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叛乱 山东叛乱 7.0分

历史学家要学会讲故事——读美国韩书瑞的《山东叛乱》

一个江南小镇的
[美]韩书瑞:《山东叛乱:1774年王伦起义》,刘平、唐雁超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
王方星
20170729草就

放假前断断续续翻着这本书,今天终于在似懂非懂下看完了。其实也没资格对此书做所谓的评述,毕竟看得也不是很清晰,不过也就仅仅对自己阅读后的所思所想做一个总结,也许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进一步了解或理解前面第一遍读后的感觉。其实,我觉得对一本书写书评最合适的人也许就是译者或相关选题研究者,而非人人都能置喙其中。但我们却仍然需要把盲审论文送到各位专家手中,如此专家也就不得不已己所长揣测或者是评价盲审论文。善者以数十年的经验能发现论文的瑕疵,不善者也许本身也并没有读懂,只能是似懂非懂般作出评价,敷衍了事。写读后感其实也是如此,我就是那个不善者,却勉强自己记录阅读中的所思所想,作为自己读书道路的一个标签。
言归正传,通读全书后,我的第一感觉是叙述性强,历史故事讲述的很好,没有大陆学人的高深理论与学理性分析,全然是一个好故事。这似乎是海外学者书写历史的一个共同的特点,似乎史景迁使他们的代表,他的几乎所有的著作,我们很难找到所谓的理论建构和鼓噪的、晦涩难懂的理论分析,我们似乎就是在读一本小...
显示全文
[美]韩书瑞:《山东叛乱:1774年王伦起义》,刘平、唐雁超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
王方星
20170729草就

放假前断断续续翻着这本书,今天终于在似懂非懂下看完了。其实也没资格对此书做所谓的评述,毕竟看得也不是很清晰,不过也就仅仅对自己阅读后的所思所想做一个总结,也许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进一步了解或理解前面第一遍读后的感觉。其实,我觉得对一本书写书评最合适的人也许就是译者或相关选题研究者,而非人人都能置喙其中。但我们却仍然需要把盲审论文送到各位专家手中,如此专家也就不得不已己所长揣测或者是评价盲审论文。善者以数十年的经验能发现论文的瑕疵,不善者也许本身也并没有读懂,只能是似懂非懂般作出评价,敷衍了事。写读后感其实也是如此,我就是那个不善者,却勉强自己记录阅读中的所思所想,作为自己读书道路的一个标签。
言归正传,通读全书后,我的第一感觉是叙述性强,历史故事讲述的很好,没有大陆学人的高深理论与学理性分析,全然是一个好故事。这似乎是海外学者书写历史的一个共同的特点,似乎史景迁使他们的代表,他的几乎所有的著作,我们很难找到所谓的理论建构和鼓噪的、晦涩难懂的理论分析,我们似乎就是在读一本小说那般轻松。我记得2015年陪人考试,我在肯德基里等待,淡然地读完了周锡瑞的《叶:百年动荡的一个中国家庭》。可能是我的思维崇尚晦涩难懂的理论,似乎读一篇论文,不听作者讲几个没听过的理论或观点,就好像没读过这篇论文似的。周锡瑞的著作我虽然读完了,仅仅只能想起一个个故事,却没有想起一个理论。怎么说呢,好比我们读完一篇小说,似乎对我们写论文没什么帮助,因为没有那么多范式与理论,但我们打心底却喜欢读故事,而排斥那些专业性极强的论著。不过韩书瑞等人的著作,虽然写得像小说,但正如散文的特点“形散而神不散”,依然以小见大,见微知著,在描写历史故事的同时,依旧用了他们惯用的自问自答引导我们探究问题。
韩书瑞曾说,历史就是讲故事,把故事讲好,讲得精彩,是历史学家的责任。至于这个故事有何意义,那是读者的事情,不是作者的事情。所以,在书中很少能看到她的看法很系统地呈现。
我的读书方式一般是先读人再读书,特别是我们在读不懂书的时候,更需要去读这个作者。当然因为随意,我没有很好地遵守自己定的规矩,我先读了书,而且我还放弃了读译者的话,因为我知道那里面肯定有对书的整体介绍和评述,我不想影响我们的判断。好比是看电影,我不想先看了影评,如此也许就带着先入为主的观念,等我们看完了电影再来看这些也许会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我是读完了书,没读懂,所以才查阅了资料去读韩书瑞这个人。
上海社科院周武与韩书瑞教授的访谈《用新史料讲新故事——韩书瑞教授访谈录》为我们了解韩书瑞(Susan Naquin)提供了很好的资料,当然本书译者的话同样借鉴这部分资料来源,提供了我们一个对韩书瑞与《山东叛乱》更有针对性的介绍。虽然可能是老生常谈,但我还是愿意和大家一起来梳理下韩书瑞教授的经历,毕竟在阅读这本书之前,对她我也是一无所知。
韩书瑞是受赛珍珠小说的影响,而对中国产生兴趣,而后希望能念一个有机会学中文的大学。不过她到1966年从斯坦福大学历史系毕业才开始接触中文。斯坦福大学的一个教授告诉她,要学中文,还得去台湾,因为当时中美尚未建立外交关系,没有办法去中国大陆。所以,如果有机会和韩教授交谈,也许会发现她的中文带点台湾腔。在台湾学了一年多中文后,她进入耶鲁大学读研究生。1968年就获得了东亚研究的硕士学位,(国外读个研感觉好快),然后继续攻读博士,1974年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周武曾问她为何没有留在中国研究名气尚可的斯坦福念书,而选择耶鲁,韩说斯坦福的知名教授当时都走了。选择耶鲁本来是想研究中国古代史,到学校后,校方问是否要上近代史课,韩同意,然后就找了史景迁,他开了一批书给韩书瑞。自从上了史景迁的课后,韩就一直不研究古代史了。跟着史景迁自然接触到了太平天国运动,韩书瑞查嘉庆时代的《清实录》,查到了有关八卦教起义的资料,还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发现了一大批这次起义的口供资料,觉得很有意思,然后就天天待在那里研究这批资料。博士毕业后,韩书瑞又去台湾待了一年半,继续做研究工作。回美国后,她入职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系。在宾大,她似乎是艾尔曼的老师。1993年,韩书瑞换工作到普林斯顿大学。她有两本代表性著作,分别是《千禧年之乱》、《山东叛乱》。对韩书瑞的中国学研究若想进一步了解,可以阅读吉林大学张命一的硕士论文《论韩书瑞中国学研究》。
本书的故事梗概从标题上即可以发现,即关于1774年王伦在山东发动叛乱,不过这个标题其实很有意思,大标题是“叛乱”,小标题是“起义”。我的想法这个事件本身在历史叙事中是作为清政府的叛乱存在,这是国家层面,而社会层面,可能在王伦起义的那个地区就是被视为“起义”。这也算是国家与社会的互动吧,在历史档案中是叛乱,在民间可能更多的就是起义。虽然我不是很懂韩书瑞的论述思路,但我阅读后的感觉其实应该是在谈一个问题,就是王伦起义的原因。所以她通过对官方文献、亲历者的记载、叛乱者的供词分析了起义发生区域的社会、经济、军事和政治等力量的结构变化。其实不知道是否是我的理解力和观察力不好,还是作者本身没有说清楚起义的原因,我是没抓住她的观点。书中65页倒是有提到王伦信徒的供词:起义并不是因为对国家和地方精英人物的不满,也不是因为饥饿和教徒弟兄的被捕,他们认为叛乱的发动是教派千禧年思想和王伦富有成效的传教效果所产生的动力造成的。王伦起义发生在乾隆盛世,似乎与一般的官逼民反不同,韩书瑞所提出的这些起因也许是成立的,中国民间这种宗教思想是我不了解,故而也不太懂。
除了这个宏观的问题外,我在阅读中发现叛乱中的一些小细节很值得我们思考:第一,就是参与者借助叛军势力挟私报复、浑水摸鱼,“在光鲜旗号下公报私仇”,比如一个叫归太的叛乱者,对几个月前惩罚过他的陈枚,带头凶残地鞭打和直接陈枚的尸体,为泄愤,割其势置其口中;第二,110-111页对阴门阵的描写,真是感叹中国对付不可理解力量的方式。

书中的一些瑕疵:
14页,19世纪40年代早期的南满铁路调查,应该是20世纪。
更多的是一些翻译语句上的问题:如
40页,而且他(一个学者)还称那时的山东西部为没有“政治重要性”。其实就是说他还认为那是的山东西部没有政治重要性。
96页,叛军从三天前从寿张出发的一千人,发展到比原来的两倍还多。或许翻译为叛军由三天前从寿张出发的一千人。
111页,王伦决定,不仅要便改变所攻打的城门。去掉便字。
全书似乎剖析得很全面,在各个方面都颇用力,似乎面面俱到地分析王伦起义的原因,又似乎没能点到重点,可能是铺陈过多,而过于散乱,也或许是我的阅读能力有限,总给我的感觉是,试图全面铺陈,最后不了了之,没能收拢。
总而言之,本书仍不失为一本历史佳作,尤其是在可读性上,这是我们需要学习和借鉴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东叛乱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东叛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