妮卡终于在死过一次之后,敢于面对、体验人生中赤裸裸的情感,这并不是说生命便不再有重复,生命的重复是无可避免的,但是如何在这重复中、如何在时间的流逝里,仍旧活得生气盎然,是人一生都要修炼的功夫,不必担忧,在这修炼的过程中,生命的精彩会自然涌现。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维罗妮卡决定去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维罗妮卡决定去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