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东京一年 7.0分

你才二十七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潇湘君

蒋方舟将她的二十七岁献给了东京,二十七岁的她依然还是充满活力自由的元气少女,她拒绝年龄捆绑,不断活出自我,越来越睿智清醒。她独自一人在东京度过她的二十七岁,她用这一年的时间全然坦诚的审视自我、剖析自我,用日记的形式将自己完全暴露给读者,《东京一年》由此产生,她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告诉读者也告诉自己:“我终于成为了我自己更想成为的样子。”

你的二十七岁正在做什么呢?正体验着职场生活的成就与酸涩,跟男朋友的恋爱长跑了多年还在婚姻殿堂的门口徘徊,还是正在经历着家庭生活的幸福与琐碎·······二十七岁确实是一个特殊的年龄节点,不过它更像是多元化的驱口,各种可能与生活状态在这里生发也不会觉得奇怪。

这是魔鬼的年龄阶段。称为魔鬼的二十七岁,”从这一年开始,人的推理能力、空间想象力、认知能力、思维速度……都开始呈现衰退态势。 尤其是女人,要比男人更惧怕27岁定律,单从外貌上看,便已经青春颓势无可挽留了。”仿佛女人二十七岁过后等着你的只是颜色消退,不断贬值。你赞成这一定律之说吗?

《东京一年》这本旅行的记事小札,也是寻找自我的成长之旅,它是蒋方舟漫长生命中的一个缩影。手捧《东京一年》...

显示全文

蒋方舟将她的二十七岁献给了东京,二十七岁的她依然还是充满活力自由的元气少女,她拒绝年龄捆绑,不断活出自我,越来越睿智清醒。她独自一人在东京度过她的二十七岁,她用这一年的时间全然坦诚的审视自我、剖析自我,用日记的形式将自己完全暴露给读者,《东京一年》由此产生,她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告诉读者也告诉自己:“我终于成为了我自己更想成为的样子。”

你的二十七岁正在做什么呢?正体验着职场生活的成就与酸涩,跟男朋友的恋爱长跑了多年还在婚姻殿堂的门口徘徊,还是正在经历着家庭生活的幸福与琐碎·······二十七岁确实是一个特殊的年龄节点,不过它更像是多元化的驱口,各种可能与生活状态在这里生发也不会觉得奇怪。

这是魔鬼的年龄阶段。称为魔鬼的二十七岁,”从这一年开始,人的推理能力、空间想象力、认知能力、思维速度……都开始呈现衰退态势。 尤其是女人,要比男人更惧怕27岁定律,单从外貌上看,便已经青春颓势无可挽留了。”仿佛女人二十七岁过后等着你的只是颜色消退,不断贬值。你赞成这一定律之说吗?

《东京一年》这本旅行的记事小札,也是寻找自我的成长之旅,它是蒋方舟漫长生命中的一个缩影。手捧《东京一年》,你仿佛跟着一个元气满满的少女漫步于东京的街头、书店、展馆、酒馆,你跟着她一起寻找美食、美景,一起思考生活,一起游历东京,她时而天真,时而叛逆,时而欢心雀跃、时而凝神沉思,她爱生命、爱自由,爱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东京一年》任意一个目所及、耳所闻、身可触的小事物如同一个个惊喜,只要你怀着好奇探寻的心,都能与它们相遇。它是一本旅行日记,它也是一个藏满哲思的宝盒。

她一个人去皇居慢跑,幻想着与村上春树来一场浪漫的邂逅;她闲散于大冢,寻找《挪威的森林》里绿子家的“小林书店“;去清水寺、唐招提寺求签祈福,去贵船神社为新年祈愿,去田县神社看艺术展,去奈良东大寺喂鹿,也会与一场花火大会相遇;神田古书店街是她消磨整个下午的首选之地,密密麻麻集合了两百家旧书店有足够的时空舒展灵魂;也热爱去看日本的歌舞伎表演,去浅草看一场脱衣舞表演····她在日记本写到:“我独自一人在东京生活了一年,东京也拯救了我”。东京一年把蒋方舟陈规的生活进行时空分隔,行走是离开也是新的寻找,旅行是结束也是自我重生。在东京度过的一年并没有把她变成一个新人,我们只是更像自己本来该成为的样子。”

学习和思考是与作家相伴一生主题。蒋方舟在文学上的鉴赏跟天赋、生活中的敏锐跟勤勉塑造了现在的自己和作品,她从未在学习与思考中放慢步伐、有所懈怠。在凡尘万物间她有一颗悲悯谦逊之心,“事实,远远比作家的想象更重要”,不停地寻找大千世界中真实与事实之间的关系,在事实和真实之间探索,在充实和空虚之间犹豫。作家的使命并不用超越现实本身,即使时代的快速变化超过了作家的想象力,懂得用勇敢针砭的笔触来诉说事实真相,用批判跟怀疑的视角来描摹时代历史,尽可能的去了解世界去接触真实,这已是难能可贵。

《东京一年》最真诚直观地收集生活气息,把那凝固一瞬的风景在时空上进行扩展,看到了它们完整的艺术生活,这就是日记带来的奇妙感和神圣感。书页上每一处跳动的文字都蕴育着蒋方舟的活力跟真诚,它们呼之欲出,仿若与你展开了一次次诚挚的对话。这一类文字,它们简洁又有深度,堆积成画面直入眼帘。毕淑敏认为作家最重要的是真诚,作家用文字说谎是对读者的不敬,是对文字的亵渎,应该用文字传达真诚的思想。《东京一年》文字中渗出的真诚触手可及,日记记录生活的美好跟无聊,困惑跟痛苦,是一次次的自我分享跟自我批评,这是个人独属的宝贵财富,蒋方舟愿意将这一切与人分享,我为她的坦白真诚感到震惊,同时也感到欣喜,这让我想起了同样拥有一颗敏感赤诚之心的张爱玲。

你想让北海道的樱花落满肩头,想去感受富士山顶雪的干净纯粹,想走过横滨跨海大桥的空中走廊,想在神保町书街的旧书香气中沉醉·····这一切都只是存在你的臆想中,你始终没有将其兑现。我们常常对生活感到失望,我们也常常觉得我们的这一生也许就要这样过去了,坚持往前走需要勇气,停下来改变现状需要更大的勇气,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改变。一个背包、一张车票,不沉重,很简单,只是大多数人没有时间没有动力停下来思考改变当下沉沉的生活!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子君离开了困住自己的生活圈,发现了自己的新世界,成全了自己的优秀。三十岁左右的子君都能重拾自信跟迷人,你才二十七岁,更应该保留自己的梦想,成为你想成为的人。有句话说得好: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生活并未给我们放纵和沉溺的机会,那些生命本来的躁动会随时召唤着我们,继续上路,继续远行。你才二十七岁,你也可以像蒋方舟一样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京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