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诗经》面对面

星空依旧灿烂

作为中国古代诗歌开端以及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共311篇诗歌,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诗经》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其中《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分为《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对于《诗经》的解读,从一开始就存在。在《论语·为政》中,孔子曾经给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评价:“《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无论儒家对《诗经》作出解读意在如何,都无损于《诗经》自身的无限魅力。就《诗经》的内容而言,可谓丰富之极,包括了对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

显示全文

作为中国古代诗歌开端以及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共311篇诗歌,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诗经》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其中《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分为《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对于《诗经》的解读,从一开始就存在。在《论语·为政》中,孔子曾经给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评价:“《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无论儒家对《诗经》作出解读意在如何,都无损于《诗经》自身的无限魅力。就《诗经》的内容而言,可谓丰富之极,包括了对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的反映,称得上是当时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能够照出五光十色。

套用一句不知哪个人曾经说过的话——佛说:你心里有什么,眼里看到的就是什么——用到这里,则是,你想要在《诗经》中读到什么,你就果真能够读到什么。就整体而言,《诗经》中有先祖创业的颂歌、祭祀神鬼的乐章,更有反映劳动、打猎、以及大量恋爱、婚姻、社会习俗方面的动人篇章。那么,作为独立撰稿人、安徽才女作家,钱红丽读到的是什么呢?嗯,她一定读到了《诗经》中包含的那种最朴素最基本最常见的一种情感成分——男女之间的爱情!所以她才决定从这样一个角度来对《诗经》进行解读,称它是“最古老的情歌”。

事实上,《诗经》中说爱情、说婚姻的诗太多了,从第一首《关雎》开始,“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不就是很明显的情诗吗?当然,如果认为是借男女爱情来表达君臣之间的关系也未尝不是可以。事实上,这也可能是中国自《诗经》以来的一个良好的传统。孔子在《论语·阳货》中就曾经认为:‘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一语中的,点出了诗歌所具有的欣赏的心理特征与诗歌艺术的社会作用。后世的唐代,朱庆余就曾经通过一首《近试上张水部》来询问自己考试的结果:“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比直接去问情况的效果是不是要好多了呢!

钱红丽对《诗经》的解读显然也得益于她作为女性的一种相对来说更为细腻的情思。在《诗经》中其实也可以看得出来,很多关于爱情、婚姻的诗,都是以女子的口吻来说的。譬如《国风·卫风·氓》中就有:“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国风·卫风·木瓜》中有:“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国风·邶风·击鼓》中有:“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等不一而足。

读诗,即使是只从诗歌本身去体味,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即如东晋陶渊明在《饮酒·其五》中所写的那样,“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事实上,也不需要分辨,读一读,品一品,品出自己所品到的那一个味来,这就已经足够了。

17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