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我最近喝到一款我觉得很好喝的酸奶,是一鸣家自供的。因为这款酸奶,我记得了它这个系列酸奶的每个口味,虽然总共也就3个口味。我会大热天跑去一鸣的店里一下子买7瓶酸奶作为一周的备货,因为我家小区楼下还没有开一鸣。其实在这款酸奶之前,我觉得所有品牌的酸奶喝起来都差不到。我也因为广告因为价格昂贵购买过其他酸奶,但是一般都只尝试一次。下一次的选择依然是店里有什么就买什么。

之所以会认准一鸣的酸奶,是因为对我而言,这款酸奶是不同于其他酸奶,我喝第一口的时候就喝出了浓浓的玫瑰味。在对玫瑰味酸奶的喜爱之下,我又尝试了焦糖味,然后我从没有喝过原味。在此之前,所有酸奶的牌子在我脑海里都是模糊的。但是近几年酸奶的选择越来越多,电视上酸奶的广告也越来越多,我会因为广告去购买酸奶,但是不会持续性购买。这段时间因为跑男,我有牢牢记得安慕希这个牌子。

《特劳特的营销十要》是建立在差异化的基础上,离开这个基础就无从谈起。这本书在特劳特的理论体系里面只是一个小旁枝。营销是怎么把产品卖出去的一个执行方案。而特劳特的理论是在产品卖出去之前的“定位“。他所有的理论研究都在说明做卖出去这个动作之前,要搞清楚产品或者...
显示全文
我最近喝到一款我觉得很好喝的酸奶,是一鸣家自供的。因为这款酸奶,我记得了它这个系列酸奶的每个口味,虽然总共也就3个口味。我会大热天跑去一鸣的店里一下子买7瓶酸奶作为一周的备货,因为我家小区楼下还没有开一鸣。其实在这款酸奶之前,我觉得所有品牌的酸奶喝起来都差不到。我也因为广告因为价格昂贵购买过其他酸奶,但是一般都只尝试一次。下一次的选择依然是店里有什么就买什么。

之所以会认准一鸣的酸奶,是因为对我而言,这款酸奶是不同于其他酸奶,我喝第一口的时候就喝出了浓浓的玫瑰味。在对玫瑰味酸奶的喜爱之下,我又尝试了焦糖味,然后我从没有喝过原味。在此之前,所有酸奶的牌子在我脑海里都是模糊的。但是近几年酸奶的选择越来越多,电视上酸奶的广告也越来越多,我会因为广告去购买酸奶,但是不会持续性购买。这段时间因为跑男,我有牢牢记得安慕希这个牌子。

《特劳特的营销十要》是建立在差异化的基础上,离开这个基础就无从谈起。这本书在特劳特的理论体系里面只是一个小旁枝。营销是怎么把产品卖出去的一个执行方案。而特劳特的理论是在产品卖出去之前的“定位“。他所有的理论研究都在说明做卖出去这个动作之前,要搞清楚产品或者品牌的”定位“。没有这个定位,营销的一系列动作就是为了执行而执行,于是乎就衍生出很多复杂重复无用的动作。

所以接受营销十要的前提是要确认定位的必要性。定位的必要性前提在于当前产品非常丰富,品牌同质化很强,只有第一第二才会被认同,才会占据消费者的心智模式,那么,接下来就要做差异化。认同这个基本原则,认同之后的其中一项表现是否定多元化和品牌延伸。而否定了多元化和品牌延伸就必然要做“聚焦”。而聚焦就包括要做产品舍弃、特性舍弃以及目标市场舍弃。围绕这些舍弃都有其相对应的战略,这些战略的指导原则就是差异化。同样地,再以该原则为指导,去进行市场调研、广告和媒体选择这三个营销标配动作。

不经意地,我又开始回想酸奶。10年以后,我还能喝到我爱喝的这款一鸣酸奶吗?安慕希作为一个现在如雷贯耳的酸奶品牌,它还存在吗?这些,我并不确定。不过,我可以肯定,一鸣一定还存在着。而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家里,我抬头望向窗外,就可以看到纳爱斯大楼,在我小时候在老家接触到这个品牌的时候(那都应该是20年前了),我一定猜不到这一幕。就像百米之遥的另外一栋康恩贝大楼,看到它,我会想起小时候喝康恩贝的场景,但是现在好像已经买不到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特劳特营销十要的更多书评

推荐特劳特营销十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