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9分

悲鸣的旅行——萧红《呼兰河传》

夜莺颂

她的一生,只不过是一场局促不安的旅行。耳边如风的,是一路悲鸣的嚎叫。 结识萧红。只不过是最近的一次偶然。自从阿熹上学,读了池莉的《来吧孩子》之后的事了,也不过是上个平凡的夏季惹来的事。走上当当的感觉,即使花了钱也是舒服的,是没有挥霍感的,是被一种鹤立鸡群的孤傲牵引着的。买下刚刚读完的这本传记,只因为它便宜,几块钱而已。买下北理工出版的萧红全集也是因为便宜。 翻开《呼兰河传》,第一段话,便有足够的力量引着我读下去。 “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他们毫无方向地,便随时随地,只要严冬一到大地就裂开口了。” 百忙中读完了《呼兰河传》,只有安静的震撼。虽说,这只是一部萧红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安静的回忆故乡山与水,几近自传式地记录幼年在祖父庇护下绚烂而寒冷的童年时光的作品,但作者沉稳的口吻,成熟的笔调,娓娓道来,将她所生活的地方全貌拖出。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我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长到四五岁,祖父就快七十岁了,我还没有长到二...

显示全文

她的一生,只不过是一场局促不安的旅行。耳边如风的,是一路悲鸣的嚎叫。 结识萧红。只不过是最近的一次偶然。自从阿熹上学,读了池莉的《来吧孩子》之后的事了,也不过是上个平凡的夏季惹来的事。走上当当的感觉,即使花了钱也是舒服的,是没有挥霍感的,是被一种鹤立鸡群的孤傲牵引着的。买下刚刚读完的这本传记,只因为它便宜,几块钱而已。买下北理工出版的萧红全集也是因为便宜。 翻开《呼兰河传》,第一段话,便有足够的力量引着我读下去。 “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他们毫无方向地,便随时随地,只要严冬一到大地就裂开口了。” 百忙中读完了《呼兰河传》,只有安静的震撼。虽说,这只是一部萧红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安静的回忆故乡山与水,几近自传式地记录幼年在祖父庇护下绚烂而寒冷的童年时光的作品,但作者沉稳的口吻,成熟的笔调,娓娓道来,将她所生活的地方全貌拖出。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我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长到四五岁,祖父就快七十岁了,我还没有长到二十岁,祖父就七八十岁了。祖父一过了八十,祖父就死了。” 这种口吻,平静,更让人心痛。 我这便知道,她有着暗淡无光的童年。于是,特别想看看手中那本传记了。 书名应该叫《愿你已放下,常驻光阴中》吧。封面腰带上,说,汤唯说:萧红是一个被命运推着走的人。萧红已经住进了我的身体里。 似乎隐隐中能感到所谓的“萧红已经住进了我的身体里”,她传奇的一生,一直在行走中,只身一人,耿直,孤寂,倔强,脆弱,坚强,流泪,欢笑,爱,被爱,敏感,冲动,隐忍,迁就,诸如此类,万般皆辛苦。从呼兰河畔的童年出走,到哈尔滨求学遇汪恩甲,被逐除族籍后,身怀六甲,被抛弃在哈尔滨的五月天,遇萧军,从哈尔滨到青岛,结实鲁迅到上海,到东京,回上海,身孕遇端木蕻良,到武汉,抵临汾,入西安,武汉与端木完婚,到重庆产子并失子,到香港生病,到浅水湾永住,十五年后永驻广州。 这是被战火催促着的一生,这是一位战斗女子的一生,这是一场悲鸣的旅行。 她的一生,虽说悲凉有加,但却是充实而有意义的。我羡慕她倔强的脾性,崇拜她生活的勇气,想和她一样,居无定所,但不要流离失所,想把生命过成一场又一场旅行,但不想步履维艰,非出己愿。 那个战火连天的时代已经过去好久了。庆幸我们生在和平,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便是她一生所追求的吧! 在生命的最后,她说:“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悲鸣的旅途,一路嚎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