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余周周
没人想工作,全国挤满了整天只想吃午饭的人。

选螺栓是个过程,每个螺栓都有自己的使用范围。人们对具有普遍性的功能主义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尊重,如今一切都必须时髦,必须数字化,但欧维还是一步一个脚印。

金发盲流只是冲她点头,面带无法形容的和谐笑容。就是这种笑容让老实人想抽和尚嘴巴,欧维心想。

他是个非黑即白的男人。 她是色彩,他的全部色彩。

拥有的不多,但也从来不少。

她相信命运。你在生命中走过的每一条道路最终都会“带领你到注定的归宿”。

“一个人的品质是由他的行为决定的,而不是他说的话。”欧维说。

她常说:“每一条道路最终都会带领你到注定的归宿。”对她来说,注定的或许是“某事”。 但对他来说,注定的是“某人”。

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那么一刻决定他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愿意让别人骑在头上。你不了解那个故事,就不了解那个人。

索雅的妈妈难产去世以后,爸爸没有再婚。“我有个女人,只是现在不在家”,有人斗胆问出口的时候,他会说。

能理解的人自然理解,不理解的也就没有必要再解释下去了。

他常听公司里三十来岁的同事这么说。他们念念不忘...
显示全文
没人想工作,全国挤满了整天只想吃午饭的人。

选螺栓是个过程,每个螺栓都有自己的使用范围。人们对具有普遍性的功能主义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尊重,如今一切都必须时髦,必须数字化,但欧维还是一步一个脚印。

金发盲流只是冲她点头,面带无法形容的和谐笑容。就是这种笑容让老实人想抽和尚嘴巴,欧维心想。

他是个非黑即白的男人。 她是色彩,他的全部色彩。

拥有的不多,但也从来不少。

她相信命运。你在生命中走过的每一条道路最终都会“带领你到注定的归宿”。

“一个人的品质是由他的行为决定的,而不是他说的话。”欧维说。

她常说:“每一条道路最终都会带领你到注定的归宿。”对她来说,注定的或许是“某事”。 但对他来说,注定的是“某人”。

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那么一刻决定他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愿意让别人骑在头上。你不了解那个故事,就不了解那个人。

索雅的妈妈难产去世以后,爸爸没有再婚。“我有个女人,只是现在不在家”,有人斗胆问出口的时候,他会说。

能理解的人自然理解,不理解的也就没有必要再解释下去了。

他常听公司里三十来岁的同事这么说。他们念念不忘地就想要更多业余时间,就好像这是工作的唯一目标:做到不用再做为止。

“遇到困难就退让,算什么爱?有所求就抛弃,告诉我,这算什么爱?”

认错很难,特别是错了很久以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