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有花 四季有花 8.6分

花开有时,开时最美

ashley

花如解语迎人笑。四季有花,花解人意,人人爱花。看到花仿佛看到一张张笑脸,不自觉地,我们也上弯着嘴角。花不仅色艳形美,还有芬芳,虽然有些花香过于浓郁不太受人欢迎,但是大部分花的香味是很迷人的。古往今来、国内国外,爱花人士,比比皆是;颂花赞花的文字更是不计其数。

《四季有花》是日本的著名园艺家柳宗民的一本花草观察笔记。花草有时,什么季节开什么花,就像什么季节长什么蔬菜、结什么果一样,大自然的阳光风霜雨露决定着花草生长的时令。虽然现在很多观赏型的花草会通过温室栽培,它们忘记了春夏秋冬不同时节的感受,它们不再像报时钟那样以在正确的季节开放来向人们传达什么时节的到来。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那些花草本该属于什么季节。然而,柳宗民的《四季有花》里的花草,它们是朱雀爱神在不同的季节唤醒。春有瑞香堇菜、夏有桅子木槿、秋有菊、冬有梅。他在书中提到的花虽然是日本常见的,但多数也是产自中国的,而且绝大多数就是路边山间常见的野花。

有一年春天,我把田野里的堇菜挖来一株栽种在花盆里,看它开花结果,还是开了两次花,第一次是春天开的,虽然是很朴素的一种野花,但是看着也是喜人的。初夏又开一次,接...

显示全文

花如解语迎人笑。四季有花,花解人意,人人爱花。看到花仿佛看到一张张笑脸,不自觉地,我们也上弯着嘴角。花不仅色艳形美,还有芬芳,虽然有些花香过于浓郁不太受人欢迎,但是大部分花的香味是很迷人的。古往今来、国内国外,爱花人士,比比皆是;颂花赞花的文字更是不计其数。

《四季有花》是日本的著名园艺家柳宗民的一本花草观察笔记。花草有时,什么季节开什么花,就像什么季节长什么蔬菜、结什么果一样,大自然的阳光风霜雨露决定着花草生长的时令。虽然现在很多观赏型的花草会通过温室栽培,它们忘记了春夏秋冬不同时节的感受,它们不再像报时钟那样以在正确的季节开放来向人们传达什么时节的到来。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那些花草本该属于什么季节。然而,柳宗民的《四季有花》里的花草,它们是朱雀爱神在不同的季节唤醒。春有瑞香堇菜、夏有桅子木槿、秋有菊、冬有梅。他在书中提到的花虽然是日本常见的,但多数也是产自中国的,而且绝大多数就是路边山间常见的野花。

有一年春天,我把田野里的堇菜挖来一株栽种在花盆里,看它开花结果,还是开了两次花,第一次是春天开的,虽然是很朴素的一种野花,但是看着也是喜人的。初夏又开一次,接着就是结蒴果,三开叉的,等到完全成熟时,眼见着种子就要从里面蹦出来似的。

春夏秋冬,每个季节总有花开,每种花有自己的生物钟,有自己的脾性,宛如人,虽然它们不开口说话,但是开花告诉这个世界它们来了,并给我们送来每个时节的气息。

柳宗民的文字是朴素的,他写桅子“好闻的花不在少数,也各有特色,有些花虽然很香,但那味道并不是人人喜欢,甚至浓烈得让人反感。桅子则不然。它的香味浓郁而优雅,任谁闻着都心旷神怡。”虽以随笔散文的形式描写,但是文字中又分明是科学的记录。他说“桅子的花、果都对人有用,但重瓣品种是不结果的,想要收获果实,就养单瓣的吧。”以前,我就特别奇怪为什么同样是桅子花,有的会结果,有的却不会,后来,仔细观察,还真是如柳宗民所言,重瓣的桅子花是不结果的,单瓣的会结果,单瓣的桅子花中,又有几个品种的,结的果实的大小也是不一样的。桅子果实还是中药,记得在南方,有些地方将桅子果实捣开,用里面黄黄的那部分作为染料。

这种笔记方式不仅让我在文字中捕捉到四季花的芬芳,还为我揭开它们的面纱,让我进一步深入地洞悉它们的本性。如果不是读过这本书,我至今还是分不清鸢尾和溪荪、还有花菖蒲的,仔细看了这书中的图片和文字介绍,会发现,鸢尾的花瓣更像是飞禽类的尾巴羽毛,好像有些锯齿边,而溪荪的花瓣则干脆许多,它的叶子也要硬挺一些。

本是爱花之人,所以多读几遍,会从其中了解不少关于这些四季花草的科普知识。

这本书的封面我特别喜欢,不得不提一下。封面上从左至右依次是白及、绣球、溪荪(如果不是看了这书,我会以为它是鸢尾,它们长得很像,但是不一样。)、瑞香、八角金盘、石蒜(彼岸花),高低错落,仿佛是有意的盆载,十分雅致。

书的封底是一枝素雅的白色桅子,虽然它颜色很素,但是它的香味很浓,很好闻,它出现封底,仿佛暗香浮动、幽远缥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四季有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季有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