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围城又回归围城,子君有没有长进?

Jingle酱

第一次听到“亦舒”这个文艺的名字,是在高二。 当时同桌万分推荐我《喜宝》,翻开几页,赫然看到一名句:“我要很多很多爱。如果没有爱,那么就很多很多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遂弃书,以后见到亦舒的名字也是绕道走。 那时还是年轻吧,看不得太现实的东西。 所以说啊,晚点看懂亦舒的作品,晚点体会到世态炎凉,也是一种运气。 这次完全是因为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太火,都说体现了女子独立意志云云,而我又不可能看得下去几十集的都市剧,就找书来看。 庆幸还好看得是小说,电视剧看来是改编得面目全非。 比如,书里压根没有的贺涵,要不是男神靳东来演,一定会被骂成渣男。 而且女主勾搭上闺蜜男友还获祝福?这主角光环真是闪瞎我的双眼。 好吧,吐槽点太多,以下只谈原著。 小说很短,人物和故事走向都很简单,四五个小时就能阅毕。

亦舒的小说,港味十足。笔下的女子,精致又矫情。男子分两类:一种懦弱油腻(史涓生、陈总达),...

显示全文

第一次听到“亦舒”这个文艺的名字,是在高二。 当时同桌万分推荐我《喜宝》,翻开几页,赫然看到一名句:“我要很多很多爱。如果没有爱,那么就很多很多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遂弃书,以后见到亦舒的名字也是绕道走。 那时还是年轻吧,看不得太现实的东西。 所以说啊,晚点看懂亦舒的作品,晚点体会到世态炎凉,也是一种运气。 这次完全是因为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太火,都说体现了女子独立意志云云,而我又不可能看得下去几十集的都市剧,就找书来看。 庆幸还好看得是小说,电视剧看来是改编得面目全非。 比如,书里压根没有的贺涵,要不是男神靳东来演,一定会被骂成渣男。 而且女主勾搭上闺蜜男友还获祝福?这主角光环真是闪瞎我的双眼。 好吧,吐槽点太多,以下只谈原著。 小说很短,人物和故事走向都很简单,四五个小时就能阅毕。

亦舒的小说,港味十足。笔下的女子,精致又矫情。男子分两类:一种懦弱油腻(史涓生、陈总达),一种儒雅清冽(莫家谦、翟有道)。子君除了经济上的逆袭,感情上则是由第一类男子过渡到第二类。 作为一个离结婚还有八百丈远的老少女,斗胆借这本小说聊聊婚姻。 毕竟,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1.逃避只能让自己的舒适区越来越小 子君刚毕业就结了婚,婚后几份工作薪水既低又劳神费力,于是便放弃了工作安心生养孩子。特别是二胎生了男孩之后,她觉得在家里地位日益稳固,就再没有出去的念头。 逃避社会,未经风霜,年轻时的天真无邪慢慢退变成中年的愚钝无知。除了完全与职场脱节,哪怕丈夫的婚外情人尽皆知,她也丝毫没有察觉。 而当史涓生告知她决意离婚,她也依然执迷于自己对这个家的贡献,不愿面对自己前半生的溃败,追问着“为什么”。 女儿说: “你辛苦吗?我不觉得,我觉得你除了喝茶逛街之外,什么也没做过。家里的工夫是萍姐和美姬做的,钱是爸爸赚的,过年过节祖母和外婆都来帮忙,我们的功课有补习老师,爸爸自己照顾自己。妈妈,你做过什么?” 子群说:“这些年你吃也吃过,喝也喝过,咱们天天七点半起床去受老板的气,你睡到日上三竿,也捞够本了。就因你是合法的妻子,他才给你50万,每月5000的赡养费,你看你多划算。我们这些时代女性,白陪人耗,陪人玩,一个字儿也没有,走得时候还得笑,不准哭。” 唐晶说:“他还是宠了你十三年,待你不薄。你也不用一直把生两个孩子作为丰功伟绩,肯为史医生生儿育女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运气走完了,凡事当心点。不认清过去,就会对未来一筹莫展。” 曾经头疼麻烦的的绊脚石并没躲的过去,反而更加严峻地横亘在面前。本以为蜷缩在安乐窝就能此生无虞,却没想到壁垒的堆积,自己竟画地为牢困为井底之蛙。 好在离婚逼着她迅速成长,不能逃避。子君没有像母亲所建议的那样装聋作哑,与丈夫继续纠缠,而是认清局面,迅速转身。 她曾绝望地认为自己离了史涓生根本站不起来。可是,踏入社会一年之后,她便渐渐明白,谁生就是劳碌命?这世界就像是一个大马戏班子,驯兽师名叫生活,拿着皮鞭站在你背后使劲抽打,逼你跳火圈,上刀山,你不敢去吗?皮鞭子响了,狠着劲,咬紧牙关,也就上了。

2.离婚女性并没有那么容易逆袭 唐晶为子君伪造工作经验,为她找到了一份月薪四千五的工作。 子君颇为不满,这么低?你月薪多少? 唐晶气道:“他妈的,你跟我比?我是谁你是谁?我在外头苦干了十三年,你在家享福十三年,现在你想跟我平身?有四千五已经很好了,是我出尽百宝替你争取回来的。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帮,老土的要死。” “你会做什么?十多年前的一张老文凭,当厕纸都没人要,若非我的关系,这样的工作还找不到,你做梦呢?以后要我帮的地方还不知有多少,先抖起来了?” 一顿好骂,除了让子君找到自身的位置,也让人明白,中年离婚女性想要经济独立是有多困难。 子君过了十三年的阔太生活,并不像寻常人家的主妇熬成了糟糠妻黄脸婆。她有见识有品位有样貌,把涓生拾掇的儒雅英俊,随他出入各种高级晚宴,吃穿用度,样样讲究。连唐晶都忍不住夸赞:“别的本事你是没有的,子君,可是吃喝玩乐这一套,你的品位实在很高雅。” 并且,子君有大学文凭,会流利英文,尽管工作经验是短板,但应付小职员的工作还是绰绰有余。再加上朋友的提携和前夫的赔偿,逆袭的几率确实更大。 即便如此,子君也不禁后怕:经历过离婚的女人九死一生,我是第十个。

3.返回家庭不代表女性独立意志的断送 在小说的后半段,无论是女强人唐晶,还是渐渐独立的子君,还是选择了走进婚姻。 好像,金丝雀出来逛了几圈,又重新回到了笼子里;公主走出了城堡,又被另一位白衣骑士接了回去。 回归围城,是女性独立意志的断送?是将就现实的妥协? 不然。 30多岁的单身状态下,向唐晶子君示好的男士仍然很多,但她们依然细心甄别,不愿将就。 唐晶坦言:“对我来说,丈夫简直就像钻石手表——我现在什么都有,衣食住行自给自足;且不愁没有人陪,天天换男伴都行,要嫁的话,自然是嫁个理想的男人,断断不可滥竽充数,最要紧的是带得出。” 子君虽遭遇婚变,但她既没有自闭自卑地怒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也没有索性放飞自我人尽可夫。 她们渐渐都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一个女人靠着好丈夫撑场面而身价百倍,丈夫一旦离开就被打回原形。这样的女人依旧是男人的附属品。一旦失去丈夫,不仅失去感情,也连带着失去一切。 就如同史安儿一开始“觉得妈妈既可怜又可恨,可怜是因为爸爸抛弃你,可恨是因为你不长进”,转变为 “妈妈,我觉得你好伟大,我相信爸爸是要后悔的” 。 即将第二次步入婚姻的子君,不再会迟钝愚蠢的把自己完全托付给一个男人。她已经变得坚强,果敢,自信。婚姻不再是她逃避现实的避风港,而是可以带她领略人生美景的巨轮,而船舵,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工作是女人最好的伙伴,而婚姻是女人最好的归宿。 如果说翟有道是作者不忍心而给子君安排的归宿,倒不如说是子君靠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命运的垂青。 真正的成长,也许不是因噎废食,而是遭遇风雨,依然向阳。即便曾经遇人不淑,也不妨碍继续追求美好的爱情。 阳光的背面是阴影, 但乌云的周围也有金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