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老婆

孙正达
听话丈夫李安 7年在家"吃软饭"

一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位出色的女人。大导演李安没有例外。在电视上看到林惠嘉,一点也不时髦光鲜,一点也不珠光宝气,不但不像名导演的太太,甚至不像时尚的女博士。荆钗布裙、胼手胝足的普通师奶而已。说话也很普通:"两万元有两万元的生活,200元有200元的生活。"但这个女人,在华裔导演李安在频频拿奖名满天下后,突然被推到了台前。第63届金球奖颁奖当晚,有记者问李安,太太对他挑战奥斯卡反应如何?李安笑说:"她不骂我就好了。"

博士下嫁硕士

"李安还不是导演的时候,我就是我,李安当导演以后,我还是林惠嘉。"
1978年,在一次留学生的聚会上,李安遇见了性格开朗的台湾留学生林惠嘉。聚会后他主动约对方看球赛,对性格腼腆安静的李安也颇有好感的林惠嘉很爽快地答应了。
认识两年之后,李安前往纽约大学学习电影制作。每个礼拜他都要打很长时间电话给林惠嘉,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他说,林惠嘉是自己最佳的倾听者,她虽然没有女性特有的娇媚,但声音有一股神奇的抚慰人的力量。心情不好时只要听到她的声音,所有烦恼立刻烟消云散。1983年,恋爱5年...
显示全文
听话丈夫李安 7年在家"吃软饭"

一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位出色的女人。大导演李安没有例外。在电视上看到林惠嘉,一点也不时髦光鲜,一点也不珠光宝气,不但不像名导演的太太,甚至不像时尚的女博士。荆钗布裙、胼手胝足的普通师奶而已。说话也很普通:"两万元有两万元的生活,200元有200元的生活。"但这个女人,在华裔导演李安在频频拿奖名满天下后,突然被推到了台前。第63届金球奖颁奖当晚,有记者问李安,太太对他挑战奥斯卡反应如何?李安笑说:"她不骂我就好了。"

博士下嫁硕士

"李安还不是导演的时候,我就是我,李安当导演以后,我还是林惠嘉。"
1978年,在一次留学生的聚会上,李安遇见了性格开朗的台湾留学生林惠嘉。聚会后他主动约对方看球赛,对性格腼腆安静的李安也颇有好感的林惠嘉很爽快地答应了。
认识两年之后,李安前往纽约大学学习电影制作。每个礼拜他都要打很长时间电话给林惠嘉,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他说,林惠嘉是自己最佳的倾听者,她虽然没有女性特有的娇媚,但声音有一股神奇的抚慰人的力量。心情不好时只要听到她的声音,所有烦恼立刻烟消云散。1983年,恋爱5年之后,李安和林惠嘉在纽约举行了一场中西合璧的婚礼。电影《喜宴》里的很多情景是他当时结婚实况的翻版。婚后两人分隔两地,聚少离多。李安在纽约大学读硕士,林惠嘉在伊利诺斯继续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可是两人感情非常好,李安每次临走前总是会做好一冰箱丰盛的食物留给妻子,口袋里也总是随身携带着妻子的照片。

七年"吃软饭"

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纽约大学后,李安试图开拓自己的电影事业。但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华人想在美国电影界混谈何容易。李安在美国开始了长达6年的等待,靠身为药物研究员的妻子在外工作,养家糊口。每天在家他除了大量阅读、大量看片、埋头写剧本以外,还包揽了所有的家务,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每到傍晚做完晚饭后,他就和儿子一起兴奋地等待"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回家"。许多亲戚朋友看不过去,对林惠嘉说:"为什么李安不去打工?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不都为了现实而放弃了自己的兴趣?"李安过意不去,偷偷学电脑准备找工作。可没多久这件事就被林惠嘉发现了,大骂:"学电脑的人那么多,又不差你李安一个!"七年之熬,林惠嘉也曾有过绝望哀痛的时候。打电话向妈妈诉苦,林妈妈劝他们离婚。放下电话,林惠嘉嚎啕大哭,不断谴责自己:我怎么变成这样的女人。然后抹干眼泪, 继续任劳任怨地养家糊口,相夫教子。终于,她等到了丈夫破茧而出的那一天。

听话的好丈夫

在妻子眼里,声名显赫的大导演李安永远是一个听话的好丈夫。李安获得第一个金熊奖时在柏林给太太打电话,她为从睡梦中被吵醒感觉很不爽,怪李安小题大作。拿了奥斯卡小金人后,李安和太太到华人区买菜,有位台湾来的女人对林惠嘉说:"你命真好,先生现在还有空陪你买菜!"不料当即被林惠嘉抢白:"你有没有搞错呀,是我今天特意抽空陪他来买菜的。"
为珍惜两人共处的时间,现在林惠嘉尽可能自己开车去接丈夫。在车上,大导演会像个孩子般忙不迭地、絮絮叨叨地对老婆述说外面的一切。然后,听老婆的赞美,也听老婆的教诲。他说,以前穷困时,靠老婆养,现在当导演,在外头耀武扬威,回家做收心操,像是煮煮菜,"求"老婆骂一骂。被老婆修理一下,也好收收心,算是平衡一下。2001年,《卧虎藏龙》没有得到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奖时,有记者问李安的感想,李安就曾幽默地说:"很想快点回家被老婆骂一骂!"
读李安自述《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的太太真是天底下最酷的女人。某天李安得了什么奖给她打电话,把她吵醒,她听了说,知道了,就放下电话接着睡!前阵李安跟太太去法拉盛中国城买菜,遇到中国人跟他太太说:“你太太你真好有福气,李安现在还抽出时间来陪你买菜。”李安太太说:“有没有搞错啊?!是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陪他买菜!”李安太太从来不耐烦做菜的。李太太是研究科学的女人,其实我应该算熟悉,因为我以前理科生的女同学里有好些也是这种no nonsense的。以前跟我同室对面上铺的一个现在在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系做教授,研究人工智能,就有这感觉。她是康奈尔出来的,先在印第安那大学做过一阵。因为美国大学里理工科的女教授少,老把她推出去做典型人物,参加这个委员会那个委员会,把她烦的要命,根本不领情。她生了小孩子,别人都当大事佩服她事业生活一把抓,她说生孩子有什么了不起啊,再容易不过,猪啊狗啊的不是天天生!她也是我们同学里唯一在美国大学教书的,因为学计算机的太容易去公司挣钱,可她也不为所动,就是喜欢做她的基础科研。还想起以前我们隔壁宿舍一女生,上海女孩,长得挺好看,打扮也随心所欲,时尚而带些怪异,故走在校园里引人注意,追她的净是什么唱歌的啊搞艺术的啊之类的男生,可是她脑子整个一理科脑子,连琼瑶小说翻了翻都说看不懂!所以常常把那帮无聊男生置之门外。她还嫌计算机系的数学不过瘾,本科后考到数学系去做研究生,再遇到陌生男生跟她搭讪她又不爱理的,就说:“我是数学系的研究生哎!”男生根本不信,以为她编着玩的,男人就是这么看不到实质。后来出国时她是申请到John Hopkins去了,现在不知道在哪。她平时也不大做功课的,到了考试就在那里突击,课本上密密麻麻注满天书般的符号。 现在想想我跟这些理科女生交往特简单,没有什么啰里啰嗦的,也许我就是属于那种环境。八百年不联系,但一见到就能回到原来那种状态去,谁也不用装。现在流行同学纪念聚会,因为那种氛围在社会上不容易找到吧!
李安在美国过着很普通移民的生活,心态特别好。《纽约时报》报道他,说他在家就接送孩子上学,家里屋后有一个鸡窝,因为儿子以前养只小鸡死了,后来就弄出更多鸡来了
除了铁定心思吃女人这碗软饭的,需要女人养的男人都不是一般人。这样的男人多为艺术男。老板和白领男是永远得不到这份“殊荣”的。李安站在奥斯卡最佳导演的领奖台上时,不知有多少国人在唏嘘———男人多唏嘘李安,女人多唏嘘他的太太,因为她曾“养”他6年多。虽然身披纽约大学电影制作硕士光环,他仍长年十分苦闷地“无所事事,不问家计,每天抽烟、看报、喝咖啡、带小孩”,当然,也看“大量片子”
他的太太是生物学博士,靠一人之力养家,其间还为他生下两个孩子。生大儿子时,李太太半夜感觉羊水破了,就独自开着快没油的汽车进了医院。医生问她要不要通知丈夫和亲友,她说不用,院方还以为她是弃妇。二儿子出生时她也赶他走:“你又不能帮忙,又不能生!”
  “她的个性很独立,自己能做的事从不麻烦别人。”李安评说道。他说她很Strong———强悍,话里话外透着浓浓的感恩。但这能成为她养他6年的全部理由吗?很多女强人会在暴风骤雨的高速路上自己换轮胎,但她们不养男人,因为觉得不值,更怕养出一条“白眼狼”。除了铁定心思吃女人这碗软饭的,需要女人养的男人都不是一般人。这样的男人多为艺术男。老板和白领男是永远得不到这种“殊荣”的。你说你是一名经营天才?那请将屋角那捆胡萝卜卖出高丽参的价钱呀。是非高下可当场揭晓。而艺术这回事,最是模棱两可吞吞吐吐的,就算你果然有才气,也要有时有运有缘有分 ———不信你看凡•高。
  不提凡•高还好些,提起来更没有几个女人敢趟这道浑水了:养他的后果,显然就是穷困潦倒。在凡•高成为“凡•高”之前,有几个女人真正看得懂凡•高? 是的,李安现在成功了,遂有人大大恭喜李太太的伯乐眼光。而其实,她是个以为“柏林影展是个只有华语影片参加”的电影门外汉。我不信她多么懂李安的才干,她不过是:1.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有能力自助并且助人;2.相信他人,相信他人的智商、品行的向上、向善,就像相信自己一样。
她绝不像那些急功近利的世俗女人,做任何事前已经衡量清楚结果,稍有差池便怒目相向,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唯一比负债人还要难过的是放债人。但她亦不可能丁点儿不注重结果,她不是铁人更非圣人,冗长劳碌的日月中,倦极的时刻,她怎可能全无怨言?李安坦承,那段日子如今讲来绝对是“韬光养晦”,当时却是“灰头土脸”,他们的婚姻也曾亮起红灯。谢天谢地,在他们的爱情及李太太的耐心、精力消耗殆尽之前,李安出头了。
一位5年来一直被太太辛苦供养的“画家”看了这则佳话,有点儿怅然:“其实最累的人是李安。无论如何这辈子他是不敢有什么风吹草动了,否则还叫人吗?”
如果你是一个妻子,你的丈夫窝在家里六年,只是做做家务,发发呆,做着看似与眼前生活不太相干的梦,你会怎样?近日看传记《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传》,佩服于李安对电影梦的不懈追求和执著,更感动于他的妻子林惠嘉,她告诉我们如何做一个女人,做一个妻子。还是先来说说他们的故事。有着多年电影梦的李安在美国攻读电影
学位毕业六年,无戏可拍,只能赋闲在家。平时他就负责煮煮饭,接送小孩上学,分担家事;百无聊赖的时候就看看英文报纸,练练英文。妻子林惠嘉一般从不过问李安的事,有时看着李安从早到晚坐着发呆,她也就顶多问一句:“你到底想干什么嘛,无聊的话就找一个事做,不一定是要赚钱的事情。”并没有喋喋不休的唠叨。就这样,李安在家中窝了六年。
后来,李安终于有了一个拍摄电影《推手》的机会。没有资金,他就把自家的大多数家具搬到片场充当道具,让六岁的儿子担任片中的小演员,妻子林惠嘉经常到片场义务帮忙。六年来,李安第一次开始工作,但是一毛钱也没有赚到。妻子林惠嘉也无所谓。
但是就是这部影片让李安慢慢地接近自己的梦想。随后,《喜宴》《卧虎藏龙》等影片迎来了李安电影史上一个又一个瑰丽的时刻。《卧虎藏龙》获得了奥斯卡多项大奖,但是却没有获得导演奖,李安有点沮丧,惠嘉却说:“已经很不错了嘛,人不能太贪心!”当李安的电影获得威尼斯金狮奖时,他第一个电话打给还在睡梦中的妻子,妻子却说:“难道就没有其他更好的片子了吗?”然后继续睡觉。
后来,很多人都很好奇地问李安:“你的太太是一个怎样的贤内助?”李安说:“其实我太太对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她独立生活,她没有要求我一定要出去上班,这正是我最需要的,她给了我时间和空间,让我去发挥,去创作,要不是碰到我太太,我可能没有机会去追求我的电影生涯。”
看完这一段故事,你不能不佩服李安的定力和他的太太的定力。李安宁愿六年不工作也不愿意从事与他的梦想相背离的职业暂且不说,他的妻子林惠嘉六年来从不以任何借口要求李安做他不愿意做的事,而是独立承担起养家的担子,这个女人的智慧会给我们很多启迪。一般的女人,面对一个窝在家中六年的丈夫,也许会喋喋不休地埋怨,没完没了地自怨自艾,甚至失去控制地吵闹。但是惠嘉没有,虽然她对李安的将来也有着一份作为妻子的担心,但她知道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并不是拥有多少物质,而是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她气定神闲,不慌不乱,做着自己的医药研究,担负着养家的责任。每天下班归来,看到家门口等待她的笑眯眯的一大两小的三只脑袋,林惠嘉感到的是一份平静幸福。而她的这份坚持,也终于迎来了爱人事业和家庭生活的新天地。
现在很多女孩子虽然读了大学,受到了高等教育,但是思想还禁锢在旧的俗套中,喜欢安逸,喜欢不劳而获,喜欢不费任何力气得到物质上的满足和爱情上的甜蜜。如果有幸觅得金龟婿,但是如果你不够独立,没有实力,有一天他厌倦了你,你又怎么办呢?如果不幸扎进寻常百姓家,很有可能把手中有可能成为“绩优股”的 “潜力股”扼杀在怨恨和指责中。
20多年以前舒婷的《致橡树》风靡一时,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所以说女人一定要成为一棵独立的女人树,拥有自己成长的空间,自由舒展枝叶,追逐阳光,享受雨露,收获事业的成功和爱情的甜蜜;同时给爱人独立的空间,放手让他放飞自己的梦想,默默地做他翅膀下的风。也许学做李安的妻子,你不一定会有一个像李安那样声名远扬的名人丈夫,但是你一定会得到一个和你心心相映的亲密爱人。

李安大赞太太:没有碰到她就没有现在的我

惠嘉对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她自己独立生活。她没有要求我一定要出去上班。当然她赚的还不够用,因为研究员只是微薄的基本薪水,有时双方家里也会变相接济一下。我一直不想让父母操心,我们家从来不谈钱的,但爸妈也会寄钱来给我们救急。
我拍片后,许多人都很好奇我太太是个什么样的贤内助。有一次,一女北美校友会因为她是“李太太”颁发杰出校友奖给她。她对“妻以夫贵”的事情很不以为然,在致辞时就很不上道地一语道破:“我只是不管他,leave him alone。”其实这正是我最需要的,她给了我时间与空间,让我去发挥、去创作。要不是碰到我太太,我可能没有机会追求我的电影生涯。
我和林惠嘉是在大学时,前去世界青少棒冠军赛为台湾“荣工队”当啦啦队加油时认识的。1978年8月3日,我至香槟城伊大报到,不久就和一群留学生开车到芝加哥附近的盖瑞城去看青少棒冠军赛,那年荣工队获胜,我们同车比邻而坐,因而认识。1983年8月19日,我们于相识五周年纪念日结婚。在纽约市政府公证。婚礼派对还蛮特别的,很多《喜宴》里的情景都是我结婚实况的翻版。不过一想起拍《喜宴》时,我给戏里的新娘挑礼服、化妆打扮,我太太都没有经历过这些,我心里就有着罪恶感。两人相爱后,时光变得分外美妙,校园的许多角落都留下了两人相伴的身影。1980年,心怀抱负的李安取得学士学位后,前往纽约大学学习电影制作。繁忙的课程之余,李安都会打长途电话慰问远方的恋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华人想在美国电影界混出名堂来,谈何容易。在漫长的郁闷与等待中,李安和林惠嘉结婚,开始了自己生命中长达6年的“家庭妇男”生活。那阵子,他只能靠身为药物研究员的妻子养家糊口。

“蛰居”6年,等来生命里的“电影春天”

当时,林惠嘉在伊利诺攻读完博士学位后,应聘到当地一家小研究室任药物研究员,薪水少得可怜。面对丈夫购买阅读大量的资料、书籍并咸百上千地购买观摩影片的现状,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但这个性格坚韧的女子始终在李安失业问题上给予了他较为自由的空间。
  第二年,有家经纪公司约李安谈一部影片,兴奋之下,李安辞别妻子去了外地。当他回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已经做爸爸了。原来大儿子李涵出生的时候,林惠嘉半夜感觉羊水破了,于是自己开着快没油的汽车到医院生孩子。当医生问她要不要通知丈夫或亲友时,她说不用了,医护人员纷纷小声议论,“她是个弃妇吧?”生产后的第二天,李安搭飞机回到伊利诺。吃惊之下,他质问妻子,“你怎么不通知我?”“你又帮不上什么忙,你又不能帮我生,没必要通知你,你放心地去忙你的事吧。”妻子大度的话让李安既感激又羞愧。”惠嘉,我喜欢你的性格。自信,独立。我爱你!”眼眶湿润的李安频频在妻子的额头上亲吻着。的确,林惠嘉的个性非常独立,自己能做的事从不麻烦别人,她的业务课题总是最先最优秀地完成,导师对她赞叹不已。
  “没有人能阻止你靠近自己的梦想。”每当李安郁闷,找不到前进方向的时候,林惠嘉都会轻轻抛出这句话,这也咸了李安在那6年中惟一的心灵寄托。
  多年的“蛰居”生活虽然平淡枯燥但也让李安练就了一手做菜的“绝活”,更磨练了他的性情。1990年之前,李安一直处于怀才不遇的境况,不停地到好莱坞碰运气,外人都嘲笑他拍电影的热情是痴人说梦,而妻子林惠嘉始终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他。6年中,夫妻两人从没到外面吃过饭,即使冬天林惠嘉也不用护肤品。林惠嘉的宽忍、能干,搭配李安的温厚、内敛,她的理性遇上了他的感性,就好像一座天平,为这个家找到了一个最适合的平衡点。
  经过6年磨练后,李安的“中国功夫”终成正果。1990年,李安编写的《推手》一举获得优秀剧作奖,奖金高达40万元,之后很快由台湾中央电影公司投资开拍了。时年李安36岁。
  那次奖金拿到手后,李安第一时间把它交给了妻子。本以为林惠嘉会去买自己喜欢的衣服和鞋子,谁知她却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不已的决定——把钱借给了李安的弟弟。当时李安的弟弟李岗做生意赔了钱,正需要大笔资金渡难关,嫂子的决定仿佛雪中送炭,让李岗多年后仍然心怀感激。
  家庭的温情与和谐促发了李安艺术细胞的“裂变”,之后李安乘胜追击,又拍了题材较为敏感的《喜宴》。作品中流露出的不紧不慢,平淡之中透着张力的风格,赢得了众多家庭观众的喜爱。随后,该片不仅获得第三十届台湾金马奖最佳作品、导演、编剧奖以及观众投票最优秀作品奖,而且还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第十六届亚洲人、美洲人国际电影节最佳编辑奖,李安也因此一跃成为世界知名导演。

情色依旧,太太是我成功的“推手”

1999年的一个夏夜,李安在新加坡出席新片发布会,由于影片首映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好局面,李安赶忙打电话通知妻子这个好消息。“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正在打扰我休息,我正在哄孩子们入睡,可你的电话妨碍了我的工作!”啪地一声,林惠嘉在那一头挂断了电话。李安先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随后感知出妻子今晚可能心情不好。10分钟后,李安再次拨通了电话。”猎人’已经休息了吗?可在千里之外的我还没吃到‘猎物’呢!”在6年的蛰居生活中,李安一直称妻子为猎人,林惠嘉每次晚归都会带回乳鸽、汉堡等食物,李安和孩子们就把之称为猎物。“有了猎人的屋子才会温暖安全,而远离猎人的我必定忍受孤独和饥饿,虽然我工作上取得了一些成绩,可怎么能和你这位博士相提并论呢?”李安“楚楚可怜”的这番表白,让郁闷中的林惠嘉突然忍俊不已。 “谁让你是我最小的儿子呢!”妻子的破涕为笑让李安一颗心终于落地,同时他也知道的确自己关心妻子太少了。
  林惠嘉吃的苦从不让丈夫知道,而李安吃的苦却几度让林惠嘉落泪。2000年末,影片《卧虎藏龙》杀青的时候,李安却由于昼夜操劳脚腱受伤,不得不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远在美国的林惠嘉得知消息后,连夜带着两个儿子和华人医生开出的中草药飞往大陆。在安徽黟县的拍摄地,林惠嘉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丈夫。病床上的李安很消瘦,表情焦急狂躁,这是他性格中少有的情况。林惠嘉知道影片的后期制作是最关键的时刻,丈夫是担心自己的病拖累进程。 “我带了最好的中草药,一切烦恼很快就会消失的。”“上帝,太好了,见到你我就知道有救了。”
  接下来的时段记录了李安的人生辉煌02001年的奥斯卡奖项钟情《卧虎藏龙》,它一下子就拿下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摄影、最佳电影音乐、最佳外语片几个奖项,这是过去奥斯卡历史上所没有的,李安也开创了中国第一位导演捧得小金人的先河。
  2002年秋天,林惠嘉生日的时候,李安iEZ5在美国家中小休。在一家人吃完李安做的生日宴后,李安微笑着拿着刀叉向家人宣布了他生命中的另一个重要决定——拍一部体裁特异的科幻片。“我能帮你什么忙吗?”每当丈夫告诉她下阶段的进展时,林惠嘉总会这么问。“当然需要,这次你是主角。”李安略带调侃的回答引得妻子哈哈大笑。结婚这么久以来,林惠嘉知道丈夫的生命里只有电影,他连自己研究的细胞的名称也叫不出一个来。然而林惠嘉却像一个忠诚的水手,始终坚守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2005年11月3日,李安携妻儿来到了美丽的多伦多。在影片首映会上,当林惠嘉看到片尾那两个牛仔为了争取自由献出彼此的生命,并且面前的衣橱中出现两件带血的衬衫时,她忍不住流下了感动的眼泪。这么多年,林惠嘉和李安的事业互不干扰地前进着,她把李安的影片称之为“他的事”,她并没有完整地看过丈夫拍摄的电影。而这次她流泪的镜头,恰恰是李安在全片中最感动自己的镜头。20年的婚姻生活中,俩人的心早已灵犀相通。
  面对随后酒会记者的提问,这个曾在李安获得奥斯卡奖并向她打来报喜电话,被她称之为“你吵了我的觉的”酷女人用这样的语言评价自己眼中的丈夫,“我一直认为他那6年的沉淀非常必要,由此历练出他个性中有极具细腻与坚韧的一面。在没有电影拍的日子,或是拍电影太辛苦的日子,他都能一路咬牙支撑过来,真的是勇气可嘉,很伟大1但是在家中,他仍然是那个会烧菜的男人。我对他说,不管你捧了多少个小金人,你还是那个李安,家不是片场,你要完成所有的家务。”妻子用干练幽默的话语,把李安这个集聚中西方美感和美德的男人刻画得呼之欲出。

无限风光奥斯卡

  如果用奖项这个硬指标来衡量华人(裔)导演在国际影坛取得的成绩高下,位居榜首的当然非李安莫属。
  由美国电影艺术学院正式公布的第78届奥斯卡金像奖各奖项入围名单中,李安执导的《断臂山》获8项提名。影评人无不一片赞誉之声。美国影评专栏作家汤姆 •奥尼尔表示:“想要击败《断臂山》是很困难的,在奥斯卡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部影片得到这么多人认可的先例,李安其实早就该拿到奥斯卡奖了。”

  成功秘诀是怕老婆

  “我这个人平常时候常会被老婆骂懒、不做事、心不在焉的,不拍片的时候不晓得日子怎么过,拍的时候就很专注。”李安在介绍自己的成功经验时,语出惊人地自爆:“我怕老婆。”
  拍了许多感人的电影,擅长用感情说故事的大导演李安,却表示从来没有追过女孩子也没暗恋过人。结婚23年来,李安从来没和妻子吵过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怕老婆,大概是老婆讲的话常常是对的,如果真的很生气,我通常是不说话,我们从来不吵架。”
  6年的时间有多长?等于我们上中学的时间,人生没有几个6年,而李安在不得志的时候,靠的是他老婆的薪水在过日子,而自己做了家庭妇男,听到这个消息就震惊了,李安的老婆说他只懂电影,不适合做别的,就那样全力支持他,无论是当时落魄的李安,还是现在风光的李安,对于他老婆来说,都是一个人,有些人说李安的老婆有个好老公,而李安庆幸的是有个好老婆,有这样的老婆,还有和她吵架的想法吗?

"总结一下李安的灰色简历,我觉得对做科研的也不无教益:
18岁时大学联考失利,数学只得0.67分(当时有倒扣)
注:其父是他就读的台南一中校长,颜面扫尽!
第二年重考,成绩仍然不理想,考上108志愿“国立艺专”(现国立台湾艺术大学)
31岁才拿到纽约大学电影硕士
36岁其处女作《推手》才出炉,但毕竟十年一剑,当时即一鸣惊人
注:在这之前的那段时间李安自嘲是“家庭煮夫”,靠老婆养家糊口
其夫人做postdoc的时候还要靠微薄的工资养活一家老小(包括李安),长达几年..."

李安的成功再次证明一定要选择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但是前提是,你卧薪尝胆的时候,你老婆能像这位李夫人一样么?李导是幸运的,有个好妻子默默地支持着他,最后也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可如果他运气不这么好呢,想想就不由得毛骨悚然。个人的理想和支撑家庭的现实之间,如何选择,it is a problem...

PS:林惠嘉一如红拂女,李安要是失败了,那就不过是和许多平凡的故事一样,永远不会被人知道。并不是每一个甘愿付出一切的女人都能得到收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年一觉电影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年一觉电影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